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健
爽健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請別把梁天琦君用作造神

坐監當然不是好事,坐政治冤獄更是等而慘之,中共港共對消滅香港人保障自身尊嚴和權益的打擊不遺餘力,匪類思維當然還停留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射人先射馬,牠們以為把一堆意識形態上的「港獨領袖」送進監倉,香港獨立這理想便能被掐死,哀我香港國,一代人才梁天琦君及一眾被港共刻意治重典的旺角騷亂人民皆被送進政治獄。

把「愛國」「民主」這些本質排斥的材料混成一窩翻煲翻煲再翻煲廿九年,猶如一邊服毒一路吃維他命C,這煲政治豬腳薑早已煲乾水了吧?中共用了六十八年去告訴世人:敝黨即「中國」,國就是黨,管你親黨寄生了國還是相反,中國共產黨就是沒有年號的一堆朕,中國即中共,什麼民主就是跟朕分權,這就是不愛國,愛國不需民主,民主了就亡黨,亡黨就是亡「國」,你英美洋奴化外之民不歸順共朝,沒資格說三道四云云。

物先朽然後腐,公民黨這幫尸位素餐的尊貴藍血人就是這種貨色——永續不沾鍋,藍血人永遠參加安全社運,他們參政,只求自我感覺良好,單憑他們的專業資格,早就中產以上生活無憂,參加社運只是為他們的人生履歷表錦上添花,他們消費別人的歷史、尊嚴、人權,靠輿論把持五嶽劍派道德大旗,一把二把三把君子劍無限繁殖

大家開始掛住吳克儉未?

賣港賊林鄭傀儡政府的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每次登場,都會令香港人愈來愈想念吳克儉。

毀掉粵語的幫凶

他特意聘用了一位英語口音不菲律賓的菲傭,充當三兒子的保姆和「英文教師」,小孩是一張白紙,你蘸什麼顏料,他就染上什麼顏色,明明這小子的父母兄長都是發開口夢都講緊廣東話嘅人,偏偏某君為了「栽培」孩子,小孩腦囟未生埋已經被洗腦

令狐沖的劍

如果要用四字概括令狐少俠生平,想必是「不拘一格」,此四字跟「隨心所欲」不同,前者海納百川,後者一旦心術不正,則是隨心所災,害人害物,令狐氏看事情很簡單:真心對他好的就是朋友,就算那人是別人口中的不良份子,他都無所顧忌

民主黨這班扮工政棍現在才消費梁匪,說穿了就是刷存在感——我做緊嘢㗎,天下為公呀,你唔撐我就係鬼係民主罪人,各位別忘記沒完沒了的僭建基本法而來的立法會補選還未完的,民主黨這台窮得只剩下選舉機器的政黨日暮途窮,不攪些佯攻而不得罪現任權貴的花招,又怎能一邊扮為民請命羽擢取選票,一路給現政權鬆章留一手,好讓黨派中的政治老海鮮們搲撈一官半職補補身呢?

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恨,是日新聞報導在海濱花園一帶訪問當地居民,原本只是例行公事,偏偏有位女人的被訪內容卻令人髮指——她歡天喜地在鏡頭前說「當日我先生和肇事夫婦同一電梯,他沒事,感謝主」,言談間她一直笑口噬噬,四萬咁嘅口,我明白她是慶幸自己家人平安,但她的宗教不是指導她要信望愛,凡事慈悲惻隱嗎?她還清楚知道有一對夫婦現在仍醫院留醫,感恩還感恩,這信徒能否尊重一下她唸的經?

他朝君體終相同

當戴耀廷也是港獨,而幼稚園管理人竟然以鼓吹小孩「告發同學講廣東話」是正確,天真幼稚兼政治白癡的大部分香港人仍然如在夢中矣。

佛系做人

有些人辛辛苦苦三十年,一朝回到改革前,佛系教徒卻是緣份天註定,你必須花盡心力才令自己看來不費氣力,那些人卻是瞌埋眼戙起對腳,他們卻是真正不費吹灰之力一蹴而就。

《龍珠超》:信賴的宇宙

《龍珠超》終於煞科,本季總共131集,歷時接近三年,這套毀譽參半的舊瓶新酒作品的最後一集的確精彩,我欲罷不能地前後看了四次,本集能夠升上神檯的原因在於兩個字:信賴。

賴民主派

昨天選舉,今日凌晨才點好票,泛民姚君都印報紙時都未敗,是日報紙就有含沙射影「民協累死姚選戰」嘅報導,壹傳媒黎胖子果然有未卜先知之才,預先織定替泛民遮醜的布,人老珠黃瀕臨沒黨嘅泛民棄卒民協就要出來揹黑鑊。每個老闆總是(自以為)英明神武永不會錯,有錯當然也是契弟嘅錯,這種用未落敗已經搜羅黑材料把盟友用來擋子彈的功夫,泛民主派真是香港最強,各位打工仔當真要學返幾招旁身。

九巴照妖鏡

九巴昨日高調招呼日前發起工潮兩位員工,門高狗大的厚顏巨店當然是以生計滅之解雇之,所謂殺雞其實儆不了猴,資方馬上解雇勞方代表,如此赤裸裸的癡撚線行徑,也算是第一世界文明社會奇葩。

古語有云: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世上每一種技藝都沒有捷徑,說有捷徑的人九成幾是搵你老襯,有曰「一萬小時法則」——只要你能鍛鍊任何技藝達一萬小時,你就能變成該項目的專業,這種量化也不打誑。

犯法乃香港公安之日常

呃病假呢,有哪個打工仔未試過呢,其實香港人真的很容易欺騙的,呃人也要專業一點嘛,隨便一位公安三兩萬人工唔少得,去政府診所睇醫生還有優惠,丫這位賊兵哥竟然懶過賊,人家揸支假槍去尖沙咀「行劫」,好歹也有課金買道具和搭車出市區行事,賊兵哥懶到足不出戶用 Windows 小畫家自家製假病假紙欺騙貴公司,還要騙了15個月才有人不慎發現有公安行騙,北區公安局真是天才集中營。

中共國回復帝制,可喜可賀

沒有帝號歷,皇宮沒有皇帝了,太監也失業了,但中國人對「皇帝」依依不捨之情,一直是呢班人的心靈陰霾,當世人在研究飯還是麵比較好吃,中國人仍然一邊吃屎一路罵吃飯的人才是怪胎,他們卻前仆後繼地申請去當吃飯的人,然後滿口飯菜地讚美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