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健
爽健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支聯會註定遺臭萬年

支聯會廿七年來罄竹罪孽,兩字記之曰「鳩做」:主事的老販民明知道他們口中的「民主終囯」跟中共極權專政根本水火不容,中共不怕你鳩噏,但也不容你干其暴政,是為知而鳩做之一;支聯會一直靠口水和煲蠟乞求北京屠夫「平反」屠殺,在他們眼中殺人不該伏法,而是殺人犯假惺惺貓哭老鼠平反自己罪孽,該會就收貨,求兇手替死難者說句好話就是「慰勞六四英靈」,邏輯混亂荒謬之極,是為知而鳩做之二

香港眾志真是當香港人障智

正所謂Bad_news_is_news,香港眾志aka之鋒哥黨假創黨至今(其實都只是一個多月的事)一直奉文首金句為圭臬,呢班攪中學學生會都嫌佢哋馬虎的童子軍(其實創黨成員有幾位足以讓我嗌爹娘的人)是日又獻新猶—-成功爭取以WONG_CHI_FUNG名義接受公眾支票捐款。

香港正是那片天花板

區區一塊天花板,其敗亡於荒謬人治的碎片結局,正是香港繼續被中共滾攪殖民的預告下場。當年你笑鳩終囯人飲用橙色的河水?你家那幢隨時也是豆腐渣終囯組件製樓宇的水龍頭擰出來的也只是無色無臭的鉛水。許多年前你曾經指着終囯人在該國境內街頭到處種金的畜牲如廁圖,今天你已經不懂笑也笑不出,因為香港境內任何一隻北國人已經把牠們的土產變成香港的風土醜態。

維基老矣

香港死局,不單在那個掛名特首的人的操守,梁匪振英無才無德只是把問題惡化而已,中共根本視一國兩制及基本法為廢紙,三權失衡,才是香港亂源,現在香港政府這個受制權貴壟斷政治權力的畸形政制一日存在,換王維基做特首都是枉然。

弒長之心

直到小孩不再小,略嚐人生三昧,世代之溝漸廣,少年開始覺得父母既離地又短視膚淺無知,有人話光復行動人士踢終囯人嘅喼,踢到澳門旅遊收入暴跌,兩老竟然都相信,少年本我中父母曾經無所不能的偉大身影,從此灰飛煙滅。

中間派?笑死人咩

上個月有個名為「香港眾志」aka黃之鋒黨的新牌子成立,新瓶放舊酒是常識吧?這個由羅冠聰黃之鋒周庭黎汶洛這些年紀輕輕的社渾老人精主理的黨派,原來又是掛名自決,其實等中共施捨民主的所謂中間路線。

明報中人(包括殉道者安裕)依然故我,他們寧願沈迷萬試萬不靈的「跪求聖上皇恩浩蕩」奴隸模式,明報膠層擺明用一個不成立的藉口迤鳩員工,他們竟然還此跟膠層討價還價,自願減薪留人及安裕自願被辭職正是這種荒謬的思維構成的行為。

明明現在是中共殖民主性騷擾香港,上下其手,十九年把香港一身華衣脫得七七八八,香港人僅餘隨時被強姦犯剝精光的胸圍底褲——已經被司法制度虎視眈眈的人身自由和半桶水的司法獨立——那些左翼膠人面對國難,竟然還是一味監監監監到2046的暴

崇優真好

日本是個好地方,人家的水不必煲也不用買,不必擔心有否鉛水,打開水龍頭就長喝長有;我在便利店求其買個五百円飯盒,價廉物美,堪比香港許多聲稱日本餐廳,卻收我幾百港紙的食肆食品質素;井井有條的大街,乾淨企理的小徑,對某些擅長各家自掃門前雪的民族來說,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各家各戶奉行仔細的垃圾分類,街道上罕見垃圾桶但更罕見垃圾到處流濃田別人對愛惜環境的紀律,還有無私愛護周遭的歸屬感,不容於東瀛以外的彼邦。

賣港賊忘年交

鋒哥自反國教以降,遮革10.1替中共匪慶解圍、忽視普教中、鏡頭前自稱終囯人、到外國舉殘體字牌爭取終囯人權、聲稱未完成不會組黨但已經成立政團參選、昨日蔑視本土意識今天卻來忽然本土自決、私自挪用學民思潮黨產借殼攪香港眾志黨、前黨產如潑出去的水由自己換塊畫皮盡吸收,近日更忽然思覺失調上身罵網媒抹黑他但其錄影片段證自打嘴巴,此人無定向牆頭草性格如出一轍—-潮流興什麼他就講什麼,由已經看穿他的港人到海外匿名幫助他的每次直斥其非,鋒哥就會龍門搬運乜乜乜,永遠都是別人誤解曲解不了解,這種死不忍錯,就算自己錯都不算錯的生活態度,正是未出世已蒼老的腐敗樣子。

攻擊性武器

那個被人濫用到爛的「性」字,正是歐化中文遺害之一,好人好姐卻寫出不倫不類文字,不知所謂之極。

嘩,嚇死人咩,如此行動升級——為安裕寫紀念冊、詰問明報膠層、譴責質問再譴責,幾得人驚,這些熱衷擔當角色扮演遊戲僧侶的新聞從業員,難道以為你們文謅謅寫下檄文,能夠檄死舔共老闆不成?

慶祝日本地震折扣優惠?加震加折?祈求地震把日本男人收走,女人留給終囯男人?為什麼不是十二級地震,天滅日本豬?南京人民賀電祝日本早日沈沒?還有許多討厭政治的香港傻人付鈔的樂視,也在減價慶祝熊本地震慘劇。

之鋒哥想告訴別人「他們是政治潔癖,背後沒有金主擺佈」,但這種說法很肉酸——他暗示青年新政和本民前有金主,他和他的黨踩着別人令自己上道德高地,老實說,之鋒哥禍從口出,一句不經大腦的說話,把原本跟貴黨未有相干的青政和本民前,連帶他們的支持者一一拒諸門外,試問他們哪來立場日後跟香港眾志合作?

廣東歌之歌

林氏歌藝當然並不出眾,但這首歌卻教人毛孔感動,開宗名義撐廣東話的作品,它是表表者,整首歌可說是二次創作,當中「斜陽裏氣魄更壯」「發千分熱千分光,為你照前方」「為你衝破前途路障」「獻出千般愛心與癡情,一切都奉上」,膾炙人口金曲歌詞連珠串燒,沿曲穿梭,在這個城市成長的人冇可能不認識這些好歌好詞,經典歷久彌新,皆因它們代表那個精神面貌弘志的真·香港:同舟共濟、不屈不撓、不卑不亢,連同不斷被惡意砥礪的廣東話廣東歌,它們早晚淪為文化遺產。

Demo 司徒是啥?

其實鳩改政團名字不是罪,Scholarism當年也是同一玩法,為何同一個黃之鋒,同一壇大龍鳳,昨日萬人景仰,今天口誅筆伐?我只有一個答案:民無信而不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