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輔仁媒體》編輯組
《輔仁媒體》編輯組
《輔仁媒體》編輯組
《輔仁媒體》編輯組由一班熱愛香港的人組成。我們堅信,每個人都是平等的,天賦和際遇不同,在特定的時空地域,才出現優劣和成敗。我們批判叢林資本主義和官僚資本家專政,提倡公民平權、民主憲政、均富共榮。

今日筆者測試的就是美國FirstAlert飲用水水質測試套件,針對一般家庭自行對食水檢測之用,可以檢測水中的鉛、細菌、農藥、酸鹼度、硝酸鹽/亞硝酸鹽、氯、硬度等9項食水中常見問題,以美國環保署(EPA)為標準,自己都可以測試到有沒有問題。

政治哲學家羅爾斯(John Rawls)謂:「公民抗命有助於維護和加附正義體制,在法律允許的有限範圍內抵抗不正義,公民抗命不以禁止對正義的背離,當他們出現時,可以糾正之,使得良序社會,或者近乎正義的社會」。抗命者不惜冒入獄之風險,就是要感召其他香港人共同參與,形成強大政治力量,對抗不公制度。生於斯,長於斯,香港就是我們的家園。正是對家園之熱愛,驅使我們身體力行,為民主進程付出。

【輔仁特約報道】正式罷課進入第二日,昨學聯宣佈於中大百萬大道的參與人數達一萬三千人;今天移師添馬公園進行,學聯估計直至下午約四千人參與。

11月的最後一天,一群關注港人精神壓力的港大醫科三年級學生在銅鑼灣白沙道拉起一個易拉架,再掛上兩塊白布,便成了途人自由繪出心中壓力的畫布了。這項名為「揮出精彩 壓力走開」的健康推廣活動,目的是向市民推廣關注壓力問題的訊息,鼓勵市民在白布上揮筆水彩,抒發心中情緒,從而減壓。

警方呼籲任何人士如目睹案件發生或有資料提供,請即致電999 / 6148 0919 / 6148 0920或到就近警署提供資料。

自從陳子君小姐於2012年被當時的港大學生會會長陳冠康、評議會主席譚振聲等人,以極橫蠻無理方式指控盗竊並解僱後,我們一眾學生會前幹事便一直跟進事件,包括代陳子君小姐追討欠薪,開設Facebook專頁報導事件,並於學生會百週年晚宴上到場向眾多學生會歷屆幹事揭穿其惡行。經過長時間努力,我們很高興香港大學學生會評議會終於在10月26日通過議案,承認當日學生會的解僱過程是不公平及不公義,還陳子君小姐一個清白。

說起故事,說起追夢,The Point Concert 2013 的其中一個表演單位Buskic 不停音樂或許會有很大感慨。他們就是那群逢星期五六晚在蘭桂坊附近,吸引了許多圍觀者的街頭音樂人。 大家可能對他們的聲音樣貌都很熟悉;但有多少人知道屬於他們的一個故事呢?Buskic 的成員原來來自各行各業,其中更有一般人視為賺大錢的金融及IT專業人士。你或許會不明白他們為何還要走到街上,拿著咪高峰拋頭露面,甚至會想街頭賣唱到底是不是他們的秘撈-但這些通通都不是Buskic玩街頭音樂的原因。Buskic 其中一位成員SL說,唯獨在這裡他們才可以不理對方的背景,一直為自己的興趣和別人的歡樂唱歌。「我們當然不是為了錢;Have fun together 才是我們的目的。」

中共極權操控香港政局,在野黨派倡議民主憲政,本應眾志成城,但是張超雄議員選擇了犧牲其他同志的聲譽,就算據今日范國威譚凱邦的聲明,張議員的指控不涉最初主場報道的「歧視」字眼,然而其指斥范國威等人「把本港的房屋、生活空間等問題,純粹歸究新移民」卻是彰彰明甚。草率聯署,高調撤回,然後諉過於人,張超雄的確可向左翼國際主義的同志交代,卻陷了范國威毛孟靜於不義。

歸去熊兮!後庭將無胡安歸?既以野心而營役,奚惆悵而獨悲?悟已往之不智,知來者之噬臍!柒頭皮行路遠,覺今是而昨非。州搖搖以輕颺,風飄飄吹白衣 。問廠衞以前路,恨東珠之收皮。

