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森
田森
我手寫我心,想讓你看到我的世界,也讓我看到你的。什麼都寫。

垃圾/城市

對吧,借來的時間,借來的地方,由殖民地時期到現在其實都一樣,所謂的回歸只是把債主轉移,香港嘛,始終是一塊不屬於誰的土地(如果還算一塊土地的話)。「我城」的概念,在香港好像永遠只能是「我所居住的城市」,而不會是「屬於我的城市」,就像「家」的概念,其實所指的是一種感覺,從來都不是一個實址。可悲的是,我們連膚淺地談實址也說不上,房屋不是歸宿,又是另一個債主。好,你二十五歲結婚同老公打算儲十年錢就可以上車,十年來為樓死為樓亡,最後發現一格地磚都貴到你買唔起。

關於麥記的二三事

講真,冇得食麥記唔會死,但我好好好好好唔捨得。你可能不會明白這間麥記對我們的意義有多大,為什麼杏花村的人要make a big deal out of it,洗你news feed,我只能說是因為 很多很多的回憶,和很多很多盒和不同的人食的脆香雞翼。除了我們這些比麥記湊大的九十後,大概最捨不得麥記的還有朝朝準時七點坐在那,用長者証換杯免費奶茶就坐一整日吹水的婆婆們。然後除了宵夜沒了,我連吃一個三十蚊以下的晚餐的資格也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