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將軍
傲將軍
傲將軍
女兵招募中.我的傲,只向敵人而發.小弟面書:https://www.facebook.com/eric.generalpride

偽發牌引起的示威

過往十年示威未能成功,除了多謝TVB是是但但,令大家錯誤以為抗爭者攪事,未能吸納群眾外,左翼社運份子亦散功能力功不可沒。試想一下近幾年的示威模式若不幸套用在幾日後集會/遊行會點:民陣孔令瑜:「今日大家辛苦喇,記得聽大會指示! 」陳輝:「比D掌聲自己! 」叫港媽遷就雙非搶奶粉的林輝:「我地有階段性勝利,終有一日會勝利!It’s all about determination! 」葉寶琳:「我地一齊唱歌,下星期再嚟過!」(全部設計對白)過往七一元旦遊行、反國教、撐DBC等示威,同樣戲碼上演,結果沒有一次成功,大家行禮如儀,乖乖回家,目的達不到,和平理性行動還被CCTVB抹黑為激進;好了,今次政府再與民為敵,大家無論爭取基本人權好,支持維基/香港電視好,大家甘心集會即日完結無功而還,番歸睇May姐落雞汁嗎?

亞視仲唔發達?

仆你個街,發兩個免費電視牌照,唔放香港電視,亞視仲唔發達?首先傲將軍利益申報一下:十年不看無線,更多年不看亞視,間中看有線新聞,喜歡Now網上新聞,手持數股1137,打算放長線。大家以為打擊王維基?實質政府在打救亞視!有線同Now有甚麼質素節目可供廿四小時免費播?除了跟TVB一樣「哈哈哈哈」之外無他法,只有買。當然可以外購,但要吸引師奶同本土派(大中華派上番土豆啦,不過香港係境外地方,要用VPN,加油!),要有高質粵語節目(尤其是劇集),向哪個買?TVB?咪玩啦,有好節目都唔益你啦。亞視?呃,當我無問過。那當然是向恨出劇恨到死的王維基買。兩個新牌仔係莊,無牌的Wiki係閒,那,寡頭壟斷下,任憑王維基千般不願意,兩間電視台出價一定不會高,好像恃老賣老的經理請後生仔一樣,又坷刻壓價又厭三厭死咁款,明明自己無人咁叻。

一朝早起身上班上學,行過球場或停車場空地,一班操普通話的呀姐播數十年民革式的樣板音樂,翩翩起舞;上到鐵路,強國人大大聲講電話,旁人用入耳式Earphone聽歌也清楚其內容;去便利店買早餐,兩位職員用普通話傾偈,到見到你才用唔鹹唔淡廣東話死死地氣「歡迎光臨」;回到公司,該死的舊電腦壞了,搵Support,怎麼他們說普通話呢?原來公司為慳錢,IT部都北移,原來的香港人當然炒了,那些中國同事不知甚麼叫Harddisk/Mon,要叫「硬盤」及「屏幕」

港大式校長任命SHOW~

港大不用「試水溫」,其目的只是一場騷:師生及校友都有份參與了,既然得一個候選人,而人無完美,平衡其優劣及各方面情況,他必需上任,有此「持份者參與」的大龍鳳,大家就要乖乖接受結果了,不要再在事後批鬥喇。多少學生組織、隊伍、選拔也玩這遊戲,由其是「上莊」文化,如非必要,不像其他大學要撼莊,而是「傾」出來,互相不了解嗎?傾到熟為止,爭位坐嗎?慢慢「Com」出來(Compromise也),到選舉嗎?先Camp(Campaign,諮詢會也)爆你,無論如何,你也能登天子位的,乖乖被「仙」(Senior,師兄姐或老鬼調教)吧;在港大公開得的,大都不會血腥互片,或臨時脫腳的(學生會社運仔惡鬥紅子軍除外)。

