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習姐姐
補習姐姐
補習姐姐
人人口中的補習姐姐 一個中孩子在不同大大小小的家庭中努力教好一班小孩子

我有個學生叫健仔,一個都算幾聰明既學生,上堂時悟性幾好,好多野都一點就明。咁但係都係幾歲人仔,咁就梗係有少少好動,好鐘意走黎走去,完全坐唔定!我相信健仔阿爸絕對係典型既權威型父親。仲記得係第一堂,星期日,同補習中介班吸血鬼確認完後,一出𨋢成條走廊都已經聽到教仔聲:一把好很惡既聲:「你仲玩、你再玩我扔曬成部電視落街!」

黃太——一個以為自己俾得起錢又可以話哂事既典型唔駛番工的在職婦人(內地新來港人士),聲稱自己對香港考試制度無咩學識,於是想請人幫佢個仔補下習。所以我就等…等了又等…點知一等,又再半個鐘。‭ ‬我唯有忍著淚send msg番Hall話我要遲到開會,然後準備要罰錢請宵。

開始幫人補習也幾年,這一年的DSE放榜對我而言本是無關痛癢的,但可能這就是緣份吧,在DSE期間偶然遇上了幾位可愛的小師妹,輕輕的陪伴在這征途上走了一小段路,更可以和她們成為了朋友,一起聊感情,聊未來。她們的放榜日,也叫我有點兒緊張,亦讓我想到了許多前的自己。有許多曾經刻骨銘心的感受也在時間的洪流中比生活一一沖淡了,只記得那天硬要老師替我看成績表的自己,還有急不及待從她的課室衝進我課室找我的好朋友。

各大專院校陸續完sem,一班中六同學仔等待放榜,有好多人都會想賺下外快但又唔知返咩工好,炒散promoter?唔喇!大熱天是要係街拋頭露面!餐廳?唔喇!好辛苦架又低人工!咁不如…….補習啦!可以私補可以係補習社,最重要係人工高福利好,嘆住冷氣對下答案就袋袋平安收得工,荀工黎架!如果你問在補習界打滾多月既補習姐姐究竟補習係唔係真係咁荀,我會答:「可以係,但都可以唔係。可以坐一個鐘好爽收錢,都可以俾人西足3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