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星人
外星人
外星人
毫無黨性的政黨成員,慨嘆世人對歷史的輕蔑,以致重覆犯錯,現以誤人子弟為樂。「中華民主大一統左膠紐倫堡維穩唱K保蝗情花毒」帶菌者

李柱銘(馬丁)和陳雲近日先後就將來特首普選的提名機制提出主張。筆者向來力主泛民必須有自己的政改方案方可在這次政改角力與中共周旋到底,方案大可百花齊放,但最低限度不要太笨拙吧?細閱二人方案,兩者皆不智,請回。

葉劉賣弄學識,混淆視聽,政治學本科畢業的筆者,睇一次火滾一次。想當年,葉劉返港創立匯賢智庫,向記者推銷她的政改構想時,拿出一本’Patterns of Democracy’到處揮舞,以示自己說話有根有據。葉劉淑儀,那本書其實所有政治學本科生都一定讀過,筆者公開挑戰你,請問該書哪一頁介紹過一種透過預選封殺某人參選權利的制度?

外國的月亮不一定特別圓。筆者不是民族主義上腦,筆者也認同放洋留學有其作用,但就教學專業而言,各處鄉村各處例,香港有其獨特的教育文化、課程設計、師生關係傳統等,海外的師範訓練不見得適用於香港。如果這些「公費留學生」返學後,原本又要在香港重新接受針對香港校園的教學法、課室管理、照顧學習差異、訓輔技巧等的培訓,那麼放洋的幾年豈不是白費心機?

桂林夜市(二)

衛生始終是夜市最核心的課題,所有檔口都使用即棄餐具,不少食客用餐過後便將餐具丟到一旁,小販在兜售食物,身後已經是一堆堆垃圾,附近的垃圾桶又早已爆滿無人清理,只能棄於桶旁,越夜越髒。除了路面上的清潔問題,桂林夜市位處民居,部份食品如串燒、炸大腸等都會排出大量油煙,濃烈的油煙味直逼馬路兩旁的住宅單位。筆者認為住客忍受不住油煙而向區議員投訴,要求趕走小販,實屬人之常情,只是筆者認為總有辦法化解這種兩難處境,不一定要「有你冇我」的對立起來。

桂林夜市

我很多年已經知道「桂林新春夜市」的存在,但沒有每年光顧的習慣,事實上以往夜市雖然吸引了一定人流,但仍未稱得上熱鬧。可是,年初一晚上桂林夜市遭到食環署掃蕩,消息傳到網上,網民紛紛指摘食環署不近人情,店家默默耕耘賺取血汗錢就不應橫加阻撓。年初二晚上回家途中,順道過來湊湊熱鬧,赫見夜市人山人海如年宵花市,當中十之八九是年青男女,相信都是從網上得知桂林夜市的存在,令筆者憶起早前外遊高雄逛夜市的盛況。我並非飲食專家,無意評論各店美食的水準,只想介紹夜市的佈局和特色。

民間公投VS補選公投

引進民間公投,能在補選公投以外擴闊全民投票的可能性,決定選取哪種公投方式時能有更大彈性,實不能一概而論何者較佳。看見民間公投即將之一棍打死者,要不對一切形式公投諱莫如深的中共喉舌傳媒,要不一些將變相公投奉若無上光環,往自己頭上套,依靠不斷搶佔道德高地以自存的力量,因為一旦有其他形式的公投,自己就難以繼續壟斷對公投的話語權。

286X?何X之有?!

筆者認為停辦86B而開辦286X,純粹「為青沙而青沙」,沒有周全的考慮過有關路段的特性,忽視深水埗已有大埔道,何須強行改走青沙?如果要開辦青沙路線,往返油尖旺區可能更加恰當。筆者知道286X是沙田區議會商討過的產物,筆者無意向諸議員冷嘲熱諷,但九巴已喪失規劃巴士路線的視野,為何仍讓它負責整個九龍與新界的專利巴士服務?

何日是國慶?

中國歷代皇朝更迭,政權易手,1949年10月1日成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只是其中一次改朝換代,單單其成立日並不足以成為具重大歷史意義的一天。筆者找長達四五千年的中國歷史中,找到三個別具意義的日子,足夠成為中國的國慶日。退一萬步,即使中國共產黨如此英明神武,為中國開創一片新天,參照其他國家的模式,也不應以事成之日(立國大典)為國慶,改用行動之日才較恰當。故此,共產黨不拿當年與國民黨正式決裂的秋收起義紀念日(9月9日)作為國慶,也愧對他們革命先烈。

一如選前民意調查,於投票日進行的票站調查 (Exit poll) 也是代議民主制國度裡非常流行的學術活動。從英語譯名可見,是選民投票後離開票站時,調查員詢問選民剛剛的投票選擇。除了最基本的「你剛才投票給誰」之外,也可能會搜集選民年齡、學歷、收入的基本資料,又會查詢基於甚麼因素(如政治立場、經濟立場、候選人形象、政黨品牌等)決定投票意向,更重要是詢問選民去屆選舉投票給誰,今屆是否改變支持對象,以得知民意變化的趨勢,憑此分析民情的走向。可是,又一如選前民意調查,票站調查也只是工具,而工具是死物,可被賦予其他用途。

雲佩斯不是答案!

