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麗絲
游麗絲
自認文青,為五斗米折腰的教育服務從業員,相信教人比教書重要。支持動物權益、本地小店、公平貿易、推廣環保。為人八卦,能產生「感動」的事物都會寫,同時是不折不扣的狗奴才。

今時今日,要應徵老師,先要填十頁八頁表,除了兩個職業咨詢人之外,還要一個家長咨詢人⋯⋯

長約?合約?

當了二十年的老師可以轉行做什麼?當然有成功的例子,但還有更多失敗的例子。大學畢業22歲,再讀1年教育文憑或教育碩士再畢業是23歲,教了20書的話,大約43歲。(以一般而論,並不是那位老師的情況)教師的年資只在教師這個職位會計算,在其他行業都當成是零。

賣命?

一日七節課之中,老師大約有四至六節,上課是腦力、體力與EQ的戰鬥。中文堂學生能力差異大,每班有三、四個國內學生,一兩個「字都唔識多個,普通話非常唔普通」的學生;融合教育每班幾個不同需要的學生,隨便舉例說:兩個讀寫、一個過度活躍、兩個專注力失調、一兩個社交困難(這不算特殊需要,但當分組什麼的,就會出現問題)。學校提倡分層教學,一個老師怎麼能夠所有教學內容、教學過程都能「分層」呢?

落伍的條例,落伍的人

主子突然叫了一聲,司機主刻瞪著我說:「點會有狗响車架,我頭先睇到我就唔比你上車啦,我架車從來唔載狗架!」我立時說:「唔好意思。」想掀開上蓋安撫主子,但拉鍊是沒有拉開的。司機聽到魔術貼的聲音,立即呼喝:「你仲打開個袋?等間咬親人點算呀?」我說:「無打開,拉鍊全部拉實嘅。」然後,司機邊開車邊繼續連珠爆發:「我架車從來唔載狗架,車係載人嘅,邊有車載狗架,有狗你就搭的士啦⋯⋯」

送魚和釣魚

昨日媒體不斷報道李嘉誠先生會向偏遠地區應屆文憑試考生派發五千元,當然我覺得應該是聽者有份才夠高興,不過,再深入一點思考,這筆意外之財,對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人,會產生什麼作用?

香港的下一代

除了每天150個名額,雙非學生、內地學生、港人內地子女、自由行越來越多,而強國人唯我獨專的自私思維是我們無法理解的。無論強國人去到哪裡,都仍沿用自己一套思想、習慣,總要別人遷就他們的喜好習慣。FB就看過在香港的大學裡,內地生問授課老師為什麼不用普通話!這不是天大的笑話嗎?有誰聽過外地學生到英、美留學,會叫老師說普通話?

猶記得那夜在金鐘,半夜三更,中大沈祖堯校長、港大馬斐森校長雙雙出現在學生群中,據在場人轉述,校長們一到場,對記者問題視若無睹,就只問著:「我的學生呢?」那夜,兩位校長陪伴同學們直到清早。兩位校長被汗水沾濕的襯衣,焦急的神情,和學生席地而坐的畫面,仍然在記憶中。 後來,傳言說沈校長收到可能清場的消息,擔心在場的學生,便相約馬斐森校長一同前往,有說是他們希望自己的到場,至少能讓清場有點顧忌,不至於傷害他們的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