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依
羅依
羅依
粵語保衛戰場上,防守方一馬前卒。近年致力恢復本地廣東話教中文傳統,並引頸企望更多粵語文學經典誕生。

卿本佳人,奈何報警?

即使人命關天,只可電召消防員或救護車,盡人事、聽天命──報警,警方以「死因無可疑」結案,於事無補則已;如獲至寶,嫁禍不辜如周鎮和案、羅長清案,報案人於心何忍?

兩年前,筆者力陳所謂「派錢」實為「回水」、苦勸同胞毋忘自己交咗稅,慎勿學舌匪類妄稱稅金與公帑為「政府錢」,警犬以至其他公務員應當視為「公僕」……如今滿城明顯未曾閱覽拙文之士自行覺醒,逼出匪徒強詞反詰「你交幾錢稅呀」並開槍奪理,亦皇天后土見憐文人窮酸,一點恩德──謹此復為一文還願,敬祈神明繼續垂護敝邑。

革命民眾一廂情願「支持警察執法」、「支持特區政府依法施政」人士智力低下,不足以預防高度傳染病,發病、致死風險遠超其兄弟手足──不過達官貴人何嘗珍惜過草民蟻命?共黨善使「群眾鬥群眾」,老生常談;革命黨反動派一命換一命,正中下懷,物超所值。運動持續八個月有餘,「爱国爱港」陣營盼星星盼月亮,好不容易盼得一位不知名食物及環境衞生署外判清道夫為飛石所傷;奈何一眾社會賢達草菅人命日久,反應極不到位,枉費共黨中央宣傳部如獲至寶,一番苦心炒作。

蓋棺論定青年事務委員會前主席陳匪振彬反動一生之際,忽聞天主教香港教區候任主教蔡惠民神父所謂「天主的子女」、行政長官鄭匪月娥議事堂上闊論青年政策:「我從來冇、亦都唔會敵視年青人;啱啱相反,我哋係非常之……或者我本人都非常之愛護青年人!」諒佢唔敢。其主有云:「凡你們對我這些最小兄弟中的一個所做的,就是對我做的。」陷青少年於饑渴、於赤裸、於傷病、於牢獄,按天上律法,與猶太權貴陷害、羅馬兵丁戲弄耶穌同罪;天堂「預咗個位」失去資格入席事小,硫磺火湖永火烹調劍橋親子丼燒焦賊子林節思、孽種林約希本來就夠黝黑一身髮膚事大。因此月娥與全民為敵之餘,不忘獨厚後生、留佢哋一道一道向「上流」動階梯──試舉三例,說明之。

步無寸進枉新年

龍蝦尚且進步、小龍蝦尚且進步,不求上進,何以為人?

再辱康橋

未浸過鹹水,母校排名望塵莫及海量劉匪淑儀史丹福大學、汪涵鄭匪月娥劍橋大學,本無資格為兩校決一高下──然則人總有言論自由、後人亦有絕對權力定奪拙稿係糟粕,抑或班馬文章。容我冒天下之大不韙,越級妄議一下兩位名牌大學校友,以俟來者賜教。

二十二年光景,英女皇冠上明珠,就此俾上述中共代理人及其現任主子習酋近平,折騰到城中少女衣不蔽體、少年食不果腹、少女少男,無家可歸。匪徒常言今日香港 GDP 佔匪區總量,不過百分之三──尚且吃不完兜着走,談何飲馬濁水、稱霸南海?當今貿易戰方興、香港殲滅戰正酣,內外交困、輔弼失人,下場比得上道光、咸豐,不落光緒、宣統,僥倖已甚;奢望「盛世」康乾、再望穿秋水,幻想終究敵不過現實。

既然香港警察神學上不可能犯罪,外邦人與不信者時々仰賴世俗知識論斷個別警務人員看似「唔完美」、「要改善」之言行,「撑警宗」基督徒啲信心自然處々受考驗──雖然真正虔誠嘅「撑警宗」信徒,有幸目睹警員喬裝成上帝等不同人物逼凌百歲長者亞伯拉罕擺好「燔祭的柴」並「綑綁他的兒子以撒,放在壇的柴上」、再賜與汽油彈燒死別人家的孩子,只會堅信警方命令與行動完全合情、合理、合法,為神蹟叫好。

