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健
爽健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這種視「港女」為讎的言論,早就超越以偏概全,簡直是單靠蘋果動新聞了解女人的水平,躲在網絡世界去了解人性的人,長篇大論,原來自己從未碰過女人,自卑復自大,才會如此大言不慚。

桃花不一定是運

陌生人三九唔識七,認識美人一星期後便在 Whatsapp 示愛,難道真的是為閣下的內在美而傾心麼(對不起我並非說閣下沒有內在美)?人類當然膚淺,五官六感,眼睛首先旅行,意中人不一定國色天香,但最少視網膜不過濾吧?所謂愛情,九成幾由外而內,無可厚非。

逆風中的盛玫瑰 Derrick Rose

催人老的除了歲月,還有各種痛楚和苦難,Rose 職業生涯自從獲得最有價值球員殊榮後彷彿受到咀咒,命途從此多舛,左右膝韌帶及半月板都曾受重創,連綿多年的各種傷患把飛將軍變成廢人,恐怕他都曾經以為自己從此不能打籃球了。他由每個教練夢寐以求的皇牌,變成球隊避之則吉的不祥人,儘管鎂光燈逐漸離他而去,99.9%球迷眼中 Rose 已經是歷史,大部份人只是吃着花生等待這朵凋零玫瑰幾時宣佈提早退休,但他從未放棄自己。他就似英雄本色裏的 Mark哥,一直在等吐氣揚眉的機會。

金庸 aka 查良鏞

陳家洛、袁崇志、胡斐、郭靖、楊過、張無忌、令狐沖、段譽、喬峰、韋小寶⋯⋯其實每一位主角都是查氏,他是飽讀詩書的文人,卻沒有一套足夠成熟的世界觀去演繹文人區泥的憂國憂民和忠君愛國,他不斷的變,為自己的天馬行空創作力而寫,為他身處港英庇蔭的安全地帶去投人民所好,為英國出賣香港給中共後似是無可避免的犬儒世界而變,2018年回顧查氏生平,「變色龍」三字差不多已掛在口邊——誰能一時之間了解寫看似以解甲歸田令狐沖為目標的人,最後卻是替小玄子草聖旨的小桂子?

正常人邏輯是「冇期望就唔會失望」,咱們親愛的港鐵邏輯卻是「令你冇期望都能失望」。

看看這貨車宣傳中央那句「請支持李卓人」,他媽的攪笑小字,比被剝奪政治權利終生的「小麗老師」四字細得多,傻人也能想像到劉小麗下令廣告公司印上中間那六粒小字時,她的心情有幾不情不願。

在下相信成年男女或多或少總有睇過AV,手淫當然是一個正常人的正常生活一部份,一邊看A片一路打手槍根本是不用老母教都懂的基本動物發情行為,然而閣下可能從東瀛小電影中閱女無數,但你絕不會因此而自稱千人斬萬人斬的大情聖吧?

明明反島,泛民偏偏講環保

工黨李卓人呢塊舊電池成功成為被泛民幫派欽點的宇宙唯一民主派,當日扑咪打卡好不威風,他轉個頭卻被心水清朋友翻舊帳:2011年阿人哥有份投票支持港豬噢大橋撥款,填海造陸他也從不反對,加上他是三十年來始終唔得終極愛(中)國主義者,泛民強推此人給九龍西選民,格外顯得荒謬——要信奉泛民式「抗爭」,竟然要票投根本是建制一部份的戲子。

智商再低的人看到水杯已滿,都不會再灌水入內,因為水杯滿水繼續灌水然後會瀉,似乎係太陽東方昇之類的常識,但林鄭之流對740萬人口已經瀕臨令所有公共資源超荷的香港劣況一直視若無睹,一兆港紙預算是牠給董賊建華「完結香港基金」的 Others People Money 期票,這筆足以興建250間最先進醫院的資金,林鄭卻為了庸酬董姓賣港賊之流,牠真真正正實踐高登仔口中「射落海都唔益香港人」奧義,由方向報梁粉報到生果日報,還有新界土豪勢力,左中右人士紛紛怒插林鄭妹仔扮哂主人婆抄香港庫房家同時敗家,林門鄭氏依然故我扮撚哂現代武則天玩一意孤行獨佢老裁。

守護平凡幸福,建設民主中國

阿老師唔係預咗㗎喇咩?呢次「補選」係嚟自佢首次被莫需有褫奪立法會議席,一年半載前港共才夾硬來屈了佢一次機,點解阿老師會判斷幾個月後已經擅長做核突政治批鬥嘅港共政權會突然良心發現呢?一次污兩次穢,港共用選舉主任爛頭卒玩鳩梁天琦、陳國強、陳浩天等人時,你班新泛民 aka 自決派袖手旁觀,共匪開了先例自然會照辦煮碗逐隻新舊泛民擊破,留返幾個已經自閹得乾乾淨淨嘅閹人泛民做「議會民主花瓶」去呃下英美先進國家「一國兩制運作良好」就算㗎啦。

一萬億一個估你唔撚島

花一萬億(或以上)起一個海中孤島,香港庫房盈餘徹底耗盡,邊個最開心?當然係中共——老子早就睇你呢班港英餘孽唔順眼,只要香港一窮二白,到時共匪用人民幣接濟港共破產政府,一眾港奴港喱還要跪拜叩頭謝主隆恩,什麼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現在已經是)算個屁唄?被人揸住春袋嘅香港到時就名正言順淪為寶安縣深圳南市就算了。

還錢格格

在終囯逃稅瞞稅根本不是新聞,是常識,是慣例,不過在終囯式法律面前,有些人當然會較平等,中共最高層人士連家帶夜族億億聲挾帶移民歐美澳加先進國家,那就是合情合理合法,當他媽的國需要人格謀殺政敵或者殺雞儆猴時,知名如該國女明星首席范冰冰都能被消失被認罪。

如果借董建華把口sell劉德華等於倒撚米,但借劉德華把口硬銷董建華則是攪撚笑,更可笑嘅係那些曾經令佢心跳和呼叫「華仔係民間特首」嘅十九善信們,為何你們會嗌得出那麼嘔心兼令人毛管戙的稱號?

他們一直逃避現實,在港共瘋狂剝奪所謂本土派和獨派參選人政治權利終身時,他們袖手旁觀,這個明眼人當然懂——借港共之手掃除爭飯吃的潛在對手,泛民又能保持盲撐他們的擁躉眼中形象,何樂而不吃花生?這班只為選舉名利而活的政治寄生蟲是可恥的,當他們為了所謂自保參選權和議席利益而出賣其他人的人權時,這種連基本「民主」原則都能棄的政工作者個來道德可言?遑論日後再拿「政治道德/倫理/原則」aka 鏟除異己手段去作威作福。

男人的寂寞

男人在三十歲前的日子,一切都是快鏡進行,緣份來得快去得更快,愛情來的太快就像龍捲風,那時候的男人面對惡劣天氣當然不會離開暴風圈更不會逃,你話佢為啖氣定係為面子也好,愛得義無反顧始終如一兼動地驚天愛撚過都是家常便飯,無論那是人妻、寡婦、未離婚的女人、別人的女友、兄弟的女人,有異性冇人性乃許多年輕人的常情。

「因為政府冇機制,所以乜乜乜就冇辦法做決定」,這是典型滑不溜手官僚主義者的基本功,官僚的無能非因牠智力有差,而係糧就出足,判斷和責任就外判的仆街心魔作祟:因為我冇說明書,所以我唔識控制政府呢台機器,所以我不知者不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