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健
爽健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終囯式叮噹

什麼是「色彩、視角、形狀以及審美習慣等藝術法則,不受著作權保護」?看來侵權那位辯方律師是分解主義者,如果任何藝術都依其辯詞的邏輯去分析,那世上所以藝術創作都「只是」點線面體的藝術法則而已,推而廣之,簡直顛覆七十億人人對「抄襲」的理解,這次真是教十三億終囯人以外的人都震驚了。

林榮基先生機智逃出共匪虎口,共匪惱羞成怒,牠們居然厚顏到提出這個完全不合理不合法也不要臉的要求,單憑上文最後一句,已盡見該國毫無國體的洋相。

周融比泛民可信

日前參加2016.7.1散步的可愛香港人,維園疏疏落落兩個球場都不滿的人群,主辦的民陣聲稱一兩個企不滿足球場如此德性的示弱也有「十一萬人」,明明只是最多三萬人大也可吹大四倍,相對之下周融其實比泛民卵翼誠實得多了(雖然姓周的仆街還是不誠實)。

牠們死前還會被終囯人殘害,監生打死、滾水沸斃、活狗分屍⋯⋯終囯人深黯毛澤東多快好省之道,反正那些狗怎樣也是要見閻羅王,什麼多花錢的安樂死就是多狗餘,終囯人的殘暴絕對是R級影片,在下奉勸各位尚有人性惻隱的人切勿找什麼終囯視頻網站的「狗肉節」片段睇。

那位反應極快地替遇害消防員睇相的吳姓睇相佬,除了恭喜你榮膺不孝子之外都唔知講乜好,拜託,吹噓自己幾撚巴閉需要拿因公殉職的義士來開玩笑嗎?等而下之還有個別想發死人財的騙財人渣,生而為人卻缺德如斯,我唯有祝你早登極樂。

一獨激起千重浪

林氏以「男人仆街,女人有權離婚自立,但凡是人都會為自己求福祉」,簡單到可做防止家暴的道理,正是「為何必須港獨」的最草根解釋,今天由林榮基先生這位剛剛從邪惡軸心逃生的過來人言,依賴匪類不可信,那就走自強獨立之路,實在感動後生至深。

公廁?難聽過粗口

拍拖不是做人世,合則來不合則去,我以為是常識,偏偏坊間花生友近年替 Ms.Swift安了一個頗難聽的渾號——公廁,腸我就不畫出來了,講得出那麼侮辱字眼的人,想必需要把李斯德林當水飲。

林榮基.一國兩制.港獨

一國兩制之所以尚有曲可唱,香港被主權移交後這裏的人還有免於恐懼的自由才是精要所在。作為中共國境內唯一尚有言論自由的地方,正是這個英女皇留下的紫砂茶壺那層漬,然而這場由中共自編自導自演的銅鑼灣書店鬧劇,加上近日何韻詩被支持港獨藏獨笑話,正是共匪替一國兩制蓋棺的最後兩口釘,中共這種死亡筆記式朕即天下的蠻幹,它說你是獨就是毒、共官不必證據莫需審信都可無期禁錮任何一人、共爪牙境外犯法肆意綁架任何人還可理曲氣壯,如此無法無章衊視世界文明和秩序的暴發氣焰,令世人醍醐灌頂:中共絕不可信,一國兩制絕不可再取。

減少垃圾由源頭行動,一個真心為市民着想的政府,努力利民抒困,教市民從善政中孕育歸屬感,官民同熱愛這片土地,各自走多步不亂丟垃圾不浪費物資,垃圾問題自然會減少,日本就是一個絕佳例子,街上不必垃圾桶,日本人老嫩都懂珍惜資源兼愛惜自己國家,一個國家是否乾淨整潔,不是重典罰出來或者謬政逼迫人屈服去做的。

龍珠就是經典

我記得許久之前睇過鳥山明先生一訪問,他開宗明義講到他心目中的《龍珠》其實早在菲利篇就應該結束,傳說中最強的超級撒亞人打敗宇宙最惡帝王之後同歸於盡,賜死主角,急流勇退,就是鳥山最想要的Good Ending,然而人在江湖的確身不由己,當年炙手可熱的《龍珠》早已不是他一個人的事,集英社、少年Jump、一大票為《龍珠》品牌努力攀上人氣顛峰的工作人員,大家都在睇鳥山明一念之差開飯,為了這個品牌衍生的生計,鳥山明先生唯有繼續寫這個故事。

笑什麼,他們都是終囯人

全段片三分鐘,聽了一分鐘我就聽不下去了,反正聽這種比中共黨官更似官的官腔也是浪費時間。終囯人明明是中共黨國沙文民族主義的禁臠,他們卻奴隸扮奴隸主看他們的愛國論,他們那種跳躍思維,毫無邏輯推理概念,一味誅心論,黨云亦云,他們根本沒求證過港獨跟何韻詩有何關係,總之論上身,中共罵的就不對,這就是當代終囯人。

香港眾志,亂噏當做事

香港眾志依然秉承其大腦缺氧的言行,「廢除動物實驗」,真是乖乖不得了,假如化妝品生產商聽它的話,不用動物測試產品,那是否改用人體呢?講聲反對是便宜到暈的口腔運動,但該黨作為一班所謂眾志成城的傢伙,能否不要只懂做標題黨,不那麼偽善呢?

中共喉舌一句「港獨份子何韻詩」,教十三億人都震驚了,Lancôme這種爛透牌子買共匪怕極速下跪,它馬上跟原本打算合作,近年積極參加社會局運動的被點名藝人何韻詩割蓆。

Defiance 地寫

寫作其實唔難,有恆心、肯花時間練筆、觀察身邊大小事、多看好文章和好書,山大斬埋必有好柴,同時揀一兩個自己感興趣而且略有心得的話題來寫,當一個日日有貨派的窮酸偽文青並非難事,但寫得出寫得好也未必能跨進寫得精彩這門檻,要寫得稜角分明兼好看,亟需作者本質上的傲然、風骨、霸氣。

民主大狀?那裏來的自信

任建鋒、李柱銘、何俊仁、梁家傑、余若薇⋯⋯都是同一類「民主鬥士」,他們說盡最漂亮說話,擺盡最堂皇姿態,他們在咪牌前專欄中訪問裏,位位大仁大義,彷彿民主ISO唯一認證,偏偏他們骨子裡卻最不相信民主——香港的民主要阿爺俾、終囯冇民主香港冇民主、港獨一定係死路一條呀、香港哪有獨立本錢呀,這些婀娜多姿的傢伙講來講去三幅被,就是香港唔知點解一定絕對必須係終囯嘅一部分,無論香港人被中共殖民剝削到2046,總之大家就要相信佢哋呢班東方摩西,他們三十年和理非寸功不立,還是要繼續沈迷失敗無限次的投降主義屈膝舔鞋底式爭民主,我寫出來都覺得羞恥,偏偏呢班「民主鬥士」依然樂此不疲。

六四照妖鏡

六月總有第四日,支聯會上述積孽已經講到口臭,世上有邪教自必衍生愚昧信徒,支聯會廿七年荼毒民智,無論牠們歪論有幾歪,年復年還是有不少一年一次入維園添香油錢當買贖罪劵的自伐人士,六四兩粒數字,映照那是人臉還是畫皮,妖就是這樣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