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述家
偽述家
學生,愛寫文章,偽文青,小試牛刀,尋找共嗚,不定時發稿

赤裸裸真相,你想聽嗎?

當大家鋪天蓋地呼籲大家要盡公民責任,登記做選民,這是一件真的「有用」的事嗎?提出三個疑問好了。

不忘本

「褫奪別人生命」這回事,在現世的道德觀、法理觀上都是不正確的,不合乎「公義」。「公義」,把詞語拆開就是「公眾」認為的「正義」。每個人相信的「正義」也不同,正如有人認同劫富濟貧是資源分配上的正義,有人認為是強搶多勞多得的人。每個人所相信的「正義」或會不同,相同的部分就是「公義」。

抽水是種惡趣味

所謂愛情、婚姻、一夫一妻,好像都是違反動物的天性,更不要說甚麼綠帽不綠帽,把基因傳開是生物的本能。不只人類,很多動物都是多夫多婦,或是生殖完就結束一生。

分手不是給別人看的

大概當初是漂亮的。然而,不是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被磨合、被忍耐,忍不住就是忍不住,不想忍的時候,情人做什麼都是討厭的。「情侶」說都底還是互相取悅的人,神交的沒有責任,就算身體有著關係的,在這個兒戲的時代亦可說散就散,一切都沒有被看得很重要,及時行樂最重要(好似係)。忍不了的人還是先開口了,走不下去了。我以為,分手只要好好交代,就能換來和平了吧。至少兩個人的事,由兩個人解決,不要太戲劇化,不用被別人的眼光打擾。原來,不是每個人都追求平淡的分開。

愛情的步伐

自你復合以後,我就已經不太想再介入你們的戀情,也許我也懂你,有不爽自然會一口氣把它訴說完,他也不曾找我求救,然後我就兩面不是人。直到現在,你們上次分開,我總有感與我有關,我是個外人,很會避嫌,你們卻覺得我躲得太兇了。

我對「緣」徹底失望

還記起當時最親近的朋友沒有新的戀情時,她信奉著她姊姊的說法:因為大家都有著愛侶,已經沒有朋友可以陪你的時候,你就需要愛情,把情感那一塊補完。然而,當她開展新一段的情感時,以前的信仰都是用作打臉而已。我身邊最熟悉的朋友,都已經擁有各自的戀情了。曾經成為過情侶間磨心的我,已經不會再主動找這些朋友。不管同性異性,只要你霸佔了他們的時間,他們的情人都是會不爽的。口中說著「不介意」,只是他們唯一可以回答的答案而已,不是心裏的真實答案。所謂愛情與愛的分別,其中一樣就是排他性吧。

感情比想像中更無理

在感情的話題上,辭令不太管用。長久是個比較性的形容詞;所謂的夫妻,可合亦可離,你在追求甚麼,我真的看不透。作為損友、酒友,我依然會跟你說,及時行樂,我亦只會跟你這樣說。大概你真的從過去的傷痕中長了些見識,在感情的一環自添了包袱,現在的你,想安穩,已經不想再玩樂了。

又一個秋

畢業過後,她的那位對她甚是冷淡,又是典型的「讓你改,你痛苦;等你改,我難受」,她忍受不了追求時的熱誠和拍拖時相處的反差。在努力過以後,在不斷讓步過後,自尊心還是忍不住作祟。她毅然離場了,同時,她的痛亦止不來,兩年的一切亦不是說灑脫就能撇得下的。在等候著時間的淡化,她一直有低下頭,回到他身邊的想法,更讓她覺得自己廉價不堪。徘徊在理性和感性之間,她無從選擇。

你要定下來了嗎?

在某次與中學學會的燒烤聚會上,討論的話題,叫結婚。結婚是堅持一輩子的事情吧。我是挺恐懼這類話題的,出生於單身家庭的孩子是無法相信所謂的永恆,結婚的誓言亦只是美麗的謊言。拍過拖以後,明白到要對伴侶作出無條件的妥協、一輩子的妥協,我是學不會了,應該也沒差吧。現在這個「拍散拖」的年代,我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學會。

致即將成為上莊老鬼的你

做一位好的上莊老鬼很難:對下莊不顧,會被損著經驗者不支援後輩;照顧太多,亦掛上不肯放手下莊的罪名。而重點時,每個人心中的尺亦不同,覺得自己取了中庸之道,卻被下莊不滿過問太多,甚或關懷太少。其實,上莊老鬼已經不是「莊」,已經是個「閒」,作為經驗者,「莊」的需要聽了就好,你只是個能幫助他們的平凡會員而已。大學生,請善用你的聽力。

Snapchat 擦火之迷

所謂「擦火」,就是每日跟你所加的「好友」互傳最多觀看兩次的Snapchat相片,互傳到第三日的時候,就會在朋友名字的旁邊出現一顆「天雷勺動地火」,以證朋友間每天互相分享其生活,亦有人視為友誼的深厚度。

信誓旦旦

承諾之所以傷人,只因「信任」。沒有誰喜歡被騙,受騙的那位,是因為跟你有著關係,受你欺瞞才會動怒:一個陌生人騙你,是不痛不痕。(當然給予別人錢財貪小便宜的笨蛋是例外。)因為有關係,才會被你騙了。

落幕

這種自虐的思想,在別人眼中卻是自我陶醉般瘋狂。至少這提醒了我:看似合適的,未必如你想像中般發展。這一年,當看到不錯的、有好感的異性,我都「能」短時間把一切感覺磨滅。

嫉妒過界

七宗罪之中,嫉妒是我的最大罪名。

想找人陪伴的原因

每天生存都要對住一堆身不由已的事,對住一堆可恨的嘴臉。一個人哭不是,發怒不是。浪費情緒在不對的人不對事上,很花力氣,也不覺他們是值得我投放任何情緒。然而,屈在心中容易打倒自己,鬱著鬱著是會鬱出情緒病來。最後還是需要個朋友情人,苦訴也好,安慰亦沒差。

那年二十

大學,我進了。感覺不像個大學生,別人有多精彩都與我無關,為了「重視」的人而交出自己,然後做了在大學生涯中最差的決定,更不好說我的看重只換來別人冷淡。坦白說我真的不覺得在大學讀書,是有多「好玩」的事情,至少我每日不是看著同學、「朋友」的嘴臉,就是追趕著每一條死線。連這篇文章,也只是在無視著比聖經還要厚的assignment guideline,以生日的藉口休息一下而得個空寫下來的。別對大學太有幻想,學校是增大了,書還是要讀的,功課還比中學的忙。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