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麗絲
游麗絲
文青、狗奴、前教師

加拿大是我第三個經歷冬天的地方,這裡的冬天跟亞洲不同,前幾天早上起來已見-2度

雖然不太喜歡羽絨,但找不到其他物料的冬天被也只好將就一下,並跟自己說:要用一世。我是個極怕冷的人,思前想後,在被舖展示區逗留了許久,用了慣有的「香港冬天」思維,決定買下保暖級別最高的那張~

國泰與TVB

曾經我們引以為傲的香港品牌,短短幾年間已經變到不再是我們認識的那個樣子。

去年十二月到達加拿大之後,這是居住大廈的第二次走火警。

我有時幫主子注射皮下水,一次要扎個兩、三下,甚致四下。我這麼大個人,才札一下就覺得痛了。主子才三磅,並且一星期要注射三次皮下水,雖然是被逼,但他還是承受了。

臨老入書叢

我現在是班上唯一的mature student,和二十出頭的小鮮肉同學年紀相距甚遠,他們的學習能力比我強許多,因為他們一直處於學習的階段,而我在中間則停頓了很久。

一年半載

主子S十歲半,在一年半前突然消瘦,但能吃,能睡,愛玩,行為沒有出現異樣,直至他傷風感冒帶去看醫生,檢查之下發現他有嚴重的腎衰竭,甚致要立即安排住院,我才知道實際狀況。

打點主子到異地新居

網上搜尋過關於主子「搬家」的適應問題,也向朋友請教了一些經驗,於是主子自己有一喼行李(手提行李size)。我把主子在香港的布狗屋、被仔、水兜、糧兜、尿墊等等也一拼帶來。

主子搭飛機

由於我主子坐客艙,所以沒有進行飛機籠訓練,如果寵物要搭行李艙,就要事前訓練了。幾年前Viu TV有節目「飛不甩家毛」有講到寵物旅遊相關事項,不知現在是否可以看到。

一個人在異鄉隔離

隔離(Quarantine)措施的突然生效,學校突然宣佈停課,在這個原本就陌生的城市,更為孤立。在這個城市認識的人,本身不到十個;和同學們來不及建立友誼就變成網上教學,待在家的時光,就只有自我對話。

跟會考班的班主任,也是中文老師仍有聯絡,去年某日突然收到老師的電話,老師說找到我大學時寫給他的聖誕卡,於是心血來潮打電話給我,閒聊了一陣子,彼此交換一下近況。

自問英文沒有很好,聽講可以,但是讀寫都只是一般,於是用了香港人的慣用方法——補習班!

由職場回頭走入校園

許多朋輩都有類似的困擾,每個人的考量點不同,我的信念是「條路自己㨂,PK唔好喊」。有很多人看我很以為很瀟灑,只是背後的擔心和掙扎我沒有說而已。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你和你的歷史是分不開的!

年青有罪?

暑假的時候,有放假回港的舊生相約晚飯。我們第一個考量是避開週末時間,所以相約週間在銅鑼灣晚飯。飯後,兩個小朋友不約而同說要聯絡家人,女同學S說:「媽媽在Sogo shopping,她叫我吃完飯找她一起回家。」家住太古的A則說:「阿爸話差不多走時通知他,他開車來接我。」

朋友工作的學校,少有名氣,從不擔心收生問題,反而是不停有新生。朋友概嘆,每級的班數不斷增加,而每班人數又「陰啲陰啲」不停增加,幾年過去,平均每班多了3-5個學生。換句話說,學生數目不斷增加,老師的數目不變,變相每個老師上課的節數不斷上升,而批改量亦隨之而增。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