@爽健
爽健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大家都是港獨

香港眾志、姚松炎、劉小麗等人,通稱「自決派」,他們都是很微妙的泛民2.0——他們講公投,講自決,提倡用十年時間累積民氣,又要民主又要公投又要自決,花招一堆,一浸書卷味,一班斯文人,很得和理非中產歡心(看羅冠聰港島選區直選大勝就知),香港繼續一國兩制還是一國一制,甚至取消特區共享香港市中國人的榮耀,他們暫時都不置可否,他們認為民主就是少數服從多數,他朝自決派想要的公投假如投出一個多數人「支持」香港歸化寶安縣,看來他們也時會搖頭晃腦「尊重民意」云云。

明明西九故宮門是一椿核彈級政治醜聞,泛民固然後知後覺,還有那些出來一次柒一次的乜撚黃絲鳩嗚團青山走犯也柒唔切衝來掛幡打傘——喂呀你哋唔好咁癡線得唔得呀?林鄭已是鼠竊狗偷,呢班民運公務員還要在林鄭苟且之事上進一步鼠竊狗偷,黃絲式口號真普選?王丹式精神勝利法?他們在西九故宮門玩膠,除了搏到鏡頭之外,對他們所謂爭取的事何哉?

終囯終於有手信

近廿年終囯所謂經濟奇蹟大國崛起的後果,比指令經濟更邪惡的黨國經濟掠奪,中共連年所謂保十保八GDP增長,中共及其奴民享受暴發戶滋味時的確爽丫丫到日日充血勃起,但這種噼偉哥當果汁糖的滅國經濟學當然要埋單找數。

活防腐劑

各位圈子裏總有一個半個活防腐劑人,他們不是新型生化武器,而是愈活愈不老,無論十八還是三十八的外表和精神面貌都差不多的長青人。

賣肥賣母親

欣宜第N次在公眾場合憑弔她的名人母親,因為「我慘我冇阿媽我仲要被歧視」所以大家要愛我,這種心態真是古怪——她的肥和喪母是事實,她作為幕前藝人,扮靚和盡令自己靚是本份,她和亡母感情有幾深,亡母以及俾面她我一大票娛樂圈老屎窿貢獻給鄭小姐的機會已經比一般人平等百九幾倍,她母親乜乜乜留給五月母親節時再重溫第三百遍強姦觀眾眼耳口鼻吧,觀眾不需要多一個冗到滿瀉的偽正能量撚,他們想看的是一個對自己體態美負責,做人有智慧有自信的藝人。

輪迴的幸福

最近這三四個晚上,我都在熬夜砌LEGO,我對上一次玩這玩意隨時逾廿年,當時只是砌三幾百塊的警局消防局之類,這回我挑戰的是四千六百塊的倫敦塔橋,看着原本令人一籌莫展的一大堆硬膠積木,親手由地基建到通車,那份滿足感就是一種幸福——達成自己想做的事。

知法犯法,罪在知法

一名成年男人把稚女以手銬鎖起稚女,並用手槍指向她的頭,一幀猶如IS處決人質的畫面,竟然是「家庭樂」,對不起,假如我今晚拿一枝玩具槍找個幼女重演一次,放上Youtube,我相信我已經要在羈留所倒數2017。

西九文化區懸十八年而未決,結果成了林鄭想做特首的嫁妝——香港的唯一號稱「文化區」的城市核心地帶,將來竟然會有一座跟香港二字完全無關的殖民者廟堂,原來把滿人殖民漢族封建皇朝最後的纏腳布纏到自己身上就是「國際視野」,林鄭這種歷史盲賣港賊,再次撚化你班港燦一棟。

出醜的歌手

在下曾經很喜歡聽的那誰、有人喜歡藍、愈吻愈傷心,擊節讚賞王菀之的畫意、末日、我真的受傷了,陳小春的犯賤、取消資格、撲火、相依為命之類MK情歌也曾經是唱K必備歌,上述這些經典曾經是我每一個player的榜首之選。

約住先,到時睇下點

約他們聚會,無論你建議幾多時間日期,勝利朋友永遠「暫約住先,到時睇下點」,主辦人通常心裏(或口裏,視乎場合)屌出來:屌你咩,乜嘢叫「暫約」?係就係,唔係就唔係,唔想嚟?一句「老子沒空」就夠,

「年青有為」被污染了

看看共匪把極權專制一言堂說成「和諧」,把犬儒屈服說成「和平理性」,把網絡監控說成「精神健康」,現在這些被污染的詞彙全部都不堪再用,當然經過梁振英加持以後,「年青有為」從此也是貶義詞了。

被追殺的情人

他自從參與社會運動和了解政治以後,就似服下紅色藥丸的人,再也回不到睇硬膠電視劇BBQ大結局的日子。真實世界並沒有最黑暗的一天,只有黑中更黑的材料和日子,被城管毆打的女人還會被控告「以胸襲擊」城管、市民吹口哨是襲警但隨街棍打無辜市民的是正義英雄、獨自路過示威區也可「非法集結」,蚤多不癢,荒多不謬,今天終於輪到他被荒謬—-明明是他被極權政府打手在鐵路站襲擊,卻是他被公安登門拘捕,罪名是「非法公眾地方打鬥」。

坊間好事之徒稱老任是次SMR認真掠水——不貨金玩家只有第一世界可玩,第二關起必須付款$78港幣才可解鎖,所謂老任首隻手機遊戲竟然在用這個方式歛財云云。聽完這些謬論,我當堂嚇一跳,然後得啖笑——創意何價?$78 能夠享受任天堂從不渣流灘的最新產品,別說$78,$780我都俾。

此人2012年替梁振英站台,今日幫葉劉抬轎,他好歹都曾是前港英政府第一二把交椅人物,他連續兩次押注無能缺德卑鄙無恥之徒,他不是政治智慧太低,便是見利忘義指數太高。

熱血公民「建國」塔利班

港獨派中也有一批借獨之名令港獨蒙羞的原教旨主義者,稱之為網絡流氓恰如其分——他們要的國,是唯我獨尊的國,是你係民他係主的「港獨」國,沒有無條件支持他們的人、三令五申朝十二晚十二拜讀城邦聖經的人、沒有在他們那個爐取暖的人、跟他們以外的人建交的人⋯⋯ 所有不符合這種變形獨派教義的人,都是仆街冚家鏟賣「港」賊,皇天很忙,日日被請來擊殺代言人想清算的人,真箇不知情者嚇死,知情者笑死,當然,大家都是死,沒有誰比誰更高尚。

梁匪找死,太陽如常升起

梁匪振英是日奉黨聖喻自爆,整個過程跟董下曾上粉飾太平劇本差無九幾,中共一直都是要在選舉前已知結果的黑社會,董曾梁禍港十九年,那次起落不是文明之恥?梁匪今次把話說盡(姑且尚未反口之前),誰是共匪的真·Plan A,馬上成了七百萬冇票的屁民花生熱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