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健
爽健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正當差不多全場的人都以為比賽已經提早完結時,只有一位胖教練和一位紅頭陸軍裝的球員——櫻木花道——依然相信湘北能反敗為勝,他在隊友已經六神無主的情況下,不斷搶下籃板球,不斷給隊友製造不可能發生的入球機會,最後,湘北起死回生,以一分反勝日本第一的山王工業。

兩軍對壘,能戰才能和,雙學明明曾經有民意和實際需要,把梁匪賊團迫上談判桌,幾十萬血淚汗,只求建16/17真正雙普選,保香港2047前盡量平安,然而仆街冚家三恥和左膠販民,卻抗瀣一氣,寄生學生運動,把民運騎劫成氓渾,靠燃燒民意而戰的遮打事,利在急攻,冇本錢拖延,三恥把「學生」掛到城樓柱上當圖騰,成就自己三十年摧毀香港民主路的事業墓誌銘。

寫在夏愨道上:兵兇戰險

一星期民運至今,幾十萬香港人前仆後繼赴會,有汗出卻冇糧出,民眾一腔守護香港決心,雙學算是現存所有民意代理人中比較信得過的代表,然而村民現在點諗,雙學領袖必須毋忘初衷–Why we are here?2016 立法會全議席直選,廢所有功能組別/2017 特首選舉,任何候選人必須經公民提名,無出閘篩選/此兩條件冇價講,有之,除卻中共不顧一切揮軍侵佔香港之外,此兩憲制保護罩最少可保香港三十三年平安,缺之,則民間親共反共群眾恩怨無法再解,加上各政治買辦繼續各懷鬼胎,傀儡特首當然似今日依然無法施政。

大時代,煙花結束

話說9.28街頭,警棍、催淚彈、胡椒噴霧,香港公安裝備哂冷,牠們彷彿替香港人上了一節軍備孖屐亭,當然牠們還有音波炮、水炮、橡膠子彈,甚至左輪真槍尚未示範,不過這種恃武凌弱的技安式欺凌,居然出自港共走狗政府的走狗手上,真箇黑色幽默:市民跟公安對立,公安不反省自己何其倨傲驕矜,反而以為以力便可服人,結果牠們求仁不得仁,愈玩催淚煙火,愈是抱薪救火,香港公安每一發子彈,都是令村民淪陷十七年以來最團結抗警賊的催化劑。

撐唔撐罷課?

罷課不是目的,是手段,是非常手段,學生哥有課不上,頂多只是走堂,欲以戰迫和,學生們必須堅持達不到戰略目標不罷休,觀乎學聯星期一時的宣言:2017選舉公民提名、不承認831人大政退方案、主持政退方案失敗的行騙長官梁振英、林鄭三人組等必須辭職,以上叫價甚高但合情合理,「普選」必須是一個沒有造馬的選舉,是常識吧?

紈褲子弟

紈褲子弟如果不從政不問政也不干政,好好揮霍他們伯爺替他們攢下可花十世的財富,閒時登上八卦雜誌封面分享自己憑一副爛醜殘軀也食足一世後生靚女的所謂心得,畢竟也是民智弱能社會裡的茶餘飯後笑話,他們賣相固然當然嘔心,但不必為害人間,已是功德無量。一旦這些坐權貴順風車得以在上位,卻屢屢以蠢獻世,貽害蒼生,卻是罪無可恕。

一般日本勇者系列的故事,大都是老得掉牙的邪不能勝正模式,故事中主角們例必輕鬆應戰,必殺技亦例不虛發,惡黨循例倒地。可是「勇」卻一反傳統,主角雖然依然實力非凡,但基於現實環境所限(例如都市內正邪巨大機械人混戰,嚴重破壞城鎮),他每每投鼠忌器,甚至因而陷入苦戰,一反以往「破壞力太強的主角無視其他生命和物件,每集摧毀一個都市卻沒有後果」的不合理法則,創作人在超現實故事中加入合理的現實考慮,帶給觀眾反傳統的新鮮感。

宗教用途

看看明光社之流,現代道德塔利班,該社以為只有它允許的才是貞操神聖,同性戀?自瀆?都是要燒春袋的,這是不講道理不看邏輯的超現實時代,人有多大膽,話有多冚家鏟,公民社會人身自由,面對並接受自己的情慾性慾,都是陽光空氣,然而明光社之流如此盲黯,卻依然蒙著眼睛和耳朵,昧於真實世界並振振有詞。

仲唔謝主隆恩?