香港市民度過「解放军」未出營,又一個七月十五;然後,香港人度過《緊急法》未出臺,又一個八月十五……人月兩團圓之夜,惟獨「中华人民共和国」二十四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副主席」其中一位,斯人寂寞,幻想〈黑衣暴力行動高位回落〉道:「勇武和和理非『兄弟爬山』變成『田雞過河』、甚至擴大篤灰的趨勢會更為明顯。很快我們會聽到他們的哀鳴。」喃喃不休,如慕容復南面而坐土墳上,悲夫。

生四端於藍白健兒,桓魋其奈我何?家長打幾通電話、「善長」發幾封電郵,不廢主耶穌到聖保羅,聖保羅到史丹頓牧師,史丹頓牧師到史伊尹校長、黃韶本主任、鍾士元爵士,史伊尹校長、黃韶本主任、鍾士元爵士到反修例關注組,兩千年道統。

為免坊間誤會「法不責眾」,放生東區小霸王後,務必失之東隅、收之桑榆,絕不姑息、嚴肅跟進並追究灣仔、金鐘、上水、旺角、沙田、中環、上環、西區示威者與傷者到底,以全「管治威信」;追逐獵物期間心臟病發嗰位叔父「飛天南」一旦不治,有幸為國捐軀,靈柩請用五星紅旗覆蓋,以重建共黨香港工委書記王匪志民念茲在茲、幾點墨水就足以泯滅啲「国家尊严」。

遙想武王當年,戰前誓於牧野,引用古語「牝雞之晨,惟家之索」,譴責商朝「惟婦言是用」、「俾暴虐于百姓,以姦宄于商邑」;今日行政當局,何嘗唔係林門鄭氏一言堂,只許父母官指「暫緩」為「撤回」、不准子民「斟酌字眼」?暴虐如催淚煙、布袋彈、橡膠子彈漫天,姦宄如鄭匪若驊、李匪家超用事,物證人證俱在──事隔三千年有餘,無改母雞擅權報曉、家業只有蕭條落索之宿命,悲夫!

立法會六月十九日周三復會,動議為梁凌杰烈士默哀者,並非尊貴嘅郭偉強議員、亦非工聯會其餘安啦啦煲乜、安啦啦煲物;主席梁君彥休會五分鐘以便議員自行其事,在場工聯會議員集體離場抗議。觀乎〈立法會綜合大樓會議廳的議員座位表〉,工聯會郭偉強、麥美娟、陸頌雄三匪穩佔最後一排;踏出議事堂與逝者「劃清界線」,佔盡先機,其他黨派瞠乎其後。

傷,謂警棍、胡椒噴劑、催淚煙、布袋彈、胡椒彈以至橡膠彈各級武力二〇一九年六月九日起,對香港兒女身體髮膚之毀傷;痛,謂鄭月娥、盧偉聰兩名公僕縱容防暴警察、「速龍小隊」棍毆、腳踢、槍擊衣食父母「三不孝」後,意猶未盡誣以「暴動」冤罪,港人錐心之痛──試舉前朝、本朝幾個先例,以便有司依樣畫葫蘆、了卻葫蘆案,還市民半個公道與孝道。

浸大學生常識題同享計劃

日月如梭,二〇一九年幾乎過咗十二分之一,香港浸會大學普通話畢業要求健在, TSA 則換姓改名 BCA ,過住幸福快樂嘅生活。不患寡而患不均,特此模仿專欄作者曾鈺成先生設題若干,毋須操練、唔怕「肥佬」,以資全港不合資格應考 BCA 及「普通話豁免試」、母語唔係普通話、智力不下小學三年級生人士挑戰──人人有份,唔似「關愛共享計劃」嗰肆仟大圓……

孔聖人又話:「君子之德風,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風,必偃。」例如魯國正卿季孫肥備受盜賊困擾,請教文宣先師,對曰:「苟子之不欲,雖賞之不竊。」同理,若非首長好勇鬥狠,樂於欺人,即使特區政府獎勵青少年從事網絡欺凌,重賞之下不必有「勇夫」──行政長官談及網絡欺凌時,昧於反求諸己,似乎未讀過《論語》。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