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薰華
薰華
薰華
塵世中一件無名廢青,除咗偏見同口水就冇嘢多。

新年新氣象,冇人想理李波

我唔想理李波、唔撚想理李波、唔撚鳩想理李波、唔撚鳩想理閪個李波。

「嗱,早就要咁做啦,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吖嘛,全民退保梗係要啦,啲老人家老咗冇仔女好慘架……」二叔二嬸其實好好人,聽講佢同二嬸係喺革馬盟度識嘅,當年都激到阿爺死咁滯……「阿爸,呢個全民退保對我哋好唔公平……」

九七前香港水域邊界同九七後係唔同。九七前嘅香港北邊水界,係后海灣同大鵬灣嘅北岸,亦即係只要喺深圳所有向南嘅海岸跳落水,就已經係香港境界內;而同時大嶼山西南角一個叫分流嘅地方就相反,只要跳落水游200呎就係珠海嘅水域。九七後,后海灣同大鵬灣近岸水域已經神不知鬼不覺轉手畀深圳,同時分流海岸邊界亦同時移離海岸,南水界亦略為南移

其實政協好神秘,作為一個高級嘅政治組織,喺《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內除科幻小說一樣嘅序文之外,並無任何一句提及政協,而對政協嘅描述就只有講佢係「有广泛代表性的统一战线组织」一句。咁到底政協係咩嚟?點解老董做政協副主席會係國家領盜人?點解做政協即係同意中共統治呢?咁就要返去1945年。

這一次沒有「嗌招」、沒有公式地集集一次戰鬥、進化動畫只做了成熟期、招式不只有必殺技,甚至連全體主角都沒有到齊,舞台不是數碼世界而是東京御台場。主角不再是熱血向前衝,反而帶著很多成長問題。「被選中的小孩」各自紋章所代表的特質也紛紛失色,太一的「勇氣」因為現實變成怯懦;大和的「友情」因為理念分歧而產生裂痕;空的「愛情」因為兩個男孩子而困惑;丈的「誠實」也因為現實而退縮。

依家你李博士拎個「義」字出嚟選舉,義者宜也,你依家連發封電郵選舉廣告都行為不宜,你張政綱點令人信服?你點說服禾輋邨民投你票?老老實實,等畀個人私隱專員搵上門果時你都唔好話咩政治打壓(係呀,舉報咗架喇,唔係你以為人哋畀封電郵我睇真係因為你靚仔?問下點舉報你乍);當然我更唔多想支持民建聯──但係人哋至少冇柒呢樣噃係唔係?你要食政治呢行飯,至少唔好犯埋啲低級錯誤吖。

你要中國護照?你去用特區護照;你想在中國當公務員?你沒身分證;你要踢中超聯當龍門?你是外籍不行;你要加入中國共產黨?「沒門兒」;你去銀行開戶口?境外人士;你要用自動售票機買火車票?請出示中國居民身分證。你要進入中國境內?請先申領回鄉證,而且只能留90日。

中環英文點樣叫?

本土派知唔知道,香港一直都有自己嘅首府/首都,就係維多利亞城(Victoria_City),又可以叫香港城(見於《北京條約》所附地圖)或者維多利亞市(見於《香港法例》第一章《釋義及通則條例》附表一);又或者,佢哋知唔知道其實九龍塘法律上亦唔係九龍嘅一部分呢?九龍塘係新界嘅一部分佢哋又知唔知呢?

中國米喺香港,可以話係一直冇市場。如果去過中國旅行,只要過咗五嶺,離開咗廣東,食親嘅飯都係非常粘嘅米種,同我哋香港人食開一粒粒嘅絲苗米同香米完全唔同。可以話中國米喺香港根本就冇市場。

照片中是三門峽大壩,而壩前的石塊就是「砥柱山」。典解嘅?典解又話炸咗又有返嘅?好打耳呀!有咩點解,一係字典錯,一係就係呢座「砥柱山」根本就唔係砥柱山。想知點解?我哋嚟睇多幾張圖搵真相把啦。

球場如戰場

回來香港,今時今日港波之頹,大家心照。但為何從當年的東方足球王國墮落到今天的地步?也是政治的原因。當年,香港球壇各隊,也有左派右派之分,「國共大戰」常常出現。其中的右派球隊,資金雄厚,有能力重金禮聘香港內外好手。因此,無力請外援的左派就想出一條屎橋:「追不上去,就拉他們下來。」左派商人霍英東運用他的影響力,促成外援限制,最終要達致「全華班」。結果,兩支強隊寶路華與精工相繼解散,隨之而來的,是左派球場一致叫好,然後自己玩手指,最後香港足壇步入嚴冬,至今仍然迷罔。

林君之死,家長發言謂與課綱一事無關,但在這數日裡,林君必然要承受無比的壓力:來自藍營的攻擊,也有來自綠營的推擠。夾在此中,苦楚難以想象。這政圈的苦杯根本就不應該由一介高中生去承受,林君絕對有資格去說一句:「若是可以,求你不要讓我喝這苦杯!」

晚明的左膠世界

魏忠賢不是好人,但東林黨也不是善類。其中差異在於,魏忠賢乃是真小人,而東林黨多為偽君子。大是大非面前,他們著眼的,只是某君是否與他們相善,再決定是否支持他的觀點。沒頂之災在前,仍不忘私怨比天高。網絡論史有言:明將降清者,仕明時如狗,仕清時如龍。其中原因,也不過是明廷制肘多,而制肘正是來自於東林。

「地區名校」會同你講咩唔可以做,而「傳統名校」會同你講咩可以做,至於有咩係唔做得?自己撞下板咪知囉。「傳統名校」讀七年,其實學校唔係好理你,你班細路咪自己搵啲板嚟撞下囉。撞得多自然就知道有咩做得有咩唔做,過程中當然要自己諗自己要點做啦,自然就連自己以後想點,都要諗埋啦。至於立校規嚴過鬼,搞到啲學生諗都唔使諗,順便搞到同區連《獅子王》都冇得睇果啲學校,真係抵佢出名得三條街嘅。不過,都叫出名嘅。

大家除咗見到佢哋大部分都係牛津大學畢業之外,仲睇到啲咩呢?再諗下,如果你膽敢喺香港讀呢啲科嘅,會有咩後果呢?

無獨有偶,澳門法院最近也發出新聞稿,題為《突然橫過馬路引起交通意外,受害人責任自負》,內容以一貫的澳門式葡語化中文法律語言(a.k.a.唔知寫乜春)寫成,描述一件有關路人亂過馬路的案件。案情是,2007年4月28日,有一個阿婆在高士德大馬路亂過馬路,被車撞倒受重傷,有生命危險。

頁 7 / 1012345678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