中共不買兇殺你飯民人士,原來只是非不能也實不為也,中共打擊異己時便鑽盡所有文字獄,還要大言炎炎自己依法施政,何其偉光正,然而牠們犯法濫權時便自行釋法,公就佢贏,字就你輸,一法兩制,自由民主人權信用全是用完即棄的避孕套,包膠裡面是共匪賊性未變的實用主義,為求目的不擇手段,這方面中共倒是多年來始終如一。

熱血風神西巴士達

西巴士達正是魔裝機跟精靈立約鍊成,只有精靈認可的強力機體,才得享「機神」之名。當年在下從《SRW EX》認識西巴士達(這也是我第一隻玩的SRW),主角威能當然寧舍不同,浮遊炮(後來補完故事才知道這是正樹的使魔,「使魔」是精靈跟主人達成契約以後幻化為動物隨身)長程遠擊,魔法火鳳凰Acacic Buster近身強攻,後來《魔裝機神1》裡這武器全改造以後進化為「真•魔法火鳳凰」,西巴士達出手時變成Cybird,直接衝進魔法陣煉火裡體當對手,那個表達手法堪稱超任時代SRW系列精彩攻勢三甲之一。

五個字的六合彩

假如馬會諸公今天突然更改投注方法:所有人每注只能買五個數字,但頭獎依然要六字全中,你班港燦買住先,袋住個二獎先啦,咱們遲尐才俾你買返第六隻數字,如果你而家不就範,馬會不會開彩,咁就令其他人冇得發呢個橫財夢,換句話說,你就是令六合彩被拉倒的千古罪人云云…… 原來這筆所謂世紀彩金根本只是觸不到的支票,在下相信各位隨時馬上帶刀去馬會總部出口等各達官貴人放工。

霸氣邪神古蘭索

白河愁其實並非熱血正派,而是被邪神附體的敵方角色,他在遊戲中登場時,通常是紅色敵軍,他本尊基本能力已經超群,撇除特殊能力加持,隨時高達新類型人阿寶 馬莎 加美尤 都不是他對手,而且他造型唯美,一頭紫髮刀削面高挺鼻樑,加上全程高傲冷酷的角色性格,根本比當今韓星韓仔俊俏有型標準先行了十幾年。

當學生哥負隅抵抗共匪打壓,籌備罷課,他們在七月二日時已經以卵擊石嘗試佔領中環(一條街),時至今日,呢班肉麻當有趣的律師牧師老師,卻在玩剃頭佔領道德光環,論無恥論厚顏,佔中三恥,其實不比白頭仆街遜色。

周融:侵犯即守護 :o)

最嘔心的是跟白頭仆街同流合污什麼「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會長黃均瑜,X你,此人好歹都掛著「教育工作者」招牌,居然能夠為白頭仆街站這個擺明侵犯學生人身安全的台,把文革洗腦紅衛兵批鬥那一套借屍還魂到今天莘莘學子身上,這種披著教育界羊皮的周融走狗,稱之為「政治性工作者」也太客氣。

遠離時事保平安

「漸漸」的威力,「漸漸」把任何人對是非廉恥的底線不斷侵蝕,民建聯程介南以權謀私,前財政司長梁錦松在自己加汽車稅前買車,這些曾經都是永不超生政治自殺誠信破產的醜事,現在在梁匪振英帶頭擺爛之下,張振遠陳謬波劉夢熊宋林陳鑑林高志森……甚至一個小小芝麻官地政總署林某小姐,上有好焉,下緊隨班子領導人無恥路線,選擇執法的結果,當然令人不再尊重法,亦不再信任官員。

你以為對方是吳彥祖,原來他只是戴了丹尼爾•吳面具的周永恆。中共是活用「愛我壯麗山河五千年輝煌文化」的姣婆,當年那批癡心於「大中華民族復興」,走去啟德機場向戴卓爾夫人舉橫額要求廢除不平等條約的熱血學生正是中共的脂粉客,少年熱情(固執?)三十年餘,今天中共終於撕破面具始亂終棄,白皮書假普選,全都在你們昔日枉情矯情的「香港民主回歸中國夢」上灑上無限的狗血,這班已經是中年甚至暮年的認中人士,你們誤了自己餘生也罷了,現在所有舊香港人以後代福祉為你們埋單,如果這都不算是歷史罪人,難道要給你們繫上英勇勳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