一輪競逐過後,阿仙奴隊長、荷蘭國腳、上季英超神射手雲佩斯最終落實加盟宿敵曼聯,報稱轉會費高達2400萬英鎊。紅魔獵得強援,筆者卻無一絲喜悅,不因雲佩斯來自宿敵阿仙奴,只因曼聯陣容最需要修補的地方並非鋒線,而且雲佩斯也不見得適合曼聯,斥資將他收歸旗下的性價比太低。雲佩斯貴為上季英超神射手,級數毋庸置疑,但曼聯需要他嗎?過去雲佩斯在阿仙奴幾乎單天保至尊,獨力負起入球重任,但曼聯早已確立踢法相近的朗尼作為進攻核心,進攻戰術都圍繞他來運作,慣於擔任皇牌的雲佩斯樂意退居支援角色嗎?看看他在荷蘭國家隊與其他星級隊友的「合拍」,以及與亨特拿就正選前鋒寶座的爭風呷醋,可知一二。

假設抽樣方法無誤,看民調其實仍要留意支持度以外的地方。參考截自八月初刊於《明報》的附圖,各區民望之首並非何黨何派之士,實紅框所示之「未決定/唔知/難講」是也!各區聲稱未拿定主意的選民多達23-30%,比支持度最高的候選人高出一成甚至一兩倍,當這大批游離選民於投票日終於投下一票,大局就足以徹底改寫。另外,也應留意藍框內的「抽樣誤差」,亦即統計出來的數字的可能誤差幅度,舉九龍東民主黨候選人胡志偉 ((該區其他候選人,請自行查看附圖!))作例,調查得出7%支持度,但由於誤差率最高達6%,換句話說胡志偉真實民望可能介乎7%-6%=1%與7+6%=13%之間,前者等同陪跑,後者在混戰亂局已勝望穩健,可見一旦一併考慮誤差率,民調數字甚麼都表達不來!誤差率高,最大原因首推樣本數目偏低,以各區數日累積受訪者只得寥寥兩三百,即每日約數十,其實樣本相當少,自然較大機會有所誤差。

舉例說,今屆新界東有20張名單,假如每張名單有兩分鐘時間自我介紹,單單第一節已花掉40分鐘。即使論壇歷時三小時(180分鐘)而中途沒有插播任何廣告,每張名單平均只分得區區九分鐘,實在不足以讓有誠意的候選人層次分明地闡述其理念及主張。如此一來,候選人分秒必爭之下不懂以極其動聽的一兩句話(哪怕根本毫無內涵)吸引觀眾耳膜就注定吃虧,只得人人都走上「搶sound-bite」的路線。到頭來,不足以達到傳訊效果的選舉論壇,還是候選人希望見到的選舉論壇嗎?選舉論壇時間緊迫,自然要把握每分每秒。論壇最精彩環節,首推候選人互相質詢,向競選對手狙擊到底。一般選舉論壇的規則,是給予候選名單一段時間質詢任何對手,但該時間是包括問和答,當對手回應發問者,是消耗發問者而非他自己的時間。那麼理性的候選人會如何利用這規則?

讓賽國民教育

整個「走線」部署,是整支中國羽毛球隊事前決定的方針,幾乎是羽毛球場上的「國策」。筆者可不是穿鑿附會,中國要求球員讓賽以確保更多最多榮譽,不是新鮮事,1980年代的何智麗已是流傳萬世的事例。為何確保中國盡量多拿獎牌這麼重要,重要得選手寧願放棄公平競技,寧願置體育精神於不顧,寧願侮辱自己作為運動員的身份,也必須成全的目標?這種思維,正正是香港坊間對國民教育有著極大戒心的理由。父母自小教導孩子要誠實、要正直、不應旁門左道,可是一句「國家利益」,教眾人縱使摒棄做人處事的道德價值觀也要服膺之。為了不知何物的「國家利益」,可以不擇手段,弄虛作假,父母多年來的言傳身教還有意義嗎?為了成為「國民」,到頭來連普普通通的「人」也做不成,為人父母莫不對此擔心不已。

候選人要爭取選民支持,當然要製作各式各樣的宣傳,傳統宣傳品包括街板、海報、直幡、小巴廣告等,隨著互聯網普及,競選網站、宣傳短片和facebook競選帳戶等亦漸受候選人青睞。在香港,這些競選宣傳都受到《選舉活動指引》(下稱《指引》)規範,不能隨意而行。可是,隨著新媒體迅速崛起,宣傳渠道日增,成為訊息發佈者的門檻日低(筆者現在已是訊息發佈者),《指引》能否追上時代的步伐?又會否為競選宣傳帶來一些灰色地帶?

筆者經過拙系列首三篇介紹香港選舉制度,以及初步分析香港那種直選制度衍生出來的現象後,認為立法會看似一步步邁向普選(假設「2020年廢除功能組別」是真的)之時,實在需要於普選來臨前透過制度規劃,盡可能革除現時直選制度為政治生態帶來的流弊,否則將來就是建立了民主體制,政治民主還是上不了軌道。

不少選民(尤其是泛民選民)可能有特別心儀的政黨或政治人物,但他們未必會對其他泛民政黨或政治人物不屑一顧,反而希望盡量多泛民人士進入議會制衡政府,因此香港選民(尤其是泛民選民)的政黨忠誠度不算太高,選舉時心中可能支持多於一個候選人。難題來了,進入投票間,手執一張眼花撩亂猶如酒樓點心紙的選票,如何是好?在酒樓,只要你胃口夠大,可以將點心紙瘋狂的劃花,選擇大量點心,但選舉無論如何都只能投一票!於是,選民要作出「策略性投票」。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