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探花
文探花
廢青一名,早上做教育,夜晚做音樂,醉心填詞,最欣賞林夕老師的細膩感情,最喜愛方文山老師的詩情畫意。不想在沉默中滅亡,深信堅持才有希望。

Why So Serious?

  看了Joaquin Phoenix飾演的《小丑》,演技無與倫比,將低層人士的壓力和悲情充分展現, […]

【荃灣反黑之戰】時序

我完全唔理解咁多位手足點解明知前面有刀有鐵通等緊,大家都會衝入去,無人知我地會唔會最後被黑社會斬到身首異處,我只係知呢一刻嘅決定都係幾十人係幾秒入面一齊做嘅決定,或者係好想救被打被斬嘅記者同市民?呢啲應該就係良知!

8月5日三罷的關鍵意義

8月5日三罷就係好似1919年6月3日一樣,唔單止係一重表態,仲係一種實在行動,唔好諗做嚟有無用。如果6月9日到而家每一個行動都諗做嚟有無用,我相信引渡條例修訂已經通過咗!今次三罷要做得夠徹底,人數越多越好,唔理中資定外資,越大影響越好,咁樣先可以話俾香港政府知,如果繼續對香港人嘅五大訴求不瞅不睬,如果繼續縱容黑警同黑社會無法無天,香港人將會同佢地沒完沒了!

沒有一個警察是無辜的!

一個有3萬人員編制嘅警隊,每個月最少出緊香港人9億糧做人工嘅警察,發誓會保護香港市民嘅警察,你地當晚盡過啲咩職責?對唔對得住係元朗車箱上面俾人打嘅男女老幼?有無諗過佢地只係一班返緊屋企嘅普通市民?係新城市廣場就咁撚勇武?去到元朗就龜縮玩失蹤?呢啲算乜撚野警察?自己本份都未做好,憑乜撚要人尊重?如果你地嘅家人當晚就係西鐵車箱上面,你地點樣面對佢地呀?撫心自問啦唔該!

寶曠力,補抗力!

TVB係一個香港媒體,咁高調出聲明,搞到去日本寶曠力總公司到,咁大個品牌唔會當無事發生嘅。睇返寶曠力份聲明,內文只係重申佢嘅品牌理念同埋道咗句歉,我覺得潛台辭係咁:「拿,你TVB玩到咁串,我唔會由得你嘅,我地個品牌係形象健康嘅,你唔係呢個路線呢,我地就無緣合作喇,如果我嘅決定搞到你或你啲支持者就真係唔好意思喇! 」。再者,由日本人話事嘅大品牌好少會咁彈弓手,日本人係好講信用,話一就一,話二就二,好似之前講有啲香港人訂咗日本酒店最後無出現,啲日本人嬲到爆就知佢地嘅脾性。

夢一場

我夢見了很多人對義士作出指責,和理非說他們暴力、破壞運動、是鬼等等,而那些奸臣傀儡就說義士是暴徒、收了利益去衝擊等,後者用盡手段抹黑都是意料中事,既無稽又無知。但前者的說話實在太傷人了,明明大家都是有相同目標,為什麼要這樣說?前線的義士考慮的都很簡單,就要令權貴回應人民的訴求,撤回惡法,釋放義士,擲了幾塊玻璃就是暴力?怎麼不想想一直以來權貴對人民的制度暴力?一直都在剝削人民的利益?為什麼一群本應正在享受大好青春的人民拼了性命也要反抗?幾塊玻璃真的比已犧牲的幾條人命重要嗎?這些問題都值得好好思考的。既然站在同一陣線,就應該互相支持,為什麼互相指責呢?對抗暴政,不就是應該團結一致嗎?

風氣就算再差

6.21行動升級,充滿未知數,我地要面對嘅除咗係一班推卸責任、賣港求榮嘅高官,仲有一班心狠手辣、出賣初心嘅警察。

示威入冊,罪有應得

公民廣場是政府的地方,強行衝入政府範圍,就有問題啦!

話說呢幾日睇新聞見到有化妝師係Facebook講係尖沙咀某大商場個廁所遇到個清潔女工,言談之間發現原來所謂商場管理層唔畀清潔女工係工作時間飲水,而且要同每個去廁所嘅人打招呼,甚至見過同一位清潔工要係廁所食飯。其實咩都唔洗講,唔比人飲水已經係荒謬絕倫,而且水係維持生命嘅其中一樣基本條件,到底有幾仆街先唔畀人飲水?

《神奇女俠》好看的地方不止是告訴你一個英雄的誕生過程,而是透過刻畫神奇女俠的言行及發現自己是宙斯的女兒,帶出了戰爭、生命等反思,甚至是對信念的堅持。

關鍵一票,到底去咗邊?

鄭松泰議員係4月28日立法會內務委員會提出以權力及特權法調查選管會遺失資料,3位泛民議員都缺席投票,包括許智峯、楊岳橋及涂謹申,結果支持及反對各25票,最後就被主席李慧琼按議事規則否決。關鍵一票,到底去咗邊?

選擇性,執離地的法

更令人憤怒的是入境處的選擇性執法,現時不論是公營或私營的地盤均有大量外地勞工、黑工在內工作,入境處有處理過嗎?公營殯儀館及火葬場內,每日都請來很多大陸人跨境做法事,入境處有批過工作證嗎?每逢假日,尖咀清真寺外、維園內等都有大量外藉傭工在買賣貨品,公然違反入境條例,入境處有執法嗎?答案是以上皆非,那麼為甚麼政府只著力打壓Hidden Agenda呢?作為公民,當然樂於看見政府據理執法,但當我看到入境處縱容更嚴重的違法事件,視若無睹,這是今時今日的香港。

一個係創作行業都算有知名度嘅組織,竟然帶頭做一件咁貶低創作嘅事,到底係咩玩法呢?廣告仲講到明呢位「義工設計師」要做活動廣告宣傳丶品牌形象丶包裝丶場地佈置等,更令人難以理解嘅係仲有一句「所有活動均屬義務性質,非商業用途,故不能提供市價薪酬」。其實說穿了,就係唔想比錢,但又想人免費幫佢哋做嘢囉!

朋友A和我說,她在家庭聚會中和一位是退休警察的叔叔談到此事,他說:「做得好呀,出嚟示威嘅人成日搞事,唔打唔得,打完佢吔先會識驚,懲教署啲人都成日打犯啦!」,很難想像為甚麼警察會有這種想法,因為在這種情況下,警察只是執行私刑的工具。七警之所以罪成,是因為他們在執行職務時犯法,畜意毆打傷人,而他們的工作其實應該將曾健超拘捕,呈上法庭,讓法官裁決有否犯法,道理簡單而明,七警犯法也是理所當然,不容反駁,盲目護短的同袍又有甚麼理據可言呢? 一群執法者公然支持犯法者,一群本應是維護公義的人變成攤毀公義的人,能令香港人不失望嗎?

老老竇竇,知道薯片叔叔搞埋啲咩眾籌選舉經費,真係聽完嚇一跳,然後得啖笑。堂堂一個前財政司司長,特首候選人,竟然面皮厚到要同香港市民籌經費,仲要係Facebook講:「我不是一個人走出來宣布參選,而是要向全港七百三十五萬市民發出一份邀請,讓我們一起努力,令香港變得更好。你們的支持,將會是我競選和當選後有效施政的最大動力。」,呢段說話真係難聽過講粗口囉!

慢一點,不好嗎?

為甚麼要急著到達終點? 為甚麼把自己變成這麼可憐? 明明享受過程才是關鍵,明明那些瑣碎細節才最值得紀念。

頁 1 / 4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