收了中國學士碩士,想他們協助大學,或留港貢獻嗎?短期還可以,當他們在Entry Level以抵用價錢加超三爆四的成績搶位後,待一兩年「在港經驗」,英語好的就急不及待到外國升學就業,否則就回歸中國,香港納稅人資助他們讀大學(雖然數額不及本地生),搶了好工,吸收香港經驗,然後沒有再融入及建設香港;而教學質素呢?傲將軍早幾年還在學,難得上導修課,剛剛上研究院的中國Tutor,努力用疑似英文讀Powerpoint Slide,結果不僅本地生,英美澳印的學生也不明所以,有港生要求他用普通話(至少我們有人聽得懂,可協助翻譯作英語),結果他固執的堅持,導致計出值率的這一堂越來越空空如也,最後在兩個學期尾的Evaluation才能請走他,結果他還是跳回中國建設了。

上手無Handover好。上手無做到,我已經盡力補救。上手得罪左個客,所以我地要買多D茅台送禮。上手無把流程系統化,所以今年我地要更多Budget。「不論如何,總之上一手的錯...」打工仔普遍心態,「總之病」蔓延,人之常情。如果說「我要做好呢份工」的煲呔太打工仔心態,梁振英應該有過之而無不及。他出訪重慶,數落前朝:批評上屆特區政府無所作為,揚言要改變有關思維,做到適度有為。「不論如何,總之上一手的錯...」

「唔理點都好,總之佢地離婚梗係個男人係出面搞三搞四!」而原來女方跟舊情人藕斷絲連,大送綠帽。
「我唔知內情,但係總之佢做一個星期就辭職好明顯係佢坐唔定!」殊不知是鹹濕上司嚇走女新人,投訴無門要劈砲。
「我無聽新歌好多年,總之呢加D歌就無以前咁好聽啦」只看TVB就以為它能代表現今流行曲的「作家」如是說。
「我唔理咩江山代有人才輩出,總之一代不如一代,後生仔識咩丫!」Old Seafood日講夜講
「我唔理咩夢想,總之搵錢唔多就係無出息,唔好同我講其他國家點點點,你買到樓咩?」

The Pancakes/戟姐/dejay/蔡_麗/_明麗名副其實One Cake Band,曲詞編彈唱一戟包辦,她唱腔獨特,加上兒歌的曲風,實在令人放鬆,而細味歌詞,會看到其對生活的看法。用廣東話寫了些爛歌(拿,我Direct Quote而已),內容奇特一點,而其餘都是英文歌,多半負面陰暗一點。大家應該會記得,多年前的一首作品成為巴士公司廣告歌

坐井觀天,只見文盲

李純恩所寫的,是「餐廳的電視播」的歌,就以偏概全鬧整個歌壇,這不單是幼稚的情緒發洩,而更是沒有基本邏輯,這樣的人能成為知名專欄作家,實在香港可悲。這是香港傳媒養成的,而同樣原因,一個電視台中國控制只有零點收視,另一個電視台獨大,導致所謂「主流 」音樂就是CCTVB式口味,音樂人或其公司要在公仔箱亮相,鬥的不是音樂造詣,而是小圈子遊戲,獻媚拉攏關係下,音樂藝術被忽視了,加上電視台偏坦某一兩間唱片公司,造成壟斷,而四大唱片公司與無線糾紛,間接加強CCTVB湊親生仔女為大家引吭高歌,多少好的音樂人給埋沒了?多少在電視見不到的優質作品李生又知道嗎?當林峰成為亞皆老街至太子道最皆男歌手引起反彈,到之後大眾更加無視電視台音樂節目,這一切李純恩不是看不到吧?

講到我眼睛想旅行,大家亦應該聯想到張家輝的版本:「我俾碌蕉你含」夠低俗,港人至愛。當港產片盛行之時,低俗及惡搞是生活一部份,到現在偽道得撚當道,講句What the Fuck也提升到重案層次;而外來人口不受控的激增,票投建制派,為政府護航,網絡廿三條要通過實在指日可待。不久的將來,無論你想爆粗洩忿,或低俗地開懷大笑,可能已經無機會了,現在不開心,還待何時?

