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星人
外星人
外星人
毫無黨性的政黨成員,慨嘆世人對歷史的輕蔑,以致重覆犯錯,現以誤人子弟為樂。「中華民主大一統左膠紐倫堡維穩唱K保蝗情花毒」帶菌者

不同的選舉制度,會造就不同的選舉及政治生態,或明或暗的塑造了政黨和選民的行為模式。本文先談政黨因應制度特質而作出的部署。分拆名單,各名單只爭取足夠讓名單首位的候選人勝出已經足夠,較能「善用」有限的選票。故此,掌握較多票源的大政黨(例如民主黨、民建聯)越來越傾向分拆名單參選,以期議席數目最大化。

筆者相信不少讀者看罷標題後,馬上就能答出「一半直選,一半功能組別囉」(答不出「一半」,最少也說得出「一些」)。可是,選民投下的選票,是經過甚麼準則轉化成不同候選人取得議席與否的基礎?相信不少讀者對此半懂不懂,但議員怎樣選出來,與香港的選舉生態、議會生態以至政治生態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故此筆者還是希望對香港政治有興趣的朋友,加深認識香港的選舉制度。

堂堂南非世界盃亞軍,外圍賽所向披靡,球星如雲,前鋒狀態大勇,荷蘭順理成章被吹捧為本屆歐洲國家的爭標份子。可是,分組賽兩戰過後,球隊竟在「死亡B組」陷於出局的邊緣,先以0比1不敵普遍被視為全組最弱的丹麥,再以1比2敗於宿敵德國腳下,橙軍兩仗均敗得毫無霸氣,教人大跌眼鏡。

利申:筆者跟不少香港球迷一樣有著英格蘭情意結,但換來一次又一次失望。首戰理論上屬該組最強的法國,1比1打和,表現不算太差,但未知是學神的刻意安排,抑或球員真的信心不足,總之球員拋棄了以往「冇料扮四條」的夜郎自大,但自我矮化過了頭,沒有嘗試主動擊倒法國,於是悶出個和局來。

造成示威朋友與 貴大廈法團之間的矛盾,實屬不幸,責在官府。最佳的解決方法是重新讓 貴大廈有 貴大廈的生活,中聯辦有中聯辦的作為示威對象,兩者各不相干。適逢 貴大廈法團出言要求解決問題,何不順水推舟?筆者誠邀 貴大廈加入我們的行列,要求當局拆除中聯辦對開行人路的花槽及移走中聯辦門外一層又一層的鐵馬,甚至乾脆將整座中聯辦搬走,讓示威活動不再與 貴大廈住戶的安寧有所衝突!

奇蹟般的三冠王

傑志和天水圍飛馬今季在多項賽事正面鬥爭,由聯賽盃鬥到甲組聯賽,到最後的足總盃,以傑志全勝,球會史上首次「三冠王」告終。這場本季最後的錦標,傑志互射12碼擊敗飛馬捧盃,既有運氣之助,亦因球員憑鬥志血戰到最後一刻,而飛馬在加時一度領先兩球下失落獎盃,令飛馬全季屈居傑志之下成為「三亞王」(連同同屬羅傑承旗下的南華,更是四料亞軍),只能怪自己明明形勢佔優,卻把握不住機會。

正如元首所言,開會可能都是「拉布」的一種吧?請問羅范椒芬女士,我今日在這裡拉布三分鐘,會拖慢多少個單位落成?繼而會令恆指星期一跌多少點?最後,會否令殞石年底撞落地球,世界末日?十年前,引入「三屍十一命」,結果一塌糊塗;五年前,增加一條命,變成「三屍十二命」,仍然一塌糊塗。這十年,梁振英幾乎全程擔任行政會議召集人,他與這些問責官員在行政會議共事多年。可不要告訴我,他十年間直接參與問責制之下,總結出這制度多年運作不順的原因,就是官員人數不足!

《決戰草原》,丟人現眼

今屆歐洲國家盃由波蘭、烏克蘭兩國合辦,香港區官方主題曲由李克勤主唱,名叫《決戰草原》,本來創作人想將歌曲當作送禮般獻給大賽,誰知在忽視波蘭近代歷史演變之下,創作人不慎送上大炸彈。香港號稱「國際都會」,但港人的國際視野貧乏得較人吃驚。港人不是不了解國際大事,他們知道「九一一」,知道歐債危機,也知道日本核災,但他們關心的,是事件發生後「聽日個市會唔會跌」,頂多也關心自己能否繼續吃日本刺身。

你唔拉布就係出賣民主!

筆者暫時脫離所屬政黨,加盟標題黨,把諸君騙進來,請見諒。我們可以慨嘆群眾愚昧無知、短視、政治冷感,也可以不齒一些老牌民主派政客在民主運動尸位素餐廿載,沒有將群眾的惰性扭轉分毫,但一味埋怨毫無意義,越埋怨只會越為自己累積無力感。一旦你不斷強調無論自己多努力於一些有益於大眾的事,大眾都不懂欣賞,你只會無意中令自己與大眾越走越遠,心態上更趨孤芳自賞。

這場最關鍵的榜首大戰,曼聯全場沒有半個像話的攻勢之下一球完敗,罪不在防守角球時走甩對手的史摩寧,亦不在任由對方將角球吊到小禁區內而未有出迎沒收的迪基亞,要為敗仗(以至本來大好的奪標形勢徹底逆轉)負上最大責任的,正正是賽前部署失當,調兵遣將遲緩的費格遜。

利申:筆者是傑志球迷。香港老牌球會傑志曾與西班牙勁旅巴塞隆拿建立合作關係,又大舉起用西班牙教練和外援,以華麗細膩的地面傳球進攻,「港版巴塞」之名故不逕而走。拿只屬亞洲二線尾(已很抬舉)的香港足球與近年橫掃世界球壇的巴塞隆拿相比,固然略欠公允,但以波論波,間中現場觀看過去一年傑志的比賽,尤其日前於亞洲足協盃兩球淨勝來自越南的宋蘭義安後,其實傑志和巴塞隆拿的風格的確略有不同。

據說,香港是國際都會,因此要好好培養英語能力,不少家庭(尤其是中產家庭)從小就極力讓孩子訓練英語,年紀輕輕就「astronaut, chimpanzee…越深越好呀」,家中對話也強行以英語進行,儘管他們自己的英文程度本來就蹩腳不堪。中文?認得日常生活用得上的漢字便行吧?在香港人眼中,溜嘴說了句「中式英文」(Chinglish)是奇恥大辱,反映自己英文未到家;相反,受英語句式影響而用上「歐化中文」(Westernized Chinese),最多只會有猶如「蝦碌」一場的自嘲。在香港人眼中,滿口再典雅的傳統中文,終歸仍是小雜耍而已,流利英語才是身份的象徵,一個地方如果越能「揚英棄中」,就越能突顯其高貴。一切都純粹是地產霸權害的?地產商也只因要營造港人心中的高尚格調,才著力「去中文化」吧。

CY是怎樣煉成的?

雖說梁振英(CY)在最後關頭的支持度跌至三成左右,但他好歹曾把自己的民望,從一年前的個位數,一度爬升至過半,絕非毫無群眾基礎。梁振英以後來居上之態登上特首寶座,固然有原「儲君」唐英年不濟事之助,但他掌握時機,包裝得宜,不能不說他有其能耐。將來我們要與之抗爭,實在需要對他加深認識。

頁 2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