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健
爽健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老愛國

他看的是文匯大公報,那疊紙寫乜佢就信乜,看到李卓人民主黨這些字眼時,未看內容已經破口大罵,罵得專業有論據也罷了,罵了幾十年,他用來用去只有垃圾人渣漢奸幾隻字,見他大罵政治人物,你以為他真的很懂政治?非也,給他罵的名字早已是共產黨在香港維穩的好幫手了,他都依然故我。

  《竊聽風雲3》題材寫實,財可通神,為金為銀,人人淪為六道鬼畜,率獸食人,為財食,為飼亡。 本故事 […]

「係咁㗎啦」

金句一出,其實並非世事都給智者看透了,而是金句當中彌漫著凡事皆放棄,既犬儒又怯懦,一味以為存在即合理的失敗主義,「係咁㗎啦」中的「係咁」到底是指幾時開始的係咁?香港皇家警察幾時變了對

民主黨的民主

民主黨以為自己說的就是民主,它以為自己是武林盟主,是張無忌,不合它意就是韃子外族,它就是朱元璋,如果這就是「民主」,我為何不要共產黨?它們號稱的集體民主、黨內民主、特權民主,還不是同一貨色?

離地

自己的奶粉和益力多都被某國陰私紙買光,離地者不是批判扭曲的市場、荒謬的入境漏洞、犯法的走私犯,而是替他們狡辯,什麼走私也是勞動者、大家都是中國人所以要包容、錯的是共產黨劣政而不是可憐平民…… 眼前擺明就是如蝗潮般的逃稅走私,是公然違法,是中港兩府有法不執,是投機者乘機發殖民財,離地者偏偏視而不見,聽而不聞,觸而不感,把數以萬計的共國走犯化妝為可憐難民,亂解包容,思歪大愛。

滄海

其實離婚最傷心的不是關係終結,而是自信崩潰。我們都自命不凡,自以為眼光獨到,千揀萬揀,揀著爛燈盞,那是一桿清袋,一次過把若干日子以來自以為是的自豪和理智輸光,誰都嗜賭,愛情賭徒尤甚,常言道什麼投資要止蝕,對愛情無用,下注者眼見愛情和幻想不相符,反而會變本加厲,以為更多的心機能夠換來逆轉,其實如此自欺,實屬唔抵可憐的不幸。

賊船

支援愛國民主運動?這班海盜支援個鳥?鄰國邊關他們都過不了,當地民情他們更加不甚了了,拜託海盜同人登入微博天涯論壇看看,該國人根本自己都早已馴服於中共洗腦式「死幾個學生換來三十年發財」論,他們本身早已毫無反抗意志,而且以舐舔共產黨專政均沾利益為尚,當事人都不想要,也不配要民主這種壞東西,海賊們何苦一片所謂丹心照溝渠?

何謂愛

心上人拍拖了,但身邊人不是他,友儕相傳,終於到你耳根,他一絲黯然,但依然感安慰。她跟伴侶偶爾吵嘴,心情欠佳,給他一則短訊微呻,他放下手上瑣事,跟她文字了十五分鐘,直至她最後傳來微笑公仔。她不單拍拖了,梢來一則短訊,他求婚,她答允,她待嫁有期,他手機中送出自己臉上那笑臉。

童不真

當他們發現原來一哭二鬧可治只懂生不曉教的爸媽,三詐死能令爺爺公公俯首稱臣,至於嫲嫲婆婆就要耍嗲功,叔叔嬸嬸則扮乖巧,家中那個深膚色姐姐嘛?視之為下人就得啦,明明原本天真無邪的小孩子,領悟父母以身作則待人接物的家教以後,他們還未幼稚園畢業,已經深黯世界仔之道。

「非法佔中」

一場根本未發生的所謂佔領中環行動,一年半以來各擅於抱住中共褲管的生物不停口誅筆伐,究竟佔中最後會佔出什麼,根本主事者都不知道,那班傀儡的概念根本就是只要是戴耀廷等人做的事,無論吃飯還是飲水都是犯法。

扁嘴

男人不怕開戰,只怕煩,怕煩尤甚怕死,因為死只要夠乾淨俐落,引刀一快還是被引刀半快都是一剎那的事,但被女人煩,就似群蠅亂舞,牠們趕不走又擊不倒,百忍無法成金,只會成恨。

反對派

凡事以常理領悟和批判,有則改之,無則加冕,崇優恥劣,只是尋常人之常情,被讚的好好享受幾秒光環,被噓的想想為何自己淪為膠,知恥近乎勇,批評批評,就是以手比劃,直言持平,人一世物一世,聽幾句逆耳說話,就似苦口藥,唔死得人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