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健
爽健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范徐麗泰,心理變態

常言道聽范婦人一言,猶如妓女守節,太監春宮,這位政治閹人的確名不虛傳。青政梁游二子加料宣誓,唔得。二子申請再宣誓,唔得。法庭不批准禁誓禁制令,唔得。現任立會主席執行憲法責任,唔得。二子應邀赴台交流,唔得。

誰才是多數人的暴力?

梁頌恆和游蕙禎好歹有有五萬八千選民民意加持的直選議員,看看呢班面目模糊的獻世派嘴臉—-牠們不單借議會中人數絕對優勢去胡作非為,無疑梁游二人是次玩膠宣誓是膠到核爆之舉,可是一旦獻世派這招「集體逼宮+瘋狂流會」脅迫立會主席作政治迫害決定的那渣招成為成功先例,在旁邊吃花生看本土派議員點死的那些泛民主派卵翼別以為這個結果很得意,土共獻世派今日能夠脅多數議席強行迫走梁游,他朝牠們根本都不必再辛辛苦苦做選票農場之類辛苦耕耘了,任何牠們看不順眼的敵人亦可作如是觀玩鳩走他們。

三權崩壞

英國人治國家傳寶刀——三權分立,其實並不複雜,行政——立法——司法,互不從屬,互相牽制,不夠文明的蠢材或許會以為世上怎會有人願意遵守替自己權力戴緊箍咒的遊戲規則,洋人設計這個制度,並非因為他們是聖人,正因為他們太了解人性的邪惡,他們才會不相信人性,而改用權力的分配去規劃人性。

冥通

有曰「有錢駛得鬼推磨」,香港人生前死後都奉為圭臬,99%的人活着是富不起,先人歸西,後人當然想辦些事彌補一下,家族裏出了一隻窮鬼,多麼不體面,幾咁不意頭,所以就算活窮鬼再不濟事,都想死窮鬼不窮,儘管上述一切只是活着的人一廂情願。

好人議員有柒用?

其實「好人」真的很易當:扶阿婆過馬路係好人,逢周三周六買旗又係好人,兩年供完樓十年冇睇戲一世冇害過人嘅都係好人,在香港做個風評不錯的「好人」,千人一臉人云亦云毫無個性永遠和稀泥就夠了,其實一位從政廿一年的人唯一優點就是「好人」嘅話,其實呢個被中共上下其手的議會戰場並不需要你。

梁耀忠:梁公好龍

古時有位葉公自稱很喜歡龍,衣服畫龍,家中乜柒都係龍圖案,天上龍神看到凡間有葉公呢種擁躉,好很感動,祂親身到訪葉公之家,以為葉公會好膠興,丫,點知阿葉佢一見真龍便化膿,佢驚到跳上牆淆哂底,葉公好龍,原來只是口頭好龍,心底怕龍怕得要死。

坐洗頭艇也是光環?

君不見某些所謂本土/獨/修憲派支持者的言論,教人無法苟同:稱黃某跟中共夾計做戲有之,稱黃某被禁錮之後極速被遣返香港是刷道德光環有之,稱黃某是賣港賊所以被中共擄走也是抵死有之,假如說這些荒謬涼薄說話的人是所謂本土派意見領袖,那真是沒有誰比誰更荒謬。

溫哥華也是終囯的

國家尊嚴茲事體大,終囯人在別國領土上升起本國旗幟,還要在別人家裏慶祝「終囯國慶」,整件事已是癡撚線之極致,更荒謬的是整件事是由一班揸住加拿大護照嘅「加拿大人」策劃,牠們好歹都是宣過誓入籍並效忠加拿大的移民,卻稱終囯係才是牠們的祖國,仲要以加拿大人身份在加拿大高唱別國國歌

自慰928

泛民——左膠——黃絲帶,就是把香港前途當角色扮演遊戲嬉戲的天真鐵三角,他們只想體驗民主,實驗抗爭,念茲在茲「擴闊對抗爭的想像」,葉公好龍,紙上的飛禽炯炯有神,不傷身沒成本的民主幻想當然美好,鐵三角相信沒有主權的民主,一人一票就是普選,卻不敢觸碰敵人故意滲沙殖入的民,他們放棄區分敵我,烏托邦式弘揚敵人也是鄰舍,可是只有村民係咁諗,敵人唔係咁撚,中共換香港的血,留地不留人,終囯冇嘢叻,叻在人夠多,終囯人奪舍香港身份證後,新香港人由床位學位職位官位統統爆買,教被扣帽子的港英餘孽死無葬身之地。

睇演唱會,不是唱演唱會

鄭天后無需擔心歌迷不收貨,因為論自high能力,有些肯俾錢(或者俾到錢)入場嘅擁躉也是世界級。在下聽演唱會最怕遇上一些洪荒級別的癡心/線迷哥迷姐,正常人俾錢睇表演,用眼睇,用耳聽,最多心裏輕哼,口裏喃喃自語就算了,可是那些癡心/線友卻是全程伴唱,難為我那幾百蚊門劵是給台上表演者,最後卻換來勸又唔聽屌佢仲要大聲的癲人癲語癲劣行收場。

Sully:真·敬業樂業

假如用一句話總結《Sully》,我認為是「做事難做人更難」,Captain_Sullyburger_憑他42年飛行經驗和神級冷靜判斷,把一架失去所有引擎動力的飛機安全降落河面,拯救155人性命,可是他的後果卻被國家飛行聆訊委員會故意刁難批判,他救了全機的人,卻差點賠上終身聲譽及事業。

橫洲只是冰山一角

候任立法會議員朱凱迪和姚松炎一直以橫洲萬七公屋變四千去追殺梁匪政府,整件醜聞由小貓三四隻變政治漩渦固然教人樂觀其成,但就算萬四單位他朝成真,對不起,左翼議員亦只是為他們的潛在票源——單程證 aka 新殖民作嫁衣裳。

終囯的會癡線

容祖兒放咗張同iPhone7貼面合照上微博,強國網民嘅反應係:「說好的愛國呢?」 「為什麼要買iPhone7?國產手機不好嗎?」 「見你一次打你一次?」 「早點滾咯!」 「乾脆移民啦,還在中國等死咩??」 「不愛國,背叛中國,不要臉!」

打機不單求勝

許多玩家痛罵《光輝歲月》的PK模式,遊戲角色雖然多,但百大玩家裏九成都是同一套路——國雄+愛美神+公主+阿麗,因為這個組合耐久力太好,簡單來說就是容易屈機,各位玩家為了贏,結果整個遊戲差不多四十個角色,卻只有這四人被大部分人樂用。

靚女一爆粗,上帝就發笑

閣下假如還相信CCTVB的港姐是「美麗與智慧並重」的話,我會很懷疑你的智商,當真美麗與智慧並重的女人就不必涉選美這淌渾水了,這個時代做乜都有許多方法,量化寬鬆後的選美桂冠,獎金獎品和名氣比佳麗們的前輩遜色不少,現在稍有姿色的少女,無論化妝還是喬裝,搵銀渠道和效率比選美都高得多。

日前在下終於欣賞了口碑載道的《屍殺列車》(下簡稱《車》),覽畢,餘音娓娓,心情良久未復,《車》表面上是恐怖特技片,骨子裏是人情大雜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