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健
爽健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香港只是過客別墅嗎?

張敬軒是香港少數有風骨不離地的藝 ,他也是如何詮釋「香港人」的楷模,他是廣州人,但深受八十年代香港音樂薰陶,他喜歡陳百強和林憶蓮,心儀港文化已久,後來他來香港發展粵語歌事業,都是大家熟悉的歷史。

強迫撒謊症候群

面書帳戶有艷女朋友甚至肉球更新,差不多每個男人都會發生,偏偏梁振英這位以為自己道貌岸然的偽君子馬上想到的是「捍衛道德形象」,把自己好色的點擊賴俾根本不存在的「黑客」,牠以為詆賴和欺騙能夠營造「真相」,這種心存僥倖的騙局其實愚不可及,當騙首的形象=全職騙徒深入民心,大眾更加會拿顯微鏡去審視騙子任何言論。

香港,教人差不多絕望

區區一頭共產黨員梁振英,2012竊位至今,只是三十個月,套用某位以討厭政治為榮的港燦朋友話齋:「香港愈來愈似深圳」,行騙長官禍港劣行多如牛毛,我對牠看來已患上審謬疲勞,其人渣紀錄多到我不想再寫出來,因為每寫一遍,就似再次鞭撻我的正義感、常識和邏輯——

貓狗小解時

給我們飬養的家貓家狗儘管野性已馴,但習性難移。牠們在家中塑膠便盆解手前,必定以前肢會在便盆中模擬挖洞,這是牠們活在野外千百年的習性,我們看這行為很可笑——明明牠們現在如廁的地方根本沒有泥土,這頭貓活多久,牠便方法演技那麼多年,每一頭毛孩日復日徒勞無功,但牠們依然繼續挖那個心安洞。

前人蛀米,後人契弟

呢班漁翁對自己幾十年的打嘢事業非常自豪,曰「打飛之精神」,豎立牌坊,並教誨後生務必謹守老人家那份「不要問,只要打」的美德,只要他們夠勤力,總有大魚可打。

阿叻症候群

體育專家Mr.Chilunsin認為時至今日尚在公眾場合講「七十年代荷蘭告魯夫全能足球最犀利」的人,他是否這四十年來冇睇過波?足球哲學和戰術運用這半世紀以來已經翻了幾轉,名帥哥迪奧拿的前場壓迫、高普的高位防守、摩連奴的全員皆守等等,都是全能足球的變奏,如果現在足球界還有人自居四十年前乜乜乜去講波,抱殘守缺,那個人不是神經病便是太離地。

安樂死是福氣

健康的人不懂長期病患者之痛,久病之苦,在於那路漫漫卻途無窮的肉體折磨,think_big的人當然想action_big,可惜給病魔纏身的人只餘action_none,人生之苦除了求不得,還有心有餘而力不足,靈魂再強大也好,始終需要肉體襄助,想到卻永做不到,只剩病床旁一串葡萄,單單情景想像,已經教人沒趣。

專家話

法律專家話保障版權比保障言論自由更重要,版權專家話梁振英唱歌係時事評論,條例專家話普通人二次創作不算創作,官僚專家話限制你自由其實係為你好,教育專家話求學不是求分數但考試很重要,政策專家話香港唔起高鐵就會冇運行

中國式Matrix

就算簡單如一罐「丹麥藍罐曲奇」,這裏也有一款五種餅乾跟它完全一樣,只有名字和包裝略有改變的「皇冠丹麥曲奇」,更不消說海量的膺品、膺品扮正版、盜版奪正版的舍還要控告正版,或者二次創作別人的東西都懶,直接十成十複製別人產品的軀殼,然後還要假貨賣正價,才毫無破綻。

有全民退保,香港一定死路

就算這個所謂全民退保在舔共獻世派恃着夠票強行通過,也是不折不扣的龐氏騙局——傳銷式搵後生甚至未出世之輩笨柒的荒謬政策,在下這一輩八十後壯年人,尚且在這個貧富懸殊裙帶父幹經濟體系中掙扎求存,十年廿年後的香港,人口更多,低技術低學歷新殖民更多,各行各業老屎忽坐得更穩絕對不是夢,這一代的弱智代議士想今日就判現在尚在襁褓中的嬰兒前途死刑,是否太無恥?

蘋果日報記者聰明地跟這班尊貴的議員驗腦,測試呢班手握所有香港人言論自由生殺大權的人,到底他們知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審議什麼,訪問結果並不意外,這班動輒五六十歲的人連「網絡世界」的皮毛實況都不了解,卻要替自己一竅不通的東西立法規管控制。

突然《十年》便過去

《十年》這套獨立電影由《浮瓜》《秋蟬》《方言》《自焚者》《本地蛋》五部短片組成,每部篇幅廿分鐘左右,它們話不在多,卻悲壯沈重,構成這部偽未來報告。

夢想就是繼續夢想

夢想不可當飯吃?這個當然,閣下幾時見過超級市場有「夢想」上架,一包七蚊再來買二送一乎?還是「夢想」可四碗水煮埋一碗水然後倒咗佢?夢想根本不是食物,誰人以飽肚程度去衡量之,實在故意捉錯用神。

光輝歲月大熱見解

由九龍帝國Kowloonia製作的手機遊戲《光輝歲月》(下簡稱「光」)日前終於登陸iOS,旋即引發熱潮,截至本人下筆十二月五日,《光》已經榮膺香港iTunes綜合下載榜第75位,它是次跑出乃本地原創遊戲之光。

崔健那種倨傲氣焰,正是當今終囯人精神面的不個別例子,他對參賽者毫無尊重,一場所謂「歌唱」比賽原來評分準則不在歌喉和技藝,而是參賽者的語言;他那種對自己僭建的自大也是嚇死人,該國什麼人都稱呼「老師」的風氣,崔某聽得多了便以為自己真的夠老當個師,終囯的「老師」卻大多是是才淺皮厚的妖怪,許崔二人都是八十年代未出道的歌手,許的金曲數目比崔某何只倍計,偏偏姓崔的坐到評判椅上便是「評判」,真是笑死人。

「我真係好鍾意考試呀」

這就是共產黨的政治——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就贊成,為了目的,小孩老人同情心都是手段而已:香港人反對終囯胖賊肖友懷非法入藉香港?牠就派女小學生周六下午「返學」詐喊留下「犯法咁又點喎」名句;香港人反對走私賊成巢肆虐各區?那些被斷衣食的無賴自然會擺孩子哭喊陣扣你二百分;香港人反對TSA無理考核虐兒?民建聯直情搵黨員偕傀儡女兒機械式讀稿撐考試,民意?要幾多有幾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