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健
爽健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死士」又復活

前年曾經聲稱參與佔中的十死士,又光環又沙龍又飯局又籌旗乜乜物物,最後佔中這件事淪為八萬五,冇人再提等於唔存在,而呢班未出發先興奮的所謂死士亦潛水的歸潛水,恐懼的繼續誤判,而人稱「老徐」的徐少驊更是陣前倒戈後,成為十個決定不去救火的中年之一。

預約拘捕

公安發言人聲稱這是文明拘捕手法,真箇笑料,公安高調拉人,夠材料就控告,冇料到就無罪釋放,他們非法濫用暴力毆打市民時,幾時文明過了?現在好學唔學,學哂中共同志那一套:選擇執法,多重標準,還要乜都冠軍上「文明」二字,便以為自己賊相非賊。

圖騰鍊成

別以為我在小看香港人,其實我已把他們看高了,8964,鄰國弱智的自殘悲劇,年復年白事當善事辦,廿五載有餘,香港鄉愿小城,許多村民依然念茲在茲「建設民主中國」,打卡爭民主,除夕夜尖沙咀支聯會攪的打飛機晚會,夾硬把黃遮扯上溝火把,港人自救溝建設民主中國,政治車仔麵,九唔搭八,居然還有撐場者,可見支聯會在港人精神落毒廿五年,他們口中的民主夢,正是消費港人的民主換他們永續民運的夢。

正常不正常

免於恐懼,正是閣下既可一味附和國王新衣很漂亮,亦不抹殺誠實小孩直斥新衣非衣的器量,言論自由是否健在,不是二加二和二乘二的分別,而是有些意圖壟斷公眾發言權的人不單死撐二加二等於五,還要以各種血色和白色恐怖去逼迫社會裡所有人接受他的新真理。

當年崇日崇優,時間不是問題,問題是資金,一隻正版原裝超任遊戲,動輒三五百元,傑作如SRW4、Street Fighter II、Final Fantasy VI等等,不單遍尋難獲一正版遊戲卡帶,就算得一見也是八九百元以上天價,至於Mario Kart、Rockman X1-3、SD Gundam GX 之類內置特殊晶片的遊戲,隨時閣下有錢也買不到。

姓周的或許以為社會運動是KOEI三國志,調兵遣將好過癮,為了證明自己幼稚的念頭冇錯,他居然以人頭作投名狀,送幾千誤判人士往公安暴力之手,單單該晚逾百被扑穿的頭蓋骨,還有數不盡的身體創傷,各位受難義士要找周先生悔氣,在下舉腳贊成。

離地成年人+老人這種生物的確冇得頂,他們熱衷分數但不是教育,他們人云亦云擅長揠苗助長起跑線亂搬,自詡家中每位小孩六歲前都是愛恩斯坦,他們在未行得穩之前已經曉串evaporation,所謂家長們以三五年時間徹底消滅小孩任何學習新事物的熱誠,之後這批愛恩斯坦便開始從萬般寵愛金叵羅,淪為所有父母長輩親戚老人不斷口術強暴的「廢青」「N失青年」「隱青」「邊青」。

這種女人乜嘢都唔識,或許是實情,但她一邊唔識一路大放厥詞,卻是司空見慣,聽她論時事,就似被迫收看CCTVB硬膠清裝劇,三句唔埋兩句「總之論」上身,政府幾不是都好,總之示威=嘈=攪攪震=唔啱,又或拋下許多「支持佔中嘅人都收咗錢,一日一千,阿邊個邊個話嘅」,選擇性相信能夠解釋她的無知的訛言,現在有圖有聲有畫有片有口供有錄影都不是她口中的真相,只有她以為的粗疏流言才是真理。

怡和街上的唏噓

佔領只是手段,目的才是主菜,初衷沒有例外,講到口臭,一定是17/20雙真普選。928當日公安圍城,十萬市民以身犯險佔領金鐘,那當然不是為了日後一程免費摩天輪,而是香港人政治冬眠三十以後首次打真軍抗命,縱使大家手上只有一柄雨遮一個口罩,裝備不夠,勇氣搭救,身在金鐘的無名氏們,彼此萍水相逢卻同仇敵愾,在下曾經有一刻以為香港有救。

金鐘大撤退,白事當紅事辦

明明現在是戰略徹底失敗,戰術完全失靈,戰地從此失陷,難得各位曾經高呼勿忘初衷的戰士們,現在卻失憶般反老還童小朋友,穿上校服畢業袍,大家就似中學畢業last day告別校園時後會有期,那種和諧得過份的喜悅,教人以為港共已經跪低,明天便是真普選投票日。

鬧劇請回水

為了一場從未發生的「佔領中環」,香港人賠上一年多時間去討論討論再討論,自綁手腳S&M地鹹魚式抗爭,當時聽起來已經覺得那是CCTVB級的膠劇,三恥今天浩浩蕩蕩煞有介事地為沒有發生過的事情自首,在下最擔心的當然不是他們死活,而是曾經參加三恥那些D-Day,還要簽署他們那張自首投名狀的幾千朋友,如果他們仨成功爭取香港公安拘捕並搜查這場根本不存在的傻事證據,那本寫滿死士資料的名冊,真是未曾真箇已銷魂的冤枉劫,D-Day,的確冇改錯名:Death-Day。

投共者飯餸不留

「票投國民黨,臺灣變香港」這句口號,很難聽,但也很正確,國民黨近年對臺灣民眾打的是經濟牌,七十八萬臺商陸續入中,開廠買地零售,淘RMB賺得不亦樂乎,人工低租金抵,活脫脫二十年前港商翻版。

警察國家(Police State)

這毫無制衡和顧忌的私兵,其慣用的武力亦會隨著他們行動時愈見的阻力、自己情緒起伏、第三者的異見和質疑而愈來愈猛,他們以為自己在以重典治亂世,其實只是淪為野心家借刀殺人的即棄餐刀。

歷史事實永遠勝於雄辯,綏靖姑息過後,納粹依然是納粹,希特拉摸清張伯倫底牌以後,他在1938年慕尼黑條約中佯裝應允張氏以後不會再侵略他國,他卻在1939年初先後吞併捷克和匈牙利,並於九月正式侵略英法共同保護的中立國波蘭,事已至此,張伯倫式Appeasement抱薪救火正式破產,他容忍邪惡的前因,卻要全世界替他埋單。

石鏡泉兄,再見了

當年作為一位冇料到的偽文青,當身邊人在揭方向報男極圈或者生果報骨精強的時候,你手上卻是一疊HKET,那份自high的虛榮的確是有一丁點嘅。同時也讓我首先利申:自從2011起我已放棄閱讀經濟日報,因為它當時的報格立場已經愈見過份維穩,染紅率甚高,已是一份劣報,至於該報社免費派發的晴報,除了王維基專欄之外,更是一無是處,不提也罷。

關帝前的誓言

昨天旺角佔領區終於發生了一件能夠跟金鐘雨傘人相輝映的美事:某對一直合力堅守旺角的亂世情侶,他們昨天在彌敦道關帝廟前神明見證,許下廝守承諾,並邀得人稱城邦派「國師」陳雲先生主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