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教會
春天教會
春天教會
春天教會(Ekklesia)從大公傳統出發,組織泰澤崇拜、神學班、查經班、教牧輔導、關社服務、社會行動、教學課程、研究及出版等活動。直接面對當下香港人的主體問題、貧富懸殊及社會不公義,以行動實現天國降臨在香港。

春天‧家書之三

發問不是為了挑戰,這些問題如何真是重要的,首先我們就要以自己的生活活出這些答案。我尋找「新」不是為了潮流,春天教會每次改變,也是為了回應我們自己的問題。去年我們為了支持區議會選舉花了很大的氣力,現在仍然關注新任區議員在區內工作時,自己及團隊遇到的政治問題(例如如何堅持五大訴求)、社區問題(例如如何面對區內的外傭、性工作者)、團隊問題(例如如何建立自己社區自己救的新形態)、自身問題(例如如何保持自己的平台功能,即是五區公投時,議席不保留的虛己基督論)等等。這些問題背後,都指向春天教會近年在解放神學之後的新神學轉向-非暴力溝通。

春天.家書

我相信現時無論是先進國家如英美、受中國因素影響而錯信世衛因而疏於防疫的意、日、韓,人民現時都經歷我們在過去二月的死亡威嚇。搶口罩、消毒液、漂白水、廁紙,白米變成意大利粉!這些都只是死感的表徵,在死亡恐嚇之中,我們都會對無能的政權憤怒,對無力的生物學家沮喪,對無奈的醫護寄予同情,對無言的逝者家人哀傷……當我們的憤怒都用完了、沮喪恢復了,腦袋轉過來了,我們自己呢?我們又有甚麼感受呢?

話說春天教會行動小隊,去了一個社區,希望為居民做一些溝通班,舒緩一下黃藍政見下,無法溝通的孤獨與痛苦。這樣在村口放一張枱幾張椅,卻意外地聆聽到不少中學生的故事。

帶著信心去打無限之戰

聖經對信心的理解,是當下未見到成果,但我們有信心能夠見得到。回想一下,6月9日那天一百萬人遊行,當天晚上特首林鄭月娥在記者會上表示,不會撤回送中條例。6月12日當天,萬人佔路成功阻止立法會開會。那天之前,有誰想到真的可以剎停送中條例?但現在我們知道,短期內特區政府應該不會為送中條例立法。

之前中國拆十字架、拆教堂、拉神職人員,我地會期望身處「一國兩制」既保護,尚有少少言論自由既香港,可以係呢個問題上面表達下,於是我地好支持邢福增去年提出話想請協進會去表達下我地香港基督徒既關注,當然更加希望中國政府可以停止打壓行為啦!而中聯辦就係中國政府係香港民間溝通既「對口單位」,於是好自然大家會期望協進會可以向中聯辦反映。可惜當時既協進會總幹事,後來因為性騷擾事件落左台既盧龍光牧師拒絕左。

極速諮詢20日後,特區政府於3月29日宣佈《逃犯條例》修訂條例草案刊憲,容許香港與未簽訂長期移交逃犯協定的國家或地區移交逃犯。在剔除九類罪行後,美國商會仍然表示強烈關注,皆因香港政府有可能將人送交極權政府如中國大陸,而台灣陸委會更表示有可能對香港發出旅遊警示,台灣人來港旅行不再安全,與香港人一樣,隨時搭乘「特區政府洗頭艇」往大陸受審。

本文想探討另一個問題,就是如何處理具爭議性的課題,特別是在公開的社交平台上,老師可以如何協助不同意見的同學,進行完整而深入的社會討論,甚至最後可以解決問題。當中的重點是(1)完整、(2)深入、和(3)解決問題,在本文會逐一處理。相信大家已知悉,雖然我們開始時仍是討論粗口,其實大一點的背景是普通話作為香港浸會大學學生畢業條件。

香港的基督徒要小心,習政府是極權政府,他們過去幾年已經對市民的組織,甚至商業的網絡,進行超出憲法權力的嚴厲規管。這種規管令人產生恐懼,不期然進行自我審查。現在是對著基督教會來干真的了。

春天教會聖誕文告2017

香港進入聖誕假期,電視廣告、社交媒體、手機群組,紛紛開始帶來愛與祝福的訊息。耶穌基督降生,為人類帶來愛與關懷的盼望。我們亦在此祝願大家佳節歡欣、平安暖在心。

奶媽神學表面上,是她公開在政治領域表達上帝跟她說話,給她肯定一個職業上的抉擇。在基督教信仰的角度,這是難以否定的。大家尚記得上一任特首選舉,基督徒政協選委容永祺公開說上帝叫他選唐英年。當年快必跑去跟他理論,想否定他,可是「容弟兄」氣定神閒打開教會大門,跟傳媒及反對者娓娓道出上帝如何啟示他甚麼甚麼。半個小時後,快必無功而回。為甚麼?因為基督教信仰,本來就有非常個人化的一面,我們相信上帝指引我們去做每一個人生大大小小的抉擇。我甚至想像當天那位「容弟兄」會反問反對者:「難道上帝沒有啟示你嗎?原來你跟上帝的關係這樣差呀?是不是太重視當反對派,忽視了信仰生活、犧牲了祈禱跟上帝親近的時間?你還算不算是基督徒?」多embarrassing!

「本土自決」及「民主自決」的方向,他們有爭取手法上的分別,亦有經濟政策上的分別,後者以朱凱廸及香港眾志的羅冠聰為代表,突出香港人反對特權政治下的官商鄉黑勾結,以及二○四七年「五十年不變」大限或是二次前途問題。香港人期望可以參與甚至作為主體,去民主地自決自己的政治、經濟、文化、土地使用、人口發展、核心價值種種重大問題。

為朱凱廸祈禱

朱凱廸受死亡威嚇,再一次提醒我們,鄉紳勢力坐大的黑暗。有非原居民表示,受到的威嚇和利益損害,可以是家門前不裝街燈,或者是村長選舉受影響;又曾聽說過到票站投票選區議員,有男子大喊:「睇清楚先好投呀」。這些恐怖氛圍,在朱凱廸身上化為具體的死亡威嚇。我們為住在鄉郊的非原居民祈禱,願他們有免於恐懼的自由,願他們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