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竇蓉
竇蓉
竇蓉在中環打滾十餘年,幸運地擠身中小企管理階層的行列,面對金融霸權主宰一切,以及過度物質化的生活方式,作為一個中環夾心人,這個網誌是我的的自省和自嘆

爭取民主的政客,絕大部份不懂經濟和股市,亦不懂marketing。因為香港沒有政黨執政,爭取民主得個桔,只等於爭取光環,議題普遍左傾,例如爭取永遠無人理睬的全民退休保障,爭取標準工時,甚至爭取居港未滿七年便有綜緩。今屆立法會二十七個泛民,對公共財政、經濟大局、股市樓市都沒有領袖視野,面對暴力救市的荒唐,他們固然不懂食住上,鉛毒食水咁大鑊,居然只見民主黨出場,沒有區議會議席的政黨,好像等放暑假,至於本土派,亦不見有任何組織和行動。

告別港股大時代

如果香港放棄制度的驕傲,不為污水設立阻融的屏障,不緊守原則,那麼固然一些沒有香港經驗的人也可以亂炒亂來,搞臭香港市場,香港失去制度優勢,即使股市賭局愈來愈大,這場遊戲也不是我們玩得來的。

再談記協集資問題

這幾年,主流傳媒自甘墮落,相反資源緊絀的網媒,在政治議題方面反而走更前,影響力與日俱增,網媒十分依賴素人博客、公民記者供稿和參與,此消彼長下,網民、博客與記者產生的互動更多更頻密,遠的不說,最近全港關注的肖友懷事件,一段街頭打頭的片段,便讓嫻姨姨灰頭灰臉。在當前政治環境下,既然公民的參與度大大提高,對輿情導向起着舉足輕重的作用,開放及鼓勵更多人守護新聞自由,也是合理之事。

堅離地的記協ball

記協ball在今日的環境下,是過時及示弱的做法,新聞自由不止在下降,689政權是要消滅獨立的新聞媒體,以黨媒取代一切。當參加辯論比賽的中學生也懂得舉起黃傘,表達抗爭之心,記協在這個行業存亡之秋,還只懂搞這些官蓋滿華堂,為主辦者、嘉賓貼金的活動,實在令人恨鐵不成鋼。

觀眾嬲爆又如何的頒獎禮

這班前浪以「為業界做D嘢」的崇高口號,年復一年地搞金像獎,搞得愈來愈差,但義務大晒,陳小春心底嗰句可能是「林家棟搵我,我頂硬上,義務咋,你重想點呀!」放大來講,香港所有業界團體都有同樣的死症,我曾撰文批評記協,惹來的責駡也是一句「義務架咋,你重批評,咁叻你做啦!」無論電影界、文化界、政界,都有一班oldseafood霸著既有資源,組織活動搞了幾十年,愈搞愈差,後生一代挑戰無從,但一有人批評,oldseafood就大聲夾惡地抬出「義務」這個光環。

股市這個編劇寶藏

香港三十年來多次股瘋,銀碼一次比一次誇張,格局愈玩愈大,上天下海,無所不用其極,每次爆煲之後,總會留下幾個時代傳奇,竇蓉覺得,當中以佳寧陳松青的故事最黑暗血腥,蒙能(0276)與陳振聰的故事最荒誕宿命,燒炭死亡的羅兆暉悲劇得來又有香艷情節,應該好睇過《華爾街狼人》。

自小明白別人比我聰明勤奮,比我靚,比我叻,生活自然比我好。但現在的社會是顛覆常理,黑白不分,愈爛愈撈得掂,政府所有高位都被一堆鷄屎一樣的人形物體覇佔着!自從689上場後,我們才發現以往信奉的價值觀,甚麼能者居之,優勝劣敗之類,完全是屁話,這個政權管治下,就是要核突無能,厚顏無恥的人,來執行它的政治目的。人生到了下半場,才要被逼接受一堆又一堆鷄屎賴在自己頭上,而牠們的後代,會繼續支配着香港的未來,這點才令人最悲憤。

最初聽到未來基金這個建議,我以為只是港共政權發揮守財奴本色,儲起盈餘,免得市民要求派錢,但當政府公布未來基金一半會投資在「高回報項目」上,就肯定有古怪!想當年彭定康政府要起新機場,中方咬牙切齒,警告港英政府要量入為出,審慎理財,總之就是不准使錢,政府外匯基金多年來的投資誡條也是保本至上,但這個未來基金開宗名義一半要投資「高回報項目」,即是高風險項目,包括私‧募‧基‧金‧,難道同那些基金佬有親?無錯,肯定有親,為何慷香港人之慨,投資高風險項目?諸位自己google下溫雲松、江錦恒這些偉大的人物是做那一行的?還有多少富家才俊,名牌大學畢業後搞基金?

