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健
爽健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看看民主鬥士有幾「民主」

泛民左翼眼中新青年新政這些斷人衣食殺佢老母的事,又怎會善恩干戈?區選翌日另一泛民大咪NOW馬上摷出青政成員所謂黑材料:梁頌恆認識中聯辦要員+游蕙禎曾在大公報實習。日前還有民主黨少壯派區諾軒等人在Whatsapp 群組耳語中,肆意侮辱青年新政中人是雞是妓女的無恥文字信息。

獅子山很可憐

從政……或者應該說人生在世,被敵人揶揄諷刺是常識吧?鍾葛二賊議會中尸位素餐經年,他們的人緣當然源自其所謂從政表現,從鍾氏區議會連任廿一年居然不敵臨時參選初哥,市民寧願Anyone_but_not樹根;葛氏單單學歷醜聞一直以來為人垢病卻從不認錯,他們犯眾憎之力一定比議政強,小人折墜,花生友快樂,尋常人性而已。

謝票只是常識

一般人有求於人,事後道謝,只是待人處世的常識,然而香港許多從政的傢伙幾十年來對待選民的態度,卻跟常識有異,,這些政客/棍/渣選舉時放到Font144寫的什麼「搏盡」「唔攪政治做實事」「實事求是為社區」,乜乜七七,講就天下無敵,做就冇心冇力。

區議會選舉愚見

販民?哈哈,不合作運動?傘落社區?深耕細作?民主種籽?認真便輸了,一大票三十年來用同一方法成功爭取失敗的政治植物人,繼續「信」他們,真是侮辱自己智商。

寫作請勿兒戲

負評也是評,花生友一番批判,正是作者見識和器量測試,假如對方言詞粗疏,言而無道,思慮甩皮,理據甩骨,詞不着邊際,話絕不投機,作者當然必須捍衛一己言論尊嚴,這個世界謬論已經夠多,閣下認真創作,換來兒戲刁難,自己尊嚴自己衛,理所當然,出得來發言,就別怕眾口鑠金,常識雖然罕有,不過天下之大總有知音。

Die for Hong Kong

港中大戰,比的不單是球技,還有志氣和國族向心力,香港十八年淪陷史以來,我們在自己的家中被傀儡政府出賣,政治權力被閹割,生活基本權益陸續掠本土送新殖民,許多沒有志氣的賣港賊官渣商渣人渣,日夜貶抑港人志氣,多少民間義士早已心口皆不服,羞辱殖民暴政強加於自己的國恥歌,鄙視殖民者所有不尊重我們的人和事,已經是香港人自衛的最低消費。

足球怎會不政治?

今天這場港中爭出線生死戰,打從大半年前兩隊抽籤同組時已經硫磺味濃,中共國人那張涉嫌種族歧視的「有層次」宣戰海報,已經曲線激發多少被中共殖民欺壓經年的熱血港人怒火——「香港人」國族定義早已超越膚淺民族主義者眼中的膚色目光,只要認同被恪守香港一直引以為榮的價值觀及血性的人,無論他是金判坤還是法圖斯,彭定康還是張敬軒,大家都是「香港人」。

愛在恐怖襲擊時

他的伴侶就在鐵鳥上,它起飛前廿四小時,巴黎剛剛發生了高盧建國以來最可怕的連環恐怖襲擊,一百多條人命在運動場、餐廳、歌劇院、街頭…… 無辜無奈地消逝,屠夫在下手屠殺時一併自毀,但花都裏的草木還有多少是兵?閣下請教該國國防部長都未必有答案,更可怕的是被恐怖份子看上的飛機,一旦出事,神仙也難救,天曉得殺得性起的混帳恐怖份子下一步會炸飛機還是毀鐵路?

恐怖份子?惡即斬

IS恐怖份子這種但求殺傷的無差別炸彈襲擊,已經是納粹級別冷血屠殺,歐洲左翼人權份子清談多年的「大愛-包容-感化-大同」道德光環模式終於在巴黎死傷枕藉中破產,恐怖份子穿上宗教外衣去煽動並利用愚昧第三世界群眾,乘所謂左翼的膠在公共輿論界的言論掩護之便,他們老實不客氣地到處「教育」「反感化」歐洲各地諗歪腦的左翼天真嬌,一面在歐洲各地安插隨時發動的殺人棋子,一路借歐洲財源到非洲及中東各地建立軍事勢力。

關着十三億人的瘋人院

地球很危險,因為有座關了十三億精神病人的銀河級監獄,監獄長只是稍為給牠們放放風,蔡英文的Facebook專頁隨便一個更新便在廿四小時裏被打了七萬五千炮,就當裏面有一半是台灣人救駕吧,一分鐘也有廿六個自備乾糧的真心終囯人前來撒野。

共匪無分中外,都是言而無信的實用主義者,牠們的承諾非承諾,只是但求戰勝對手的手段,只要與其談判者爭勝意志不夠堅定,匪類便要贏盡。

董梁二賊,請問你們幾時死?

共匪第一智將董建華再獻新猶——建議政府資助公屋戶買私樓,可是土地從哪裡來?董天才繼續叮冷飯,自己當「輿論」,行騙長官梁振英接力「回應輿論」,牠們再次拿不懂抗辯的郊野公園來批鬥——住屋和郊野,不可兼得喎。

我寫故我意志在

十歲八歲的小孩就算天資再聰穎,他們亦近乎不可能寫出好的愛情文章,小孩並非不識字,而是那些小腦袋中根本沒有「愛情」的經歷和體會,閉門造車,他們對情情塔塔的概念,或許只有CCTVB膠劇那些忽然冤家忽然親嘴忽然相愛的模擬場景,試問這些離地虛假的「經驗」如何應用在真實世界?

並非單單一枝色士風

以為用錢可抵償任何過失的人,那是終囯邏輯,那怕只是一條鐵,當事人珍而重之的原因,當然是物件背後的意義和故事,錢或許能買回一模一樣的東西,但銅臭沾不上半分無法重演的情懷,以為毀人心血能夠賠錢了事的人,閣下的確識條鐵。

「條文主義」?

「社會」之所以成形,什麼契約背後也講誠信,不是條文帶來誠信,而是因為彼此重視誠信才有條文備案,經濟學家時常說如何減低交易成本,其實各位只需堅持待人以誠,一諾千金,講得出做得到,約幾點就幾點,應承賣幾錢就幾錢,交易雙方無需付出額外交易資訊的成本,那才是效率。

天誅很暴力

古代東瀛社會中有曰「天誅」,荒謬的制度和嘔心的政治人物,每個時代都有,古時日本人選擇法西斯不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