「不是因為看見希望而去堅持,而是因為堅持了才會看到希望。」今次介紹的是樂隊是Supper Moment,題目中那句摘自《最後晚餐》。有人喜歡台灣的五月天夠熱血,而香港代表就有Supper Moment,其實除了追夢的正能量題材,這隊本地薑也有耐聽的愛情小品。支持一下本土,不但只在社會政治上的論述層面,希望港人優先,不再無私奉獻十三億強國人,而是在自身生活中,娛樂、語言、文化、飲食、藝術各方面也欣賞「香港製造」。

Facebook Sponsor Post 好煩膠

打工仔不僅要Work Hard,更要Work Smart。每一行都是如此,做廣告尤甚。在千變萬化的網絡世代,少不免做Social Network Marketing,要在Facebook 呃一個廉價的Like,不難;要毀掉一個牌子,令形象插水,實在易如反掌。在Facebook Newsfeed 上,不難發現Sponsored Posts,無論個人、牌子、樂團,做得好猶自可,如果名不副實,或者太煩膠,胡亂賣廣告,除時倒錢落鹹水海。這裡舉一些例子,小弟無興趣,會怒Block的

女能載舟之GEM 鄧紫棋

苦戀你多年,你說喜歡波兒,我就扮波兒給你一份鼓勵,怎知道你鍾愛的波兒是醉駕波局長?真的令我心痛,但我更不明白,你貴人事忙,竟可以一年放四次大假,Where Did You Go?回了英國祖家去家庭團聚,定北上收黨中央指示?哈,有人說中國共產黨有Plan B要換特首,說你快Game Over,廿三條未立法、新界東北未發展、未能強推國教,你怎能功成身退?想你落台?反對派等奇蹟吧!

片段中冠軍並沒有直接說出支持普選,而她的說話比很多從政者Make Sense:「始終你做緊嗰個position嘅時候,你都唔會想話個個人係針對你、反抗,你都會想滿足到佢哋個需要...好適合嘅時候去開始做啲嘢,譬如話真係開一啲會議...可以畀我真係發揮到我啲嘢(意見),而你係真係聽緊我講囉。」你有沒有顧及新聞台同事?CCTVB出名河蟹了,編輯同事見到片段,質素比元秋麗暈之流高,若他們不播出街,會被人說滅你聲,與十七萬人為敵;他們播呢,就像現在的攤子:網民一致讚好、上報紙、評論員稱頌,叫新聞部點向上頭交待?

YouTube Skip Ads 的等待

那等待Skip Ad 制出現只不過五秒,五秒,大概正常語速廿隻字的時間,約七句「我愛你」,比起一萬年,實在差天共地,確實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在急速煩燥的香港,沒有WiFi或Data要到處就位,鐵路入閘要推撞,不斷網螢幕發光,無論甚麼都看,娛樂也是短暫,急不及待飛廣告,去享受那奢侈的快感。等待娛樂,我們會不耐煩,足見大家的短視和膚淺;而長遠的人權,大家不只能等,而且可以莫不關心:普選由八八直選等了廿五年;同志平權連諮詢也要繼續等;動物權益還未見曙光;檔案法更加是不聞不問,嗯,這些太沉重?那還是說娛樂吧,免費電視牌照等了那麼久,我們除了Like香港電視個Page還能做甚麼?

請用邏輯和常識來說服我

龍應台說過,請用文明來說服我。二O一三的香港社會,水貨客可以橫衝直撞,社團份子可以保護689,一個反政府示威者被亂拉兩次,但自稱愛國者打人卻逍遙法外,相信大家已接受了香港不是一個文明社會。而那基本的期望 – 有常識及基本邏輯,原來也太高要求,以下事件,先不理背後政治操作,而只論當事人行為及「尋默的大多數」反應。

頁 3 / 6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