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葭
兼葭
兼葭
熱愛文字與文學,寄業青史。 好讀古人書, 固執認為欣然會意需在熟讀精思之後。

我總以為,基礎是應該建立在系統的閱讀之上的。如果像坊間一些流行的文學雜誌一樣,今天介紹的書和明天的書完全不搭調,讓讀者東翻一點,西翻一點,把文學變成一種時髦的裝飾品,這樣的介紹,除了讓有心的年青人多知道幾個書名人名,或者更好一點,大概矇矓慬一點內容大要,扯幾句不相干的空泛理念 並沒有甚麼實際作用。「寄生蟲」是過於刻薄了,但作個有承擔的文學人,需要的卻是文化自覺,而不是沾沾自喜自已認識多少名人,參加了甚麼文學講座和討論會。

柴靜的「良心」重要嗎?

不過,支持柴靜的,一面倒的使用「良心」、「個人尊嚴」、「母愛之偉大」、「勇氣」等同質的情緒化論述,這樣反而弱化了片子本身資料的說服力。如果只是追求朝夕之間的轟動效果,那這片子已經夠轟動的了。情緒已經夠多了,關鍵不在於我們個人該怎麼辦,而是在於政策該怎麼走。而政策的問題,還是要等廟堂食肉者權鬥之後的結果。

順民們,只要你們是基層,你們在「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眼裡就是狗屎都不如的東西。當形勢需要犧牲你們的時候,你們連進垃圾堆的資格都沒有,你們的生活會給國家機器揉爛、壓碎,燒成灰,然後播種,種出新的芽來。至於新芽是專制還是民主,如果運氣好的話 喝著毒奶粉、吃著毒食品、拖著大頭BB、兒女永不能進一流名校、行行下街給公安毒打的你們,可能還能看得見。到時候,還請你們冷靜, 慢慢排好隊走進焚化爐,讓國家從你們身上燒多幾斤灰出來。因為這就是你們今天有意無意造成的結果。

文字恆久,不因政治立場而改變。隨便拿兩部現在的字典 (而且這兩部字典永遠都是《商務新字典》和台灣教育部字典) 來「正」字, 只會流於沙文主義式的字體學。不過說這篇文章是「字體學」還是高看了。研究字形是死工夫, 數十部字書羅列排比, 多看碑刻原印, 多看歷代俗字正誤的官書, 於一字一詞之演變, 今日應有及可有之寫法, 自然心中有數。平時怕寫錯別字, 隨便翻翻現代字典, 也就罷了。明明是講究「正體」字的文章, 不多查幾部書就出來下糾錯結論。這種並非建基在學理之上的糾正, 到底是糾錯還是誤導? 作者自稱「末學」, 態度謙厚。然而這樣的糾錯,實在和學問二字扯不上關係。希望以後本著中華正統心態寫這類糾錯文章的朋友, 認真一點。即然說要尊重這個文化,那就拿出行動來, 先沉潛而後高明。讀點古書, 再出來議論傳統也不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