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健
爽健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讓愛與和平佔領公廁

佔中三恥、販民卵翼、犬儒黃絲等人「紀念」他們的雨傘運動,本身已經荒謬–呢幫有悖常識的離地聖人,紀念一場死於他們手的港人自救革命,白事當紅事辦,厚顏不比中共自詡抗日精英薄,最少我沒有聽過有人會紀念丁父憂一周年,呢班人替自己親手扼斃的革命打堂齋,講幾句風涼說話,之後又是邀功搶佔道德高地時機,人無恥,的確無敵。

請客之道

請客前提,當然只能照顧自己能力範圍的事,長貧難顧,就如終囯前總理家寶爺爺話齋,解決十三億人每天早飯的問題,已經是大問題,就算富可敵國如BillGate,假如他需要為每次用家WindowsOS藍畫面便賠償一美金,他也會破產,請客者再慷慨都不可能請一頓他請不起的飯。

香港沒有反對派,只有宋江

《水滸傳》中的宋江正是這班離地假民主人士的樣板,梁山好漢為寇,原因是北宋朝綱敗壞亂臣當道,倫常悖逆,好人惡報,壞人好過,可是那位一味只求自己名流青史的迂腐大哥宋江,卻把水寨上下身家性命賣給皇帝,他昧於政治現實,貽害同伴,只求自己道德光環漂亮而任由萬骨枯,怎樣?聽起來跟一直在香港吃政治霸王餐的泛民卵翼行為很相似吧?

空襲警報賀國慶:美學問題

同一終囯式審美觀在香港已經多的是:佐敦=廟街,所以廟街街頭擺塊三米大玉石;深水埗=賣電腦嘢,所以桂林街擺塊門咁高電腦底版;深井=燒鵝,所以嘉頓麵包廠外迴旋處擺貌似肥鴨的肥鵝;荃灣=多金舖,所以眾安街擺日曬雨淋到發黑的銅錢……呀,差點忘了大埔林村那個新鮮熱辣私相授受山寨天安門,我真的沒辦法把天安門-許願樹-鄉村如何連結起來,請指教。

淺說自由

我知,慣於包拗頸的你一定會說:我求其拿個空水樽,把它蓋上水蓋,裡面的空氣不就被囚了?你或許以為那些空氣被你困住了,但空氣根本不當你是一回事,你不打開瓶蓋,它依舊從瓶與蓋之間那肉眼看不到的縫隙逃之夭夭,就算它賴在瓶中不動,你也只能眼白白看著那陣空虛而已,面對人類不可能抓住的空氣,你憑什麼以為自己捉到它了?

香港足球隊輸得精彩

昨晚香港隊主場迎戰卡塔爾,如果有人看到球賽八十分鐘主隊落後三比零時便意興闌珊離席,他必定會為此後悔不已,波的確係圓嘅,呢一球還要特別光滑圓潤,香港隊體力耗盡加上技不如人劣勢下,於法定時間最後五分鐘內連轟兩球,東亞弱旅差點掀倒中亞強者,那份對着螢光幕喝采的毛管戙

偽人的字典沒有醜

一眾政治白癡常識赤字香港偽人,牠們無知於共匪多年殘害華夏荼毒,竟然為曾經肆意屠殺中國人民於長安大街的屠夫部隊鼓掌吶喊,男神又如何?向殺人犯行禮?以遺害億萬華夏人民的專制極權政府為榮?牠們知否自己在噏乜柒鳩?

中國還中國,香港還香港

原本九月三日只是無名無姓一閒日,偏偏中共為了僭建牠們政權合法性,卻走去大肆文宣日中戰爭這場不屬於牠們的戰功,中共就是世上僅存最大規模的法西斯政權,由牠去意淫反法西斯戰爭,名不正,言不順,根本笑話。

愛國者的假期

黨疼國愛,做鬼也幸福,他未做過鬼,不清楚詳情,不過黨能隨意定人生死,隨便一位城管爺都可依法治國地弄死任何影響社會和諧的小民,黨喉舌一發功,死了的領導人都可復活,閻王爺再本事,或許也不及黨厲害。

人生長勝組

昨晚登基那位應屆香港小姐冠軍麥明詩小姐,據聞乃十優狀元、外國勢力劍橋法律學士榮譽畢業、學富五車、家底顯赫、人靚聲甜、窈窕婀娜…… 現在還要加冕香港選美桂冠,錦上添花,在芸芸眾生眼中她無疑是人生勝利組成員,還要是VIP尊貴會員那種。

去年葉公特別多

佔中三恥當然是葉公表表者,三人口水多過尿,渲染殉道式自毀扮抗爭,鼓吹沒有結果只有後果的束手待斃,他們一味甘地甘地甘地和甘地絕食乜乜乜,卻刻意略過甘地絕食抗爭背後的勇武部署,當然還要對手必須是尚講道理的大英政府才有偈傾吧?

「讓」字有四個寫法?

孔乙己說「回」字有四個寫法,今時今日新香港「讓」字亦然。

孩子終歸會死的

天津大爆炸浩劫,絕對是人禍,這個所謂國家,檯面一套法律,檯底一套潛規矩,參與遊戲的人隨時反口覆舌,燒足兩日夜詭譎之火,真正燒了什麼、真實燒死了誰、真相還有幾遠,統統出缺,偌大國家,只有一堆冇人信的死傷數字、領導人扮工照、那位堪比哪吒的假倖存者,還有被送死的外判消防員多數下落不明而已。

打飛機日

呢班根本沒有出力救蒼生的仆街冚家剷的後代,今日卻不斷意淫日中戰爭,拼命竄改歷史,共匪外交部傀儡每每斥責什麼「日本不尊重歷史」,哈哈哈,最尊重歷史的中共劣績笑撚死人–明明毛澤東早已承認日中戰爭期間「七分發展,二分應付,一分抗日」,文革浩劫害死一億人卻是「非自然死亡」,天安門屠殺坦克亂輾,達姆彈橫飛,偏偏「廣場上沒有死過一個人」,基本法這疊廢紙白紙黑字寫上「港人治港,07/08雙普選」這麼大的大話…… 我寫出來都覺嘔心。

先有亂世還是重典?

何謂亂世?亂的是極權專制政權的世,還是但求三餐一宿平平淡淡過活的人世?到底是專制政府國家機器不斷欺壓羔羊般的平民邪惡,還是平民哼幾聲不滿,手無串鐵政府總部散步暨和平解散恐怖?

的士霸權

觀乎香港公安昨天抄Uber家那個陣容:逾三十重案組如臨大敵把守Uber公司樓下,他們煞有介事以拉黑社會的佈局攞采,原來只是為了拉幾位斯斯文文上班的後生仔,如果我把電視機新聞台靜音,還以為呢班有牌爛……公安破獲幾多億毒品。這就是新香港,忠忠直直,屎都冇得你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