《選戰》其實是叮噹式永續循環,葉晴是大雄,張癸龍是叮噹,宋漫山是技安,不必有阿福和靜宜,大雄、叮噹、技安三人就足夠開戲。基本上每一集都是大雄被技安陷害,叮噹出手搞番掂,大雄和叮噹坐低開開心心聽歌,下集又搞過。葉晴在這十五集,由第一集協助碼頭工人的社運人士,到第十五集競選特首開票前夕,新丁之稚嫩不減。就算大雄這麼懦弱,為了讓叮噹放心,也鼓起勇氣去挑戰技安,葉晴去到最尾一集,她的叮噹張癸龍不見了,於是去搵技安發晦氣,狂言要告上港澳辦、國務院。劇情講到叮噹可能會死在台灣喎,大雄都識得講靠自己去雪山救靜宜,葉晴你任得叮噹下落不明都不想辦法救他,只會齋講上告港澳辦,咁重懦弱過大雄。

王維基HKTV Mall 的困局

網購的顧客,對價格很敏感,平台要做到「人冇你有」,「人有你平」才有競爭力。網購是HKTV被一男子扣起電視牌照,逼於無奈下誕生的商業模式,主要缺憾是太過依賴大型連鎖店,搞網購而不懂善用網絡力量,放太多資源在貨運物流方面,自尋煩惱,這種模式直接導致HKTVMall上售賣的產品平凡而昂貴。

中國樓市隻狼

話說中國內房泡沫講了幾年,但在香港上市的內房股,自從有人發明了人民幣高息債這個融資方法後,從未有公司違約,慢慢大家的戒心愈來愈低,覺得內房債不失為一種高回報、低風險的投資。 2015年的分別是,其中一間評級算是不錯的內房股,過了期限仍未俾息,嚴格來說已是違約,整個內房高息債因此掀起了違約恐慌。話明nonamebasis,有留意這個sector的新聞,自然會心領神會,由FT至《大紀元》都有報道過。

在談蔡東豪之前,先看看完全唔關事的王維基。經營媒體受盡打壓,慘受整蠱,王維基認第一,冇人敢認第二,這兩年他投資數以十億,卻被689政府玩到殘, 猶記得一班市民去仍未圍封的公民廣場撐HKTV發牌,那邊廂王征條粉腸居然率眾去跳核突舞,撐「亞洲良心」,慘在亞視唔出糧,今時今日仍未被人釘牌,HKTV卻要在網上窒下窒下咁播。

中產家長肚入面條蟲

為了避免仔女成為雙學接班人,家長千方百計搵機會逃跑。諗下就明白,名校對家長來說,是一條建制路,表示你在這個講世襲、講資源的制度中,已經贏在起跑線,但一場雨傘運動,家長們驚見名校學生參與抗爭的為數甚多,明明舖路搭建制列車,豈料原來孩子上咗抗爭列車,明明自我感覺美妙,深信自己是制度裏的贏家,怎會變成擔驚受怕的輸家?此驚真是非同小可!回歸十七年,特衰政府不斷用孩子們做教育實驗的白老鼠,制度改革太遙遠,逃避成了唯一的選擇。

沒有為下一代預留位置的香港

所謂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這些富二代雖然無法晉身金融界揸fit人,起碼生活無憂,創業轉型的故事包裝得漂亮,但背後已隱隱透出港青上位無望的事實,細心想想,香港近十年有沒有任何一個四、五十歲上下,在大財團裏位高權重的香港仔能教人有深刻印象?

拳頭在近,道理在遠

究竟花花黨心目中的正能量是甚麼?充滿正能量的蜘蛛仔獅子山下巨型banner,他們完全沒有反應;示威者被黑警暗角打鑊,他們一定覺得搞事份子咎由自取;那麼昨晚CCTVB和港台記者在鏡頭面前被人扯衫、拳打腳踢,警察擺明縱容藍絲帶暴徒,試問我們是否要不問是非,和這些暴民講團結?拳頭在近,官府在遠,當警察不再公正執法,警察在你面前一尺,也是「這麼近,那麼遠」,連基本人生安全也得不到保障,跟誰說和諧?正邪不兩立,面對一個流氓政府和其包庇的暴民,現在盲目說「和諧、團結」,等同縱容暴力、是非不分。

警方動用過份暴力,市民要求689下台,而不是對話,此建議純粹為政府解圍,讓建制派有機會撲出來,說政府已釋出善意,佔中市民和學生不理性,加上抗日持久,想鳴金收兵的市民一定愈來愈多,配合一場對話,但其實完全沒有讓步的大龍鳳,一場umbrellarevolution又再無疾而終,可謂陰險之極。要對話,先要重建雙方的信任,689上台後,日日指鹿為馬,先要逼使他下台謝罪,由替任的行政長官,加上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與學生和市民對話,才有出現較有建設性的溝通。

頁 2 / 6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