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檢基
馮檢基
馮檢基
立法會議員

學生能力國際評估測試計劃(PISA)近日公布測試結果,香港中學生的數學、閱讀及科學得分在全球六十五個國家及地區中均位列三甲,依次為561、555及545分,均高於三科全球平均值,是2000年起首屆以來最高,惟不少香港報紙仍以「香港落後上海」「港生遜上海」為題報導,無視了計劃中所揭視的一些真正問題。

政府欠了一個扶貧夢

一向市民對扶貧期望莫過於減貧、滅貧,但特首竟明言不可能滅貧,因財富差異定存在於社會。可是,貧窮實不同於財富差異,前者可透過補貼、再培訓等舉 措消除。縱是相對貧窮下以入息中位數五成作貧窮線,貧窮人口亦不是必然存在。舉例說,一個三人社會,各人薪水排列為2元、3元、4元,入息中位數五成為 1.5元(3元除以2),沒有人低於貧窮線。此例顯示只要社會上低收入群體的入息能夠儘量接近中位數,是可以沒有貧窮人口的。重點只在於政府有否扶助低收 入人士的決心。然而,政府卻欠大志地把扶貧當成打一場沒勝算的仗。那何苦勞師動眾重設扶貧委員會?

悼念港劇的光輝歲月

事過境遷,電視台間的競爭成為歷史,香港現時的免費電視台實際只有一間仍在「運作」,但創作未有與時並進,多年來不思進取常受批評;另一家免費電視收視長期偏低,更只依賴不斷又不斷的重播霸佔珍貴的電視頻道。年輕一輩慢慢遠離電視,到電腦上找尋更創新,更具素質的台劇,韓劇,美劇等。2009年,政府決定開放免費電視市場,為香港市民及走下坡的電視工業帶來一陣樂觀的盼望,但希望愈大,換來的卻是更大的失望。

鄧小平曾明言在港駐軍主要具象徵意義,實無必要於城市中心佔過多土地,而交還部分使用率低,甚至空置的市區軍地更是無可厚非。若政府能主動提請中央,解決市區土地稀缺的問題,實在為百利而無一害,又何樂而不為?

正題以先不能不提的是,長策文件第八章實是敷衍之作。文件先點出土地不足故社會須作犧牲,並敦促政府加快土地的審批(參文件95及96頁)。然後, 往後近十頁只是「轉載」政府增加房屋土地供應措施,便草草完結(參文件96至105頁)。當然,既定政策不乏良策,但長策文件只把它們騰錄一次、毫無建 樹,實教人失望非常。

特區房策久欠建樹,勞師動眾所撰的長策諮詢文件亦欠新猷,背後莫過於因為港府施政因循。這次長策會推算未來十年將有四十多萬個單位需求,根據公私營 房屋「六四比」,公營房屋十年供應約為廿七萬。坊間指斥此為嚴重低估,因公屋輪候人數已達廿三萬,政府則辯稱為計算方式不同而已,現嘗試簡單分析當中爭議的因由。

誰是你的鄰舍?

今天不少問題仍是源於狹隘的種族之見。馬來西亞的執政黨派長期偏袒馬來人,是今次選舉華人離心甚強的原因;緬甸若開邦近期的衝突,亦是基於不同的種族、宗教;連香港日前亦有身為專業人士的少數族裔人士被拒申領特區護照。然而,亦有較正面的新聞,香港警隊近日首次任命巴基斯坦籍總督察出任警民關係主任,成為非華裔的警民「親善大使」。

為何不信任港人?

歷史證明港人對國家從來「是其是,非其非」,對國家關愛的例子俯拾皆是,再者,看看各國普選後的情況,社會只會更為穩定,激進行為逐漸減少,選出的人即使有對抗行為亦不大可能是無事生非搞破壞的。而以提名委員會解決這憲政危機更是不智,與其以權力否定港人選擇及對中港分野視而不見,以避免憲政危機為名掩蓋統治危機,最後受害的不只是港人,國家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