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健
爽健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2018最佳金曲:《百年樹木》

一如男孩所料,「這是我無知青春的結欠」「滄桑彌漫似妳唇上香煙」,青春容許任何人犯錯,錯愛或錯分開,只要閣下豪得起,人人都能浪擲青春,唯若干年後你終於懂得懷緬和慚愧時,那個結果叫遺憾。

喜茶這種邪教

排四個鐘買杯飲完會性無能和血糖超標嘅「奶茶」,某人企餐柒懞懞之後比他社交網絡另外1128位朋友先飲為敬,然後呃到37讚24哇哇3個心心,犧牲四個鐘生命去排一杯有害無益嘅「奶茶」,成件事只係為了打卡不惜一切嘅範本。

文明地信任

信任無法量化,閣下不能以為做一百件好事能兌換一次信任,信任沒有匯率可言,無論你自命心地有幾好,你一次失信,別人就會把你曾貢獻好人好事一筆勾銷,或許你會痛罵那太不公平,對,有曰「施恩莫望報」,這句蠢話就是為閣下度身訂造。

民主黨有寧舍不同嘅縱火藝術

兩年前年初二清晨旺角騷動,有肇事者於事件中放火,民主黨膠層年初二早上連拜年也取消,馬上出新聞稿割蓆:「民主黨不容忍和譴責任何暴力和縱火行為」,丫,民主黨真係冇撚用㗎,今次係該黨跑腿 aka 盟友去日本蓄意縱火,影響社會安寧,民主黨嘅說法卻是「港共回應太慢,中共國外交部反應太軟弱,促請政務司盡快跟中共國外交部聯絡,並向『示威人士』提供強而有力協助」云云⋯⋯

泛民主派乃賣港之賊

泛民一直飾演「中華民族苦口婆心愛國大忠臣」,他們的六四行為藝術就是康有為式公車上書,乞求皇帝皇恩大赦取錄忠臣,他們開口埋口「平反六四」「一國兩制運作良好」「一國兩制殘而未廢」,還有「爭取單程證新香港利益」「(中共新殖民)家庭團聚是基本人權」,我都未談及泛民一大票社福界、政界、法律界因姑息中共新殖民而來順瓜牽藤一串利益和就業機會,念茲在茲最擔心中共安危嘅人就是泛民,這批在司徒華陰霾下滋生的趙紫陽式孤臣孽子,幾十年來扮反共真護共,吃盡港美中三家茶禮,卻顢頇無能,一直敗壞港人

正正常常一世人一張香港身份證,最多只能伸請一本香特護照,我相信99.9999999%正正常常嘅香港人都絕對不可能一身份證四用(或以上),閣下試試明天去入境伸請「個人第二本香特護照」,看看入境署公務員屌唔屌鳩你是咪來攪事?

今朝君體已相同

在下已經唔想再討論「預約拘捕」呢件事究竟有幾荒謬,我完全唔明白為何民主黨 & Friends會為喪鐘終於敲到貴黨總部而驚訝,那段「德國納粹黨殺人時我唔出聲,最後到一直食花生嘅我被捉時已經冇人會援助」,近年已經被玩爛變潮文,民主黨之流看來這幾年來都去了蟲拍洞星際啟示錄,現在才發現港共政府原來會無理檢控任何政敵,罪名是莫需有。

廢老lization 反面教材

有些人三四十歲就死了,卻八十歲才下葬,這就是廢老 lization 的精髓——為什麼 Tom Hanks 演什麼我都會購票入場支持,為何張衛健在免費電視台獻技我都不想浪費電力收看,前者榮譽盡擢依然精益求精,後者炒冷飯炒到2046,張氏行年53歲,演員生涯來說還有許多年,可笑復可惜的是他已經淪為靠食老本磨蹭歲月的老海鮮,這種表現正是廢老lization。

中國式馬拉松

既然跑步係挑戰自己極限嘅事,咁純粹嘅事都要作弊嘅仆街,遑論跑者,簡直枉為人,但中國人就是有這種能耐,只係向自己交代嘅事都要呃鳩自己。

泛民就係冇牛肉嘅牛丸

假如閣下喜歡吃牛丸,吃了大半生,然後今日才發現原來你一直津津有味讚口不絕嘅「牛丸」原來係膺品,我相信你一定會屌哂老母,隨時成為臭口親朋戚友嘅笑柄,你會三緘其口,或者對提起呢件事嘅人例牌否認,畢竟任何人的口味和價值觀都是非常主觀 Legacy,我姑且稱之為「人格核心價值」,任何人被現實狠狠否定自己一直深信的價值,都是傷及自尊的慘西事。

李卓人求仁得仁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李卓人輸到仆街,看他的所謂團隊和盟友已經一葉知秋,李氏拉票團最擅長屌票,屌票應該是全世界選舉文化裏唯香港泛民主派獨尊的非凡武功,你想要陌生人支持你,來來去去只有三招——動之以情,說之以理,誘之以利,李卓人一伙人卻是屌之以謬,他的伙伴大街大巷跟不支持李氏的人對罵,既罵人更年期,又鬧人不撐李就係正仆街,如此「民主牌」鬥士,得罪人多稱呼人少,無法教人不側目,李氏四面楚歌,由他的荒謬盟友開始。

誠哥示範何謂蜘蛛俠精神

蜘蛛俠那句「能力愈大,責任愈大」,在富可敵國的李氏身上體現,香港早已是非顛倒,鼠輩契弟賣港賊橫行,北國無恥之徒叢生,是日難得有位香港人做件好事,罕見值得廣傳新聞,可謂文明荒漠甘泉矣。

  所謂美中貿易戰,不必看報紙那些濕鳩專家吹到天花龍鳳,那些大地主和地產經紀阿頭煞有介事講到好似樓價 […]

二次元的武林

不同手遊的愛好者通常都會借社交網絡尋找同路人,世界各地的同好很容易就能尋找到知音人,這是玩單機遊戲時代難以建立的樂趣,以前就當你成班兄弟都係屠龍者,晚晚老麥狩獵,最多也只是幾個人的圈子,但現在只要你按圖索驥到同好谷中討論研究,隨便一個發現都有成千上萬的人討論和交流,二次元世界的武林亦作如是觀。

做香港人,慘撚過做日治皇民

而家係香港人每年「招待」5,900萬終囯人,每日最少162,000人——成個灣仔嘅人口在只有幾條大街的濕鳩城市到處流竄,就算牠們真係有辦法被分流到屯門甚至全港十八區,這堆盲流咪又係要搵條路返巢穴,把整個香港早已爆煲的公共交通網絡反轉再反轉,只為了賺那些花幾百蚊就能蔑視香港的陰騭錢?只想正常活下去的人一定覺得不正常,對不對?

本作大量隱藏關,差不多每關都有隱藏水管和出口,當你千辛萬苦打爆機後,你才發現遊戲原來還未完結,那堆飛上外太空的星星關不論難度和遊戲度都破表,Mario 4 那個一環扣一環引人入勝的關卡邏輯,對當年的小孩子來說簡直顛覆了「動作遊戲」這界別的常識。正所謂珠玉在前,任天堂能夠在完成度接近完美的 Mario 3 後青出於藍,絕對是一代遊戲宗師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