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健
爽健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放生喎,人道毀滅喎

「放生」二字看似慈悲大愛,但它早已是偽善的代名詞,經過香港人多年放生洗禮後,君不見香港各大小水塘周邊早已成了動物聯合國,各種明明不屬於這方水土的兩棲動物被迫同檯吃飯,牠們都是人類借放生之名任由其自生自滅之實,動物遷徙當然不同人類搬家轉工,各種動物習性口味大相徑庭,原本各不相干的動物被人類無意中放在一起之後,隨時釀成弱肉強食的滅族慘劇。

民主成份

每次在下見到「民主成份」這個詞語,我都想吐,尤其是那些中共的爪牙和走狗煞有介事地談民主,令人有太監教人做愛之感。

環保?講呢啲?

環保這個光環人人樂用,但這也突顯許多離地港人的偽善,你問他是否支持一年一度328熄燈一小時,他瞓身讚好,到時拚命在黑房打卡,身體力行對環保根本冇用的環保界盛事,然而假如你請教他對五毫子膠袋的睇法,他隨時大發雷霆,他對收費膠袋的牢騷比沒有真普選更大。

塔利班家長

市場效應,性知識如是,既然正常途徑此路不通,好奇的顧客唯有另覓黑市,那些看似冠冕堂皇的學店和疑似大義凜然的家長故作邪魔妖孽而不教,小孩子便自己到網上找答案,或者親自落場實戰學習好了,這時候那些衛道古董或者塔利班家長卻又把所有責任推到年青人身上。

還跟梁振英糾纏有何意義?

保皇獻世派,毫無個人意志,共匪吹雞,例必跪低,至於販民主派,依然死抱大中華民族主義神主牌,六四、民運、民主中國,早已是他們戒不掉的毒癮,中共根本不必唸緊箍咒,販民猴子已經自行替中共政經殖民護航,這種一邊被虐一路還會乞求施暴者輕手啲當成功爭取的渾蛋,中共留住販民破招牌去阻礙香港人自決自救,比取消一國兩制跟港人短兵相接更有效率。

唯一認同梁振英的事

販民議員掛著民主招牌,霸佔民主大纛二十餘年,呢班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傢伙,在下認為沒有比「尸位素餐」更貼切的形容詞。呢班販民友好成功爭取把「民主」玩弄成他們盤算各自利益的遮醜布,枉他們自稱支持民主,論政見,論實績,他們根本既不民也不主。

不是一句戰略機密說了算

日前前民航處處長林光宇挑運房局局長張炳良機,今天張氏電台節目解畫不成反類笑話,他聲稱07年港中澳三地協議當中牽涉大量商業密甚至戰略機密,故他現在無法公開任何有關闡釋三跑航道公眾疑慮的文件。

模擬城市荒謬版

我們親愛的行騙長官玩的SC就厲害得多了,我們只是畫面裡clickclickclick,生命有Take2,失敗了不傷身只傷心,梁匪玩的卻是所有香港人的身家性命,既不用考慮經費,更不必理會市民生死,牠每個月收住三十七萬人工,一介獨夫卻能拿別人的錢來建設牠心目中的「模擬城市」,真是地球上最荒謬的遊戲。

圍爐取暖

三五知己,旨在同聲同氣,圍爐取暖,花生一把,啤酒三打,鳩噏連場,由Wecan’tburnthemall到Chickenwingswillbeback皆宜,啤酒溝花生,說話咪當真,你明架啦,有些左朋膠友戲劇細胞發達,鏡頭前,大台上,人人大義凜然,雲長托世,包拯上身,大道德家發表大道德經,清風竟然輕拂,順便令佢秀髮飄逸,好似用咗Head&Soldier 咁樣,鎂光燈不停閃呀閃,仁哥仁姐又一次A1頭條,天助佢也,演技嚟嘅姐,嚇你唔到嘅。

漫畫教曉我的事

湘北五子我行我素,打波比賽,當然為了贏,什麼形象,值多少個罰球?你贏了,不良少年就是不羈偶像,你輸了,乖乖學生就是文弱書生,孖屐亭使人看起來比較好睇而已,但觀眾們成王敗寇也是頗勢利的,下年的觀眾只記得上屆誰是冠軍,還有多少人懷緬誰人險勝誰僅負。

道德高地人

高地人見到小妹妹因反走私賊示威而哭,正呀,小妹妹喊=大人蝦細蚊仔=粗魯/暴力衝擊=總之論上身,你有幾大條道理都係你唔啱,因為你整喊細路女,公關處理差勁,俾藉口獻世派譴責,影衰高地人呢班衣衫永不沾塵的優雅身段,所以驅走私賊活動等於失敗。

東方不敗之死

廿年前的3月3日,第四十五集《G高達:東方不敗之死》中,主角多蒙•卡遜大戰師父東方不敗,GodGundam跟MasterGundam渾身武術哂冷之戰,一場打足十五分鐘冇冷場的師徒決裂死鬥,此役堪稱高達史上前無古人,相信亦後無來者。

「乖」之惡

父母一句「你要乖,否則唔錫你」,乖和疼之間只是一場交易,小孩在這種教化中成長,只會明白乖可換糖,二元關係,既然乖是好,那麼曳便是不好,人皆自私,既然「乖」有著數,無論真乖還是扮乖,一概可憑乖換獎品。

著制服的沙包

香港警察,其實在許多看不過眼的人眼中,已經是香港公安,歷四十年建立的專業紀律部隊,自禿鷹上台後敗壞,經87枚催淚彈、10.3 旺角黑夜警黑合作、10.15暗角拳打腳踢的七警、跋扈朱經緯警賊旺角行頭肆意棍打途人,公安早已置牠們的工作守則、內部指引、服務承諾於妄聞,還有近日習非成是動輒濫用各種暴力的所謂工作表現,胡椒噴霧當派對噴雪、令瘦弱女示威者血流披面還要控告對方搶犯,縱使港人既懦弱又善忘,但上述這些彪鼎戰績足以遺臭萬年。

港中分家,Not Why, is When

香港根本是中共蝗客的逃生門,卻被這班大種無賴把走私說成打救香港,真是尋常港人也氣得想打救牠們。香港和中共國,分則兩利,合則兩敗,走私賊之亂,只是港中歷年貌神皆離的端倪而已。

世上總有些兩腳羊永不反省,三恥正是樣板,牠們念茲在茲馬丁路德和甘地乜乜乜,就似電視上財經演員日日空談股票歷史表現點點點,一味拿曾經發生的事的結果來解釋原因,卻把時代背景、社會實情、對手往績全部忽視,呢三枝學棍牧棍律棍的思考模式,其實跟麥兜故事冇分別:有個小朋友唔乖,第二日,佢死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