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健
爽健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猜忌螺旋

許多我們以為猶如陽光清水空氣般理所當然的東西,原來一朝醒來已經隨時不是必然,對親身體會九七前後不單換支旗的折墮螺旋的人來說,那份對香港愛之深,對中共恨之切的抑鬱憤慨並不意外。

見死必救,只是常識

人命在規矩面前竟然如此蒼白,堂堂飽讀醫書大國手,路人倒在閣下門前,竟然把他當透明,上述兩單人禍所有肇事醫護人員全都跟足既有規矩、固定程序、政府指引去飾演自己角色,對呀,你們沒有錯,你們啱哂,不過病人死亡而已,你們沒有丟飯碗,亦毫髮無損,別人的死也不算什麼一回事。

正義聯盟黨?

李偲嫣這種下三濫的女痞宣佈從政,哈哈哈哈,原來中共認為香港未夠荒謬,還要灑多一堆豬餿,她自稱不是獻世派,但她近年生活費安家費全由共匪議員梁美芬支薪,共產黨的奴才說自己不會盲撐港共,未免太幽默。

愛與恨 就像列車夜行

恨是愛的影子,可是影子長度源自光源,尋常人如何勝過光?閣下多愛一個人,對他的恨隨時幾何倍數,因為人性普遍就是小器就是賤,黃絲善信人芸亦芸反對政退方案袋住先,觀乎愛情,大家都喜歡盡袋,反正跟勢利的港男港女講仁義是太奢侈,相敬如賓是都市傳說,愛是不保留亦只是一首聖詩,誰人在自己那份卑微平凡的愛情裏做個將心比己的好人,他或她只會是永恆被食住上、被顛倒是非、被侮辱尊嚴的薛西佛斯。

「犯法嘅嘢我唔做」

這種人並非因為公義而看那些卑鄙大人物不順眼,而是由於他們冇份舐着數,魚蛋論作祟而已,守法?只是他們隨時搬得動的龍門。

改裝控

對,男人為啖氣,廢寢忘餐甚至傾家蕩產,也是小菜一碟,這股孩子氣就似兩個小孩尿兜小便時故意鬥射程遠,哈哈,男人無論七歲還是七十歲,童心從來未泯。

原告變被告,荒謬的預告

既然有聲有畫有圖有片有真相,濫權竊位者都可指鹿為馬,原告變被告,行兇冇後果,受罪反當災,這些不公義極無恥的所謂判決,都在摧毀人民對「法律」的信心,寫得再神聖的條文也好,沒有秉承公義的人作主,法律只是肆虐者如虎添翼的屠刀。

軍訓邪惡

當權者故意用「紀律」「秩序」「維持和平」之類中性或者褒詞去包裝軍隊,加上傳媒隱惡揚善,政治文宣竄改史實,影視故事英雄化軍人,極權專制最疼愛只有被植入思想的奴隸,朕一聲令下,無論鬥地主、殺美帝、批鬥政敵,甚至實彈殺平民,一呼萬應,這個世界對朕來說多麼美好。

水喉水

對英國人來說,他們通常不會買瓶裝水,因為他們早已習慣可靠的水喉水,亦信任對人民負責的政府的食水供應,明明免費可得的東西,為何要花冤枉錢?

港中超限戰

反人道反常識癡案日復日發生,沒有最荒謬,只有更荒謬,這些跡近泯滅良知的人禍,謊言、荒謬、貪腐、隱瞞、偽善,無日無之,愈在上位的人愈無恥,牠們為了自保和肆虐,根本懶得欺騙大眾,赤裸裸地顛覆常識。

為何經典是經典

經典才能傳世,至於何謂經典?一首歌、一位歌神、一套電影、一位影帝,他們台上一分鐘,卻演繹出人們跨時代的認同,歷久常新的鼓掌,前無古人的魄力,後難有來者的,至尊寶笑中有淚、洋蔥頭傻強扶弱、你和誰結伴前來?是否比我精彩?

青衣監獄

「現在本運動場已經是緩跑時間,請所有人停止一切競賽性活動,多謝合作。」這段一式三款的聲帶竟然持續播放差不多十五分鐘,播帶者唯恐跑步的人聽不到,以差不多一百分貝擾民,事前事後這裡還有各種懶係體貼其實毫無作用的所謂健康提示不定期播出,教人不勝其煩。

堅離地大狀

這種對別國事情,自家事情理撚你的堅離地心態,正是政治投機取巧,本小利大。三十年來這批掛上「民主」招牌的人,盡取港人慵懶依賴政治代理人的道德光環,可是他們對香港民主的貢獻亦僅止於此,無論普教中、限制自由行人數、走私賊猖獗、中共旅客操守惡劣、無止境的單程證…… 諸如此類中共殖民香港陽謀,這班大律師囿於大中華情意結溝左膠式半桶水大愛包容,竟然贊同港共賣港主張,每每教人在地的小市民憤怒氣結。

救救孩子?

以前電視政府廣告教誨港人:如果小朋友俾人性侵犯,要話俾信任嘅人聽,而家?哈哈,係細路信任嘅人出賣佢哋呀,假如我替港共政府拍德育廣告,「防狼不如防親」才是事實啊,小孩有返學冇放學、補習變性侵犯、拍肉照寫真,全是他們最倚賴的人所害。

鉛了就是完

鉛毒是什麼?兒童攝取過量鉛,影響腦部發育、智力、聽覺、說話能力、造成抑鬱、導致貧血、肝腎衰竭、不育…… 其實冇嘢嘅,香港人只要有錢屎都食,終囯水平要追上香港唯一辦法,就是要把香港各方面水準下降至終囯標準,那些濫用包容大愛的仆街們快點去啟晴邨瘋狂灌水,共享愛他媽的囯的榮耀吧。

家教

在下認為「家教」只有兩句話:小孩對外不乖張,對內存仁義,所以眼前這對小姊妹的家教應該不錯,小的??哦哦牙牙尚在學語,沒有係唔係都高聲尖叫長期失控,大的一臉靦腆含羞答答,也夠膽跟我這個哥哥說聲早。不失禮,已經是有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