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將軍
傲將軍
傲將軍
女兵招募中.我的傲,只向敵人而發.小弟面書:https://www.facebook.com/eric.generalpride

「大學畢業大晒咩?」

大學裡玩幾年之後,憑甚麼叫價萬五?遙想呀叔當年,中七畢業都是八千一個月,雖然大家樂麥當勞餐比當時貴超過一倍,車仔麵都只係十蚊,但當年讀到預科難過現在大學呀?點解?我話係就係!不用解釋吧,君不見以往兩間大學變成現在九間?甚麼?這樣說不科學?好吧,學位數目多了那麼多,還不是比以往容易?你說近半本地學位是給予大陸人?我不理,總之以前幾艱辛你們未經歷過呀後生仔!怎麼不能跟以前比較?當然啦,「我唔將你醜化咁點顯得我地優雅?」 ((改自Heyo 睇醫生歌詞 ))等我教精你啦,你地肯捱十年八年,儲足首期,供足三十年,才再同我講能力談理想,你有張沙紙有又點?好似我地當年,日頭炒股票夜晚賺公司OT錢,霎眼間已經有車有樓先先有資格同我講夢想呀小朋友,大學畢業大晒咩?中環價值呀,有錢先大晒呀!

「加兩個靚仔丫唔該。」

「一碗細蓉 ,跟茶走,一個下火,一碟燒腩仔,加兩個靚仔丫唔該。」那個她,竟呆倒了。一行幾個男人,除了豆腐火腩飯,在茶餐廳或大排檔,還有很多選擇。然而,越來越多伙計聽不明我們的廣東話了。大家應該發覺,近年本地茶餐廳,除了因租金天比高而倒閉,買少見少,另一問題,就是伙計。那些白色衫、耳仔邊夾著原子筆、粗口爛舌、態度囂張但醒目的哥仔,曾幾何時是茶記員工的標誌,他們悄悄地減少了;近年剩下的茶記,不少都轉移聘請了鄉音未改的中年女士。

這次介紹的是樂隊ToNick,曲風及歌詞都多元化,行為出格,四位成員創意無限,要幾膠有幾膠,當中有<三幅被>及<關心菊英>,抽水抽到關家姐也一起玩;而<我不能忘記你>、<Bloody Valentine(血洗情人節)>及<你對我已經唔係好似以前咁>可算男士心聲。上文引用了幾首勵志歌的詞,為大家打打氣。有火有質素的樂隊,以通俗抵死廣東話入詞,他們月底出新碟,支持一下本地創作吧。

「請後生仔真係好抵。」

我問題不多,見畢業生就問一句「你剛畢業,點解我地要請你?」若後生仔答「我肯學習」,Fine ,我們不是開學堂,我教導你還要我出糧?答「我會努力貢獻公司」嗎?很好,有奴隸DNA,但你無經驗我又點請你去貢獻?而那些有得幾年經驗的應徵者嘛,一兩年轉一次工可以嫌Jumpy 會坐唔定;做得三五七年無轉工,即是只有該公司的經驗啦,視野狹窄又點Offer 好價比你?Rehearse 好完美答案太無個性了,我不知你性格是否真的適合我條Team?倒不如請大陸人夠直率,人工還平兩成呢;你答得真實嗎?那就不夠世故了,年輕人不應那麼率性呀。

香城人口清洗計劃

希魔名言還有下半句:「要消滅這種語言,首先先從他們的學校裡下手」,而強國之所以強,就是比希特拉走得更前,把「香城BB扼殺於萌芽狀態」。奶粉開始入手,當強國亂搶奶粉,香城母親若要上班,不夠Determination去餵哺母乳,就必須去跟強國人競爭,好了,到了有限奶令,學位也有每年十萬計的雙非學童爭讀香城學校,學額不夠本地生就「包容」一下吧,遷就強國人,跨區上學,自小灌輸天生勞碌命,配以煲冬瓜教中文,再學殘體字,把嶺南文化忘得一乾二淨。幾經艱苦準備上大學,學位增加了,但減少香城學生學額,強國學生有優先,本地生只好一死以謝天下。

女能載舟之顏卓靈

「為了_____你可以去到幾盡?」這是電影宣傳,杜汶澤寫上「出征」,叮噹寫上大雄,毛孟靜寫上新聞自由,這些都不令人意外。而顏卓靈寫上「林老師」,在八月四日的今天,染紅家長會、執法者、愛國團體連成一線斥林慧思老師講粗口,轉移警方選擇性執法事實;市民加上進步民主力量站出來捍衛言論自由,雙方劍拔弩張的一天,有人被指搶槍帶返警署,後來警方解釋是「一場誤會」後放人,有疑似便衣警員打市民後被大批軍裝護送離開,這樣赤裸裸的打壓恐怖氛圍下,小妮子還敢申張正義,在街上支持被抹黑的林老師,實在令人欽佩,值得嘉許。

網絡上要被操控太容易,真假政治中立派,叫不醒鐵屋中那些裝睡的人,和那個「我討厭政治」的義工,這些沉默的人,是政治壓迫的幫兇。他們不願聽,不願看殘酷的魔爪,只沉迷於逸樂,不用思考,自顧娛樂,卻摒棄自由的快樂,更斷送旁人的安樂。但,改進從來由抗爭者帶領。