「為了夢想,你可以去到幾盡?」每個年代都有為了夢想奮鬥到底的戰士,40年前的韓國青年工人全泰壹也不例外。一輩子都在貧困與剝削中掙扎求存,經過幾番彷彿徒勞的行動後,他實踐了自己去盡的方式 - 在一場靜坐示威中,引火自焚,警惕世人不能忘記勞工階級的慘況,不要停止改善勞動條件的努力。

電影節由只成立了一年多的本地義工組織「脫北者關注組」及來自南韓的「北韓戰略中心」合辦,一連兩日播放五套有關脫北者的電影,包括獲提名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的《Crossing》。脫北者關注組創辦人Owen形容自己是一個「行動派」,和另外三名香港人遊覽南北韓,在北韓看到火車站的乞丐(Owen稱他們「派了些糖」才看得到),在南韓看到針對中國遊客的關注脫北者活動,四人忽發奇想,認為可嘗試運用香港特殊的角色,對中國和北韓施加壓力。他們成立脫北者關注組,開設街站、參與遊行反對中國遣返脫北者,關注組現有約十名義工,這次他們希望透過電影節這種比較軟性的活動吸引人們關心北韓人權。

「撐梁」陣營的,幾乎全都有蛛絲馬跡可尋,背後是一個龐大的網絡,配合警察和廉政公署,令公權向當權者私欲靠攏,所以我們看到警察拘捕社民連和反梁者不遺餘力,卻對打人的青關愛不聞不問,看到廉政公署因為傳媒報道而查劉夢熊,同樣因為「只有」傳媒報道而不查林奮強。而傳媒把持在自以為是的上一代人手中,越來越偏頗越來越含混,像天水圍衝突的報道,爭相傳頌一個小孩的謊言,營造「示威反梁的人很暴力」的假象,偏偏他們才是被打的一群,還要被打後警察袖手。

八月,紅欲為亂,恐群燦不聽,乃先設驗,持馬獻於宗廟,曰:「鹿也。」群燦笑曰:「尚書誤邪?謂馬為鹿。」紅曰:「此鹿也,名為『愛大鹿』,祥符,上生一對『愛棗角』,鍾靈之獸也。宜祭天以酬,以感天恩。何以祭?當生祭塾師,方顯其誠。」遂指惡吏問左右,左右或默,或言鹿以阿順萎紅。或言馬者,紅因陰中諸言馬者以法,皆以匪灋集會罪誅之。後群臣皆畏高。

君不見東方之珠英殖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君不見佔中港人悲法治,朝告社連暮低調?
香港衰亡須悲迴,誰使維港空幻彩?
天生我材豈有用?共匪殺盡還復來。
烹宰遊行警為樂,胡椒一噴三百杯。
香港地,和理非,
將變狗,匪難停。
與君歌一曲,請君為我傾耳聽。
鐘鼓饌玉不足貴,但願自由不再死。
古來政改皆艱難,惟有公義留其名。
英王昔時大制誥,民主國度恣歡謔。
港人何為言少錢,義守其土對君酌。
去蝗蟲,召英傑,
呼兒將出同佔中,與爾同灼共狗頭!

每節完畢後,論壇主持都邀請與會的「教授」給予意見或總結。這些「教授」都沒有被介紹來自那一院校和學系。當然,顧問公司找來的,就當然是將方案和意見「各打五十大板」,然後一句原則上支持,就可以蒙混過關。學術迷信,不言而喻。更可笑的是,顧問公司ARUP及土木工程拓展署的代表,連公眾諮詢和公眾參與都當成為可替換的詞語。學術上,公眾參與的持份者互動是比公眾諮詢更強的。然而,整個公眾參與就只有一場工作坊及一場公眾論壇;論壇中所有人都將那兩組詞語自由調換,盡顯這些在雲端的SimCity Planner視民意如曾爵士一樣,就是如浮雲!

今日既心情被一個「月光族」既文破壞晒。後生仔係唔使人地點教佢地使錢,用一句粗俗既說話講,自己春袋自己揸,有幾用力自己知。每個人情況唔同,還學債,畀家用,住得遠,行頭淡,每個人都有自己困難,將自己果套套落去人哋到,叫武斷,同時係非常唔尊重別人既做法,更加係自高自大。

頁 1 / 9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