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婆
神婆
神婆
非典型占卜師,唔神秘,無形象,除了鐘意聽客人講故事,夜間興趣係打機睇動漫同撚貓。https://www.facebook.com/FortunaMessage

「時代已經不屬於我們了,是屬於年輕一代的,2047 年呀,我們都化灰了吧。說不定我明年就不在了呀。我們奮鬥的年代過了,我們要享用福利也享受夠了,留下一堆爛攤子。現在,我們死咬著香港這個地方不放,不留一點空間給年輕人,非要逼死他們,逼走他們,逼到他們寫遺書的寫遺書,視死如歸地去表示對政府的不滿。為什麼要這樣?」

佢本身喺印尼讀到大學畢業,但黎到香港,每晚臨瞓,都會借我啲 Grammar 參考書、Harry Potter、仲有當時我成套齊哂嘅 Penguin 出版社歐美 Literature 逐本睇,逐個生字查字典,去進修自己啲英文。

佢回鄉後,創立自己的小小生意,當起英語補習教師,小學到成年人都教,去到現在,生意頗有規模,是個老闆了,最近仲買咗隻船仔。

我個客本身好鍚啲學生,而佢間學校,據佢所講,其實啲人都幾乖的,所以避免啲仔仔女女遇到麻煩,每次佢地搞活動,我個客,一定會提早到現場打點,「呢個係老師嘅責任」

「不知道我下次回香港時,香港是怎樣的一個境象。」她說。

六月以後,Alvin 對現狀看不過眼,於是與同路人開始醫療急救工作。我印象很深的一次是,那一夜,那個女生的眼睛。Alvin 短訊我,言詞裡都是悲痛與不解。我也同樣,只是大家當下子都很無力。

叔叔話,無諗過自己就黎退休,香港先變成咁樣。對於香港最近發生嘅事,佢形容為「無理取鬧」。

「真係潮流黎,啲後生,人出佢又出,返屋企咪無事囉,係要搞到咁大鑊。不過可能出去食下煙真係而家興 haha lol」

有客做元朗區地產。佢每三個月會黎問一次黎緊生意狀況,例如應該集中做租盤定買賣、應該主力搵下舊客定新客、有新盤推出又會黎睇下情況等等,都係方向問題。

家琪來到,「神婆,你知道尋晚發生咩事吧?」

我一秒醒起她住元朗,「你無事吧?」

「我地就結婚,你就下我爸得唔得?」阿明有啲埋怨,「唔好再出去,網上講少兩句,睇下婚紗咪算。」

道歉,一句「Sorry 囉」,人地問嘅所有重點,你都唔答,你淨係強調自己「我家下黎道歉嘅」,其實個感覺真係同八十年代港產片入面啲黑社會衝入人地間舖,「我家下黎踩場嘅」一樣,有種令人「Noted.」嘅感覺。

我那位男性客人,那天走上街頭,全身盡量做好保護,在煙霧中,在中信大廈外面,接到來自女友的短訊。

「Still there? So no movie today? Wanna see 阿拉丁」

點解遲到唔得?我每個客都預左一定時間,然後下個客就會黎到,理想當然係做到無縫交接,你夠時間講之餘,後面個客又唔駛等;如果你遲到,影響下一個準時嘅客,當然亦唔係最理想嘅狀況。

Gel 甲唔代表品行不良,染金毛唔代表爛仔,有紋身唔代表你學壞。不過,你去見一啲比較傳統嘅公司,例如政府工、銀行工,外表太有個性嘅話,人地好少會覺得「嘩呢個後生好有特色,好有個人想法呀」而對你加分,相反,大部分公司會傾向認為「嗯呢個新人會唔會好唔肯聽教?」或者「呢個人好似好難 Handle」而暗啞底喺你份履歷表上面打 X 。

「都唔明你阿爸諗乜。要你幫手照顧,咁佢要比錢你囉我覺得,同埋老人家遲早都死架啦,身體唔好咪由佢擺一陣自己去囉,煩到你,好衰呀。」

Sally 有一日同 Zoe 講,話自己抽中左公司獎品,係旅遊套票,價值幾千蚊。佢當時嘅短訊係咁的。「我抽中左獎!可以免費去旅行!你有無假?我地一齊去 Enjoy!」

頁 1 / 11123456789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