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健
爽健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我相信觀乎全球文明國家(蠻荒那些就別談了,人類沒理由拿禽獸水平來比較然後暗爽,Right?),沒有一個負責任的政府會在一場災難級天災後扮作若無其事,照舊要大半個國家的人「如常」上班,就當天災的確 none of 林鄭月娥 business,她任由人民必須在滿的城市中外出工作,這個冷血決定根本就是人禍了。

人渣

有些是情感的人渣,寡情薄倖,見異思遷,對他來說都是家常便飯,雖說愛情不一定講究純潔忠貞,但這種無情無義也實在教人感冒,他不一定是到處留情或者各旅收兵,有種人渣自辯理性愛情,什麼看到大家沒將來所以必須分手云云,其實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兩個人有努力才有將來,還是今天棄權所以不必談將來,英文有句諺語曰 The tail wags the dog,真攪不懂那是狗頭還是狗尾的問題。

文匯之友

香港人精神乃阻人搵食猶如殺人父母,上述呢班偽人無論真心還是假膠,他們都係為了搵食而不擇食,香港人已經不求有一位半位藝人會替港事講句人話,但當下呢一批亦未免太過出類拔萃,偽人們為了親共舔共搵食可以去得幾盡?他們親身示範人無恥則無敵,雖然容曾梁等人的恥力早已屢創新低。

認賊作母的戀母狂梁紀昌

香港地就是膠人如此多,所謂大半輩子教書佬,連中共借「中華民族」這個四不像爛橋高壓殖民非佢族類的陽謀也是畢生照單全收,如此納粹級別邪惡政權竟然是教小朋友仁義禮智的夫子「祖國」「母親」,中共一招「黃皮膚黑眼睛=中國人」,幾十年來在愚弄兼荼毒這種盲目崇拜民族主義的盲毛書生都非常成功。

妳把聲好好聽

「我係XX銀行嘅 Yvonne,職員編號 xxxxxx,如果你日後有其他查詢可致電 xxxx-xxxx,我哋而家有個免息貸款計劃⋯⋯」

Long D

愛得遙距,當然不是原罪,情之所至,奈何奈何,相隔異地的愛情有個好處——所謂愛情,不妨矇一點,日見夜見的愛情其實頗累人,當浪漫變成柴米油鹽,就似棱角被洗刷磨平,觸不到的戀人就似留白,每個文字信息都是三思而後sent,箇中浪漫猶如細水長流,一句話三個字,有心人拿着手機樂不可支甜足半天,懂得慢活的人就能慢慢享受了吧。

男人對女人傾心,理由要幾膚淺有幾膚淺,君不見多少女人肥腫難分也是不乏男伴,男人擇偶的龍門其實比女人想像中的標準闊更多,佢喜歡妳時,妳二百磅也只是圓碌碌,佢對妳不感興趣時,妳一百磅也是死肥婆,男人說詞別太認真,反正都是逢場作興,男男女女男女男,普遍都是先射箭再畫靶而已。

原來陳君才是愛國愛港更愛黨的好男兒,他遊走國際外交原來是忍辱負重堅持中共习帝日復日聲稱「香港是中國一部分」「一國就是兩制」這些黨中央鐵杆大原則,香港假如真的是如假包換的中國不可分割一部分,那現在美中貿易戰嘛,做契弟嘅香港當然要堅定不移死跟殖民主大阿哥嘅旗幟吧。哪枝政棍能督促美帝取消香港關係法乃成功爭取香港盡快淪為大灣區南寶安帝嘅里程碑呢,凡是聲稱愛國愛黨的奴才契弟哪有拒絕之理?各位舐共精英直情要餓狗搶屎𠼱飯應馬上撲出來邀功啦。

男人一生要闖幾關

在下好歹做了三十餘年男人,綜合上半生,展望下半場,看來一人之中應該有四關。

跳老舞也算Busking?!

老實說一眾左膠跟謝霆鋒大廚都幾似:別人用手做嘅事,Chef Lemon 就用腳做;正常人反對的,他們就支持;別人用腦諗吧嘢,佢哋就用屁股分析,左膠們居然講得出大媽妖孽們的所謂街頭賣藝就是Busking,所以非議牠們的人就是排外法西斯就是不對,如此「Busking」,當真耳膜正常運作的人都難以苟同,偏偏左膠們卻膠得出口。

換屎片之樂

家有嬰兒,換片跟交稅一樣乃人生無可避免,小子排洩物有大有小便自有伏,當你滿手中伏時,便領悟人生三昧。

真相

網絡時代前的人是 imperfect information,資訊散播相對今日的確不夠迅速,今時今日科技夠哂昌明了,人心不古,資訊流通卻是 too perfect,真的假得了,假的更假了,大家都討厭辨證真偽,一味快快快快標題黨呃Like當飯食最高,「真相」的確已經不再重要,誰能當上帶動網絡世界輿論的 KOL 才是正經事,鳩吹無論對錯都不是新聞,你吹唔吹得起才是重中之重。

跳老舞之亂

其實殺菜街根本不是如何替老舞之亂平亂嘅重點,稍為有常識嘅人都明白對付呢班街頭妖孽就好似商場捉老鼠嘅道理:如果殺鼠者只係針對邊處有鼠患局部驅逐,鼠輩會跑的對不對?結果一間鋪有鼠變成層樓都係鼠——呢個就係刻意放軟手腳嘅港共政府打鼠手段。

誰也在暢讀死亡的筆記

站雄高樓之顛的感覺跟行山登頂當然不一樣,大自然之峰巍峨山脈千里,阿強當時是一片感恩,感激藍天黃土一番鬼斧神工,今日他懸站玻璃幕牆之最,他卻是戰戰兢兢惴惴慄慄不安,儘管登山或登頂樓都是他自願,唯心情意境實在落差太遠。

去超市打地鋪的民族

終囯人的字典裏根本沒有私德可言,古語有云「人無恥則無敵」,為了嘆冷氣,終囯人可以去得幾盡?就是執好細軟去有冷氣的鋪頭瞓覺,閣下認為終囯人家中會冇冷氣嗎?厲害了佢的囯怎會缺冷氣機?他們就是要慳自己電費,無恥地佔別人便宜,還要赤裸裸地振振有詞 —- 沒有我來你間鋪打地鋪瞓覺,你都係拍烏蠅㗎啦?老子就是熱就是不爽,你夠膽唔俾他嘆他的免費冷氣,他就砸搶燒打發茅,理曲氣壯,終囯人字典裏沒有私德二字,反正拳頭就是硬道理。

警察是執法者,都是受過專業訓練如何利用法律條文去執行職務,當然深黯應用條文的人一旦走火入魔,一體兩面,他們也是把法律灰色地帶當作滿足私慾技倆的高手,就當知法犯法的確會罪加一等,但市民大眾對執法者的操守不可能接受這種犯法密過月經的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