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斯
路易斯
一名九十後男大學生,有點瘋癲,又有點認真。

一星期前,我身處的瑞典第二大城市哥德堡Göteborg發生了一宗頗為震驚國內外的槍擊案。兇徒用自動武器在餐廳內掃射,造成兩人死亡,十多人受傷,警方懷疑案件與黑幫仇殺有關。槍擊案的地點是Vårväderstorget,位於市中心以北Biskopsgården區域。該區是哥德堡其中一個著名的Ghetto,是貧民和移民集中的區域,所以也有論調將罪案與移民問題連上關係。我大學未有用功讀書,不懂得拋一大堆理論去分析社會現象,只想藉文章將北歐比較少為人留意的一面呈現給大家,當知多一點東西吧。

POI,大陸譯<兇嫌追緝錄>、<疑兇追蹤>、<嫌疑人>等,故名思義,劇情發展係圍繞住一班同罪案有關的人。呢套劇2011年9月係美國CBS電視台首播,定位係科幻罪案劇。小弟睇美劇十餘年,由小學係明珠台睇ER、24,去到中學開始上網自己搵劇,一直睇到而家大學都就黎畢業都仲追緊劇。我平時呢,就唔太喜好科幻劇的,一直都鍾情警匪、罪案、軍事、間諜呢啲題材。不過POI 實在太神,我可以話我咁多年黎最中意的劇集非佢莫屬,以至到要寫返篇文黎表揚推廣一下佢。

紅藍綠絲話自己熱愛香港,但係咁耐以黎除左見到佢地拆鐵馬、打人、隨身攜帶生果刀、中tvb劇照伏等等,其實我地完全唔知佢地對香港有咩貢獻。佢地既獅子山下精神,其實就係在扯旗山上打飛機。

對於大連鎖店,或者專做自由行生意的,我個人認為係抵死。生意眼光咁狹窄,遲早都會出事,而家只係提早幾年而已。同時,做大陸人生意,其實即係將自己的幸福建立係其他一般市民的不幸之上,講得難聽啲同「發國難財」無咩分別。承上,即使最終因為佔領導致陸客帶來的經濟減少,我覺得無問題。因為本身香港就係過多遊客,假設香港正常的GDP係100,佔領前因為陸客過多,個GDP係去到120、130的程度,而多出左呢部份的GDP,係為香港帶黎好大的社會成本,包括生活質素下降、搶貴左租金等等。佔領後少左遊客,其實可能只係回復到100的正常程度,並唔係咩壞事。

黑金黑金,我黑你老母呀。佔領區既物資全部都係一班市民真金白銀拎出黎,幫政府推高你地至愛既GDP。你可能會話以下條數吹水味濃,不過都係鳩估無痛苦,信不信由你啦。

你反佔領,我無所謂,人各有志,佔領者都唔係全部岩晒。但如果你支持藍紅綠絲帶、支持警察、支持政府,唔該你即刻unfriend我,唔好話朋友,就連女朋友、老豆老母都冇得做。呢個係人格的問題,係人性的問題,我接受唔到一個人格連畜牲都不如的人做朋友。唔該,請你返去北韓中国做奴隸,唔好逼其他人一齊同你做奴隸。

可能你會認同,可能你會覺得爱国爱港的和平穩定重要過民主,但其實咁樣係好危險。今日,爱国爱港的標準可能係要以中华民族整體利益為先,所以你個仔食邊隻奶粉都要管,因為要留返啲奶粉俾国內同胞。可能你會話,fine,大家中国人嘛,蝕底少少冇所謂啦。他朝,爱国爱港的標準可能會變做廿三條立法,全香港所有電子通信要受監控,就連你同你darling 講句「bb豬」都要俾網管睇過先得。佢仲可以隨時話,「喂呀某某好似有勾結外國勢力的嫌疑喎,各位公安城管国保,同朕check下佢個底」,之後一大班人唔洗證據同搜查令就上黎反轉你屋企,連你個地下皇宮入面珍藏個隻原莎央莉都俾人拎走埋。

快樂是一種權利

小朋友需要的,不一定是豐裕的物質生活。有時候,一句關心、一句加油對於小朋友而言,可能比起智能電話是更好的禮物。雖然辭工全職照顧孩子未必可行,但每日抽十至十五分鐘跟孩子傾談,讓他們跟你分享校園生活卻是可行的。孩子永遠是清白無辜的,他們出生時只是一張純得不能純的白紙。他們現在的模樣,是由我們所塑造出來的。他們在怎樣的環境成長,便會成為怎麼樣的人。

今日,受恒商同學所邀,跟了深水埗北河燒臘飯店的老闆明哥,以及一班「平等分享行動」(下稱「行動」)的朋友,做了約一小時的「聖誕老人」:去探望深水埗區的露宿者,和向他們分享(大家喜歡叫作「派發」也行)我們的物資 - 食物、水和禦寒衣物。看著瑟縮街角的露宿者,在如斯寒冷的天氣下,只穿著單薄殘破的衣衫,一臉滄桑地依偎著拾回來的床舖,任誰也不禁動容。而我,卻有多丁點兒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