一句What the fuck,對不公義的控訴,對社會怨氣的發洩,被無限上綱,在「和理非非」的社會,滿腦子道德的怪獸家長底下,不理內容,不分是非,只看形象,胡亂批評。高官衣冠楚楚卻大話連篇,大家無知無覺,任由他們作壞榜樣教壞細路;示威者見義勇為卻被打為潑婦。難怪,社會竟有那麼多人,不歡迎立法會掟蕉為民請命、討厭示威者要求討論同志平權、阻止拉布保民生、訕笑絕食爭普選;這些道德塔利班求的,只是耳根清靜,卻矇蔽雙眼,看不到中共的壓逼,反要求反抗者噤聲。

訓醒第日又繼續嘆息無真愛,夜晚又到夜場尋開心。夜復夜,制服Party後又Model Party,Beer Pong之後又來多三支Shot,玩來玩去幾個場,碰口碰面還是那些熟識的模樣,個個青春於這舞池流逝,枕邊一個個車輪轉,打完車輪又要轉人,男男女女,來來去去,還是那班人,在圈內互尋快感,尋著失落感,就不出這個Pool。

識時務者蔡東豪

以原復生、余就風、孔少林等筆名,練出獨步文風,後以真名在壹週刊蘋果日報寫不同欄目,劍磨利了,加上在商台經驗,跟幾位拍檔打天下,開了主場新聞,以提供新聞及各類資料彙集影響社會。這樣的形象打造,實在無邂可擊,體魄強健、成功人士、關心社會、兼容謙學,我敢說他的影像可比美張智霖謝霆鋒,蔡東豪走出來話佔領中環,如何不令人感嘆這人是如此完美。正當傲將軍以為他不會得罪人的時候,他恨恨的跟年輕人,不,應該是反對民主黨劉慧卿的人挑機。

窈窕淑女,君子與偽君子也好逑。今年書展 o靚模被指樣衰、MK。對,質素可以質疑,質疑為何可以出寫真,當然漏M(如果是真的)搏出位是另一個問題,手法如此低劣抵鬧;但長得不標緻或打扮沒品味無個性不是她們的罪,難聽點說,「搵食o者,犯法呀」,值得評擊的,應是出版或經理人公司不做好品質控制(Quality Control),更應怒插的,是媒體不斷追訪,既然質素差,又何必報導?每年書展新書何其多,本土論著作都夠多花生增加點擊,又或者,一本《蒼井空現象學》都夠爆了吧?

女能載舟之政黨女首領

這些年來全球政治人物,女性人數續漸增多,影響力漸大,然而早十年八年本地女婦女團體還大聲疾乎,批評香港政壇還是男人主導,女性只是花瓶,沒有太多權力。霎眼間,六個政治組織都由女性打骰,當然做主席不一定包攬所有權力,未必一個人說了算,但這一象徵意義,相信可以打破「香港政壇男人話事」這論說。

男人的浪漫,定義遠不只豆腐火腩飯。學生時代球場上血汗交流,Online Game通宵達旦的撕殺,A片閃卡互傳,這一切點適,永遠在心頭。哥們的感情,絕不是甚麼基情或BL,只是簡單一碰酒樽,盡在不言中。為生計,為家庭,為異性,兄弟們總有聚少離多的一天,各自的天空縱橫馳騁,難得聚頭,就更珍惜。珍惜,那些能共你話當年的死黨,就算中年發福,回不了當打的死o靚仔,到老死這班人仍是永遠的老死。

多年前戲劇的成功,能否複製未能定論,但近年大台不思進取的疲態卻是共識,而收視卻仍能保持,話題繼續翻抄,再翻抄。
是過去太令人懷緬,還是大台造就社會思維?
是現實不堪面對,還是大台黔驢技窮?
無論電視劇、社會發展、還是政棍,追求的只有Talking Point,而沒有Logical Point;只求Make Noise,不用Make Sense。搵食o者,犯法呀?Who fucking cares?

每逢書展臨近,就會追憶起那些年,我倆還是曖昧的時候,相約去會展,一來避開日曬雨淋的炎夏天氣,二來不是商場連接商場逛著一樣的店舖,三來夠經濟 - 還是學生的我們有半價。後來終於一起了,像是要紀念一下,年復年,手牽手在灣仔天橋排隊入場,場內水泄不通,為了保護你攬得實一實,心怕被看o靚模的人潮推散。指定動作似的,每年都行到腳軟,還行足幾年,而且你看的,都是旅遊書、愛情星相或《我的低能之道》 - 那些每次行書局也會揭的作品,笑笑說自己很像主角,多低能,這點,我當然清楚。

女生呢,自己指尖輕掃,電流般的觸碰能暗爽,配以玩具也能充實,不難聽到她們埋怨性伴技巧問題,太暴力而不能令她們滿足,為甚麼還要跟男生造?那被愛及接受權威侵入的感覺是難以代替,過程中不僅暈眩,陣陣的抽搐冒汗,也能吸到雄性體味,事後精神大振,心情耳明,思路開闊而要逼伴侶徹夜漫談,期望更靈魂層面一點的溝通。

頁 4 / 6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