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薰華
薰華
薰華
塵世中一件無名廢青,除咗偏見同口水就冇嘢多。

區議會變天,然後呢?

短期內要做嘅係,運用區議會選舉大勝呢一點,以全港民意為號,去理大救人。睇到傳出嚟嘅消息,理大被圍多日,唔願投降嘅人已經開始出問題。而且,即使真係唔敢以救人為號,由於警方濫封,將香港最重要嘅交通樞紐封死晒,問題亦延及全港各區,搞到大家都唔知點過海好,交通民生大受影響;所以,如果十八區有共識,呢一兩日簡單謝票十分鐘之後,咁多位新晉區議員就好集合做嘢:一為人道、二為民生,要警方解封。此為短策,最遲聽日就要做。

1911年10月10日,晚上大約7點,武昌起義爆發。由於事前革命黨人早就滲透新軍,所以當城內新軍一發難,駐守城南、城北嘅新軍亦即時響應,入城支援。直至10月11日凌晨1點半左右,起義軍完全控制武昌城。之後,漢陽、漢口嘅革命黨人收到武昌起義嘅消息,亦起兵攻佔兩地。到咗10月12日,武漢三鎮大致上已受控制,革命軍先正式成立鄂軍都督府,推咗黎元洪出嚟做都督。

我哋嘅3大核心訴求,即使再加埋冇咩用嘅第4點「林鄭落台」,完全成功,帶嚟嘅結果都係將香港嘅形勢時光倒流返去6月8日之前,我哋要面對嘅問題仲有好多,而且只要下一個特首可以有更厚嘅面皮,或者係更精妙嘅立法技巧,「送中條例」遲早都會以其他面貌出現,所以除非達成更多有意義嘅訴求,否則勝利只屬表面,內涵都只係 White Peace,最終並無意義。

喺現代商業社會,一個人將近而立而冇財政獨立,而且父母以「家用」為名好似寄生蟲咁吸食子女喺社會上收獲嘅大部分成果,令仔女人生無望,係無異於殺子。

順治年間改曆,其實觸動到原欽天監部分官員嘅利益,尤其是欽天監回回科嘅官員──因為明代所採用嘅係元代郭守敬嘅《授時曆》,用嘅曆算技術係參考伊斯蘭曆法,所以欽天監內亦有負責伊斯蘭曆算嘅部門;而呢個部門就因為新曆唔再需要佢哋而裁撤;其後當中有個叫吳明炫嘅官員就上奏指湯若望嘅曆法有錯,最後驗證係吳明炫自己搞錯。

第二日一早,消防官竟然打嚟同我講:「你今日唔使嚟喇,冇傳單派喇。」上網一睇,原來話係「消防高層震怒」,仲話我影響佢哋形象!咪玩啦,嗰個造型邊會有人link up到消防呀!算,冇得做咪冇得做,但都要找返條數。點知連出job嗰邊都失埋蹤,死都唔聽電話。冇法啦,唯有又去消防局,睇下仲見唔見得到笑笑口嘅消防官,希望佢會應我啦。

我又唔係話呢啲「不平等條約」可以唔守,奶咗嘢真係要找數架,我絕對反對單方面「廢除不平等條約」架。一係就好似中(華民)國咁,同盟軍並肩作戰(aka做超級炮灰)幾年然後對方通知不如廢約重立,一係就好似日本咁切切實實維新改革,等人哋睇得起你然後再重新立約。

不實嘅部分可能就係「吳欣鍵係吳旭光個仔」呢一點喇。如果話呢句嘢不實,咁樣泳隊份聲明係咪想講,吳旭光頂綠帽戴咗好多年,所以生果報推測話吳欣鍵係因為佢係吳旭光個仔所以可以出賽呢一點係失實呢?咁搞法呢粒花生真係好食過金龜嘜喎!

漢化定匪化?

咁當今漢人嘅生活又有咩好學呢?喺中共統治之下,過漢人生活嘅人一早就畀人打成階級敵人,鬥唔死都走晒;剩返落嚟嘅就係經共產黨改造過嘅「中國生活」,自私自利、大話連篇、草菅人命、弄虛作假、笑貧不笑娼,大多無足道哉,又點會有人主動想學做匪呢?我諗大概就只有香港人同澳門人仲咁鳩想主動去學今日嘅「中國生活」喇。但喺中共治下,唔做匪就好易死。喺大陸呢幾十年,借用墳總一語,根本係「匪化」嘅過程。

對於北韓外交嚟講,蘇聯解體搞到冇得食兩邊係好撚大鑊,呢廿幾年做到好似中國隻狗咁,而且呢個中國唔再係當年救自己救到亡國嘅大明朝,而係同自己一樣咁仆街嘅仆街。

三門峽喺邊呢?就係今日一個叫三門峽市嘅地方。不過就得返市名係叫三門峽,原有嘅峽谷已經變咗水庫。而我比較傾向叫個市區做返原名陜縣。

「限梵令」亦都唔會好似「限韓令」咁,多少會影響到幾個專食中國人水嘅商家佬。頭先問過下啲天主教徒,梵蒂岡入面連間紀念品店嘅店員都係神父、修士、修女嚟,佢哋嘅「收入」只有教廷出畀佢哋嘅零用錢,話知你冇生意佢哋都係食咁多著咁多。唔止紀念品店,根本上至教宗本人,同埋梵蒂岡政府(a.k.a. 教廷)入面大部分人都係神職人員或者係修士修女。在俗僱員唔係冇,咪就係瑞士衞隊、警察同埋消防,仲有啲其他僱員咁,但僱主都係教廷囉。

數學固然係現代科學嘅根源,要學習科學嘅知識都必須透過數學計算嚟學習,係科學嘅長河裏面數學絕對存在一定嘅價值,但係點解有咁多考生如此厭惡數學呢?

「始作俑者、其無後乎」嘅內涵係,當人人認為人殉殘暴,要棄用人殉嘅時候,有個人走出嚟話「唔殉真人可以殉假人」,雖棄殺人之實,但又留住殺人之心。以禮為名而賊害仁心,呢個先係「始作俑者」最大嘅惡行。

業報之說,唔係今日開始講。以前吳克儉、袁國強有家人去世,大家一樣樂此不疲,但係咁又點呢?喺大家一齊恥笑佢哋「報落家人度」嘅時候,惡行又有冇停過呢?再者,呢啲高官年過半百者有之,其父母早就古稀之年,即使係配偶話唔定都隱有暗疾,其死乃屬天然。今次蔡若蓮死咗個仔,白頭人送黑頭人,先會叫奇異一啲咁解。然而,如前所述:今日香港,後生仔尋短見,好出奇咩?

睇到電視有個高鐵告白,認真,你話坐高鐵48分鐘到廣州,我就真係寧願去深圳坐和諧號好過~

頁 1 / 8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