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健
爽健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真心難話

對大部頒工時甚長的香港人來說,見同事比見老婆老母更多,可是最需要猜忌提防的隨時也是這批身邊人,彼此多少電郵來往,那些說話並非為了溝通,而是備而不用的護身符,活在這個生無趣死無地的破敗城市,不少人活着的生趣只有與人鬥其樂無窮,兜口兜面的同事卻是陌路人,人愈親,仇愈深。

留名等睇Like & Share 當律師費

攝影、化妝、藝術、表演各界努力經營的莘莘同人屢被不識貨的所謂消費者氣焰奚落,早已不是新聞,歸根究底,都是此城人文價值凋零的下場,無論97前後英殖還是中殖政權,他們均不希望港人腦袋能夠獨立思考,全城人乖乖做個和理非非順民便是最佳的奴隸。

銷煙?燒煙?差唔多啫~

寫這種燒煙當銷煙的編劇,你的工作不錯呀?不帶腦上班也能安然收工,如此有悖常識劇集,已經超越無知,是整個劇組敷衍了事、企業文化迤做失責,才能交出如此悖逆常識的所謂劇本,香港的現實早已比故事更離奇,幸好有CCTVB膠劇加持,才能令故事的荒謬不被現實拋離太遠。

小二讀《背影》?

那些只是小二的小學雞,就算他們認得哂《背影》那千字文,都擠不出半點鄉懷愁緒吧,制定課程那些拔苗助長專家,未免太離地了。

有夢就會強大 <3

古語有云「人冇夢想只是一條鹹魚」,理想是我們精神的路標,行動的輿薪,我們為了完成夢想,無懼世事變改,付出代價,換取成果,未必等價,但凡事皆需取捨,很合理。正如香港有些人的理想是政治權力,牠們押上靈魂和聲譽去賣港舐共,其實很現實,因為香港的真正政治話事權現在的確暫時在中共手上,做買賣,揾啱對頭人是第一步,賣港賊賣港,為的是牠們的「夢」,損人利己,透支一己禮義廉恥,儘管無恥,策略上沒錯。

蕃茄•炒•蛋

就憑呢兜蕃茄炒蛋,呢個女仔已經娶得過,儘管這餐飯的成年人每日蛋白質攝取量超標,膽固醇含量偏高,不過攤勻一世嚟講其實對健康冇影響嘅。她娶得過,因為她滿滿的香港精神。

人單車誌

當大車小車全擠到高速公路上低速行駛時,單車浪子便在大眾近乎忘記了的副道飛馳,多少人拿着巴士地鐵路線Apps預測行車時間,卻忘記了世上太多人同此心,閂極都閂唔到的地鐵門,等極都等不到的脫班車,行車再快,候車總花無限光陰,單車不孤單,輕車已過萬重山。

牠們就要毀滅香港

牠們就是要歪理正擺,主流傳媒一台N紙九成江山盡在染紅赤化手,牠不必說服那九成幾犬儒懦弱道德聖人大多數,只需動用所有無賴無恥手段鎮壓甚至消滅已經覺醒的一小撮「正常人」就夠了,殺雞儆猴,共匪瘋狂條文及暴力無雙亂舞,毀一制度去懾服眾愚民,划算。

黃之鋒出手鳥

什麼「野心論」,不值一哂,想贏的人才有野心,扮工的人只是多心,黃氏從政之心早已是公開祕密,假如香港政界真能添一清流固然好事,心水清的朋友對黃氏的顧忌,只怕他會淪為司徒華轉世,打着港旗助紅旗而已,還是聽其言觀其行吧。

由於入場取勝門檻愈來愈高,網遊壽命愈久,愈難吸引新玩家,沒有新血等於難以營利,BFB近日改變了玩家們抽取稀有球員的準則,簡單說就是資歷愈淺的玩家,他抽取星級球員的機會率將會提昇。

深愛香港的絕筆

港大副校事件只是冰山一角,香港政治死局源自中共無德無能,英國人留下再好的制度,在邪惡梁匪振英邪褻玩三年後,上梁示範共式人治,下樑嘍囉傀儡亦位位上下其手,賞惡懲善,港共政權以竊回來的公權力整死不斷自製出來的「敵人」為樂,小孩子專用普教中洗腦術、王維基可憐的HKTV、單憑內奸左膠已經足夠流產的遮打革命、永無止境單程證殖民人肉兵、尸位三十年扮反共其實獻世的所謂販民主派……

寫作有何意義——文以載道

寫字無名無利,稍為識時務者理應遠離寫作保平安,既然如此,為什麼我還要寫?

共產黨的邏輯

由於中共沒有人民的政治認受性,牠要麼只能不斷攪分化,讓所有人忙著內鬥,要麼就只能靠不斷催谷「經濟-利益」,用錢塞着人民的口。政治組織上牠是封建帝制,沒有皇帝,只有成為皇帝的「黨」,什麼憲法和契約都只是一般人才要遵守的規矩,黨超然於法則。

遮打國殤後話

一年前的事我還記得很清楚:佔中三恥窩囊鬼祟騎劫佔鐘兼無恥出賣群眾;梁匪振英醜態盡露兼夾被神祕人引爆半億貪瀆醜聞依然不死;政退三人組攪出一場8:27大敗否決假普選;販民卵翼擔心失去選票多於是否有普選;左賊左膠努力地抽革命群眾任何後腿……

又是「人口老化」這套爛片

港共認為只要不斷引進「平均學歷中三、粵語不佳、英語差勁、兼夾平均年齡四十歲」嘅單程證新殖民來港,就可以打救香港兼解決土地供應不足問題。梁匪萬能Key「土地供應不足」已經貽笑國際,為何連港共匪首都承認的問題,這個政府偏偏還要塞更加多的人進來這個小城,哦,十幾廿年前用放任中共不斷輸出以「家庭團聚」為名的無限單程證,殖民嶺南,人口換血,97至今團了十八年都未團夠嘅聚,招式已老,又搬返「補充勞動人口」出來敷衍,哦,原來不補充這些所謂勞動人口,香港總人口就會減少,經濟就會衰退,原來如此。

飯局政治學

吾毫不吝嗇批判時事,眾所周知,某朋友或許聰明過頭,他馬上先小人後君子,拋下一句「今晚我們只談風月,不談政治」來打圓場。他這句話其實有點梗耳——為什麼好端端的吹水飯局一牽涉所謂「政治」,便要封盤轉話題?難道堂堂一桌多年友誼的成年人談政治便會馬上喪心病狂,必定講口講手?為什麼政治會是一些人(甚至是大部份香港人)心目中不能說的禁忌?諱疾忌醫是否最佳治病良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