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健
爽健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共產黨奪舍,香港人失魂

什麼「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低莊過MK仔氹未成年少女上床的藉口,全是奪舍邪術,共匪多年來覬覦的只是香港的金融實力、公帑儲備及「香港人」身分,十九年來,匪類刻意借團聚及補充勞動人口之名安排單程證殖民洗牌,加上一系列黑箱作業「投資移民」「專材移民」,當習近平政敵薄谷開來及重犯賴昌星都擁有香港身分證的時候,法理上的「香港人身份」,早已淪為中共國權貴們任揀的點心。

流川也會傳球

賽事末段,流川終於領悟「他為何不敵澤北」——並非他技不如人,而是他的比賽態度太過單調,他對自己太有自信,絕少跟隊友配合得分,這種打法令對手只需留意他的進攻技倆,不必考慮「他會傳球」。

魚蛋.港殤

有戶口邊個想做小販?幾十年來新年,不少店舖食肆休業,小販發幾日節日財,市民大眾亦抖抖氣,寒夜裏香氣飄過,拮串魚蛋,並非那檔不知名小販特別美味,而是辣中帶澀–致我們奄奄一息曾經美好的香港,可是食環及黑警偏偏故意借「秩序」之名反秩序,雷厲風行打壓碩果僅存的少許香港風味,套用警渣一句「先撩者賤」,人民愈喜歡的牠們愈作對。

小販,鞭炮,新香港

有市民曾經質問食環匹夫「如果我只是在街頭煮食,不收費不買賣,是否犯法?」,匹夫竟然說咁就冇問題,那不是說什麼「衛生/阻街」問題根本不存在,所謂公僕,只是為地霸利益獻媚的護園家丁,小販沒有給地霸科水,地霸就差遣家丁搬藉口出來消滅小販。

君子之腹,小人量度不了,民建聯主席李慧琼作了一個好示範。天災當頭,領導先走,大家也是人,卻有些仆街比其他人更平等,沒有名銜的人就你死你賤關人隱事,如此賊性,正是中國式應災,直教天災淪人禍,當然還要有以億計的人認為沒有問題,才是問題。世有奴隸,方有奴隸主。

骨氣404 not found

可笑恆生同事所謂抗議,以為不OT準時收工便是「工業行動」,把履行自己應有權益當做威脅,做慣奴工的依以為準時收工是一種病,真箇笑撚死人。假如我是勞方代表,見爾等奴工如此天真無邪,他日凍薪減薪裁員時,必定自告奮勇向母公司成功爭取,反正無論我有幾卑鄙無恥,只有功績沒有反擊,why not?

不可姑息賤人

賤人最難頂的是他們那個與世不同的價值觀,正常人對賤人,吐血的一定是前者,因為閣下無論以什麼溝通方式跟賤人對話,你都只會兌換怒氣。

滅蟑不可手軟

面對既噁心又骯髒的蟑禍,閣下首先必須認清敵我,待蟑螂善良,猶如自殘殘忍,欲擊退敵人,就不能惜身,別對侵略者惻隱是反蟑行動第一步,閣下不能一邊厭惡蟑螂橫行,一路說蟑螂也有蟑權,沒有排他貶劣的判斷力,你只能淪為蟑螂的點心。

觀乎新聞網站許多港人留言,他們咒罵參加比賽的人「抵死」「不自量力」「帶給別人麻煩」,甚至把健兒受困霜山跟裝備不足的花生友並列一談,卻教在下不吐不快。

泛民二讀拉布失敗後,一女市民於立法會場外質詢人民力量陳志全議員,亟欲他提供除了拉布之外,有否其他阻止網絡廿三條立法方法,正當陳議員嘗試回答市民提問時,一班支持他的情緒激動中年怒漢怒嬸馬上發難,他們不單阻止女市民發言,甚至企圖講手,幸好同場合他人出手阻止。

原來罷教都有合法非法,張星煒先生一言驚醒夢中人,令六十億人也震驚了,罷課罷教,本質就是以非常手段癱瘓正常秩序,務求以戰迫施暴政者讓步,姓張的認為罷教也要合法?駛唔駛港大校方出埋「罷教Dos&Don’ts」「罷教懶人包」「罷教指南」,請各教職員簽署「罷教家長信」「罷教免責聲明」「罷教誓章」,令呢場罷課罷教合情合理合法?合法嘅罷教,就如冇牙老虎,如此大花貓拿來當家畜養,也嫌嘥米飯。

難民會殺人?唔會㗎,一定係個別事件,你以偏蓋全,人家離鄉別井好慘㗎,你仲要落井下石屈鳩難民,你卑鄙無恥排外法西斯。難民也是人,我們要和平,要大愛,要多包容,難民鄉下打仗已經好慘乜乜乜…… 這些道德高地言論,不必考慮現實世界人性的醜惡,的確冇得輸,亦是無價的——無價在於免費,言者冇成本口噏噏就能立於不敗之地,這些悲天憫人的口惠實不至,禍國殃民矣。

別人想令國家更美好,靠的是不屈的決心,豁出去的行動,這個星期看台灣大選新聞,小至一張「台灣不缺這杯奶茶,但缺我一票」東主休業為回鄉投票,大至周子瑜事件激發更多人以選票懲罰守護台灣人尊嚴不力的國民黨,他們視國家的事作自己的事,全情投入。

官到無求,膽好撚大

白海豚?幻覺嚟嘅啫,一條飄移廿米通車無期的港珠澳大橋,一條陽萎有落機冇起機機場第三跑道,令北大嶼山海域淪為沒有完工日期的大地盤,如此翻轉半個海域的不可能任務,令原本生活當地的中華白海豚,死的死,傷的傷,走的走,瀕臨絕種。

香港人的屈原式抗爭

屈原自詡忠君愛國,一副忠臣模樣,他根本不理會當時楚懷王治國無能之現實,他不問楚國現實,一味盲目亟欲輔助被欽點的王,卻沒想過那個王其實不稱職的問題,這種忠臣的死穴便是他自忖一片丹心,道德掛帥,他以為有愛就會強大,卻忘記專制之下焉有用人唯材之土壤,百姓的事,關人隱事,君王要的只是權力權力和權力。

中共這種黑社會式無聲恐怖,已經不是犬儒的香港人以為只是食下花生換下頭像免費聲援的戲碼,今日共匪夠膽以斷頭手段消滅銅鑼灣書店,明天輔仁媒體總編輯被叫雞被行政拘留,後日輔仁博客爽健被畏罪被自殺,並非虛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