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尼
芬尼
芬尼
14年港大法律系畢業生,現為自由身英語導師和撰稿人,Finnie's Language Arts 的創辦人。希望不只分享英語知識,更可探討學習態度。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innieslanguagearts/

無疑,適度嘅去口音化通常會令你講說話更清楚,係好嘅,但如果你將自己嘅口音當成一種病咁,矢志要將佢纖滅,你可能就要問下自己點解要咁做了 – 點解要連the last traces of your own culture都要抹去?點解你要以Hong Kong accent為恥?

呢啲golden oldies,唔知司機大哥喺邊度識番黎,呢種playlist,只有我老豆試hifi時用的歌單可媲美。諗到呢度,真的不得不慨嘆,香港人聽英文歌的風氣真係再不復見了。上一輩聽著哼著,英文就是這樣學來的了。俱往矣。

點解一到農曆新年就抑鬱?

人類不單是非常不理性的動物,人類更是極度容易受到身邊的人的情緒所感染、極度感情用事的動物。Emotions are contagious. 身邊的人快樂會令我們快樂;身邊的人不快樂,我們也就會不快樂。喜怒哀樂的感染性原來奇高。這一點正正解釋了為什麼我們在聖誕新年會感到快樂,沒有什麼事發生,我們也會無端端心情倍覺飄飄然。

要寫好文章,第一步是取材

好多同學寫作寫得唔夠好,寫得慢或者用語唔夠豐富,其實都係源自佢哋學習方法出咗一個問題:佢哋覺得寫文既第一步就係構思。

很多家長著小朋友做練習的時候,往往叫孩子用筆在補充練習上填上答案。其實一個更有效的方法,往往是請孩子把句子連同正確的答案朗讀出來;更理想的方案是,讓孩子跟隨著質素高的朗讀示範,把句子完整並流暢的朗讀出來。

讓我們今次,讀讀Big 4會計師樓在颱風山竹吹襲香港翌日出的mass email,學下英文。筆者用意絕非為挑剔而挑剔,而是為了各位希望把這兩封email作反面教材,幫助希望打好文法基礎的同學。以下講的錯誤,大家又認出幾個?

或許你需要安全感,或許你需要穩定,但我除了穩定和安全感,更需要自由和理想。需要穩定和安全感多於自由和理想的是你,不是我,你明白嗎?

Like it or not,考評局考考生的不止是語文,更是見識。悲哀的是,很多見識往往要錢買回來的。一些背景沒有那麼優渥的學生這一方面真的會輸蝕。

舉個例,兩個中文字,快樂和開心,你會不會覺得兩個字一樣意思呢?我相信,很多母語是中文的人,都會感受到兩者有分別,但別人問起,又未必能即時解釋清楚。

想學好英文,但又怕無面?

我認為學語言厲害的同學是不會認為語言能力是用來顯示自身價值。即是說,不是語言比較厲害,所以自己的價值就比較高。

學好語言,要懂變通

你想形容一個女孩有片紅唇,可以說“She_has_red_lips.”或者“Her_lips_are_red.”這些都是不同的講法,重點也不同。除了要知道有哪些表達方法外,還要知道這些方法的含意有甚麼不同。前者把重點放在女孩擁有的特色,後者則把重點放在她唇部的特色。

愛上學習,談何容易?

老師教書是受薪的,而學生學習,卻是無償的。即便老師工作,犧牲了休息和娛樂的時間,還是得到金錢上的回報做補償的。所謂「受人錢財,為人擋災」,支持老師的不只有責任感,也有要保住飯碗的恐懼。學生辛苦讀書,犧牲了玩樂的時間,得到的是什麼呢?經濟學裡,說讀書是一種 investment(投資),帶來的回報叫 future income stream(未來收入流)。未來是多虛無飄渺的事

很多大人學生以為自己懂grammar,但他們只是大略聽過一些terms,例如tense、voice、mood、real、unreal、infinitive、participle;其實對這些概念根本沒有透徹理解。

做人點先可以快樂?

感恩呢種心態真係要自己明白好處而做先有用,如果有人同你講「做人要感恩d」,我相信你會想打佢,right?

我們不是native speakers(母語使用者),憑什麼批評或評論native speakers的英文?如果我們不是native speakers,是否就沒有評論native speakers英文的資格?Native speakers英文是不是就一定好。如果不一定,又是為什麼?

尖子,就不能追夢嗎?

三年前,港大法律系畢業,讀了一年Part-time法律執業證書(PCLL),辭了律師樓的工作,沒完成PCLL就申請了退學,停止了半工讀的生涯。及後,籌備了兩年多,今年終於辦了商業登記,在沙田區租了地方,開始搞自己的補習社/教育中心,全職投入英文教育的工作,總算開展了自己的生意。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