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竇蓉
竇蓉
竇蓉在中環打滾十餘年,幸運地擠身中小企管理階層的行列,面對金融霸權主宰一切,以及過度物質化的生活方式,作為一個中環夾心人,這個網誌是我的的自省和自嘆

香港有一種根深柢固的意識形態,就是losers才會反政府,「撈得掂,買到樓,你使係度嘈?」香港重光之路艱難重重,就是敗在這種心態,但現在那種強大的屈辱感,已令很多人不能若無其事,只有明白港共政權的政策是以建設屈辱香港為主,抑制香港成為文化侏儒,香港人才能找出新的抗爭出路。

敗在佔中

佔中三子戇居到不斷搞D day,其實是把佔中delay再delay,客觀上讓共產黨有大把時間逐一清勦佔中同盟。反對派人士,不論溫和也好、激進也好、小駡大幫忙也好,中共都逐一透過政治、經濟、抹黑等各種手法痛擊。在戰爭中,敵人是殘酷的,侵略你就梗架啦,戇居得過你面對超級撒雅人一樣的對手,不去打游擊戰,反而去打開口牌,讓敵人有機會把反對派逐一消滅。

家教

坐在我背後的男童亦不知收歛,繼續踢、踢、踢,我終於擰過頭對他兩母子說:「小朋友,你這樣踢前面的椅子是不對的,請你不要再踢了。」我自問好聲好氣,其母雖未至於惡人先告狀,但亦好不了多少,只是敷衍地跟兒子說:「睡吧,睡吧,不要再踢阿姨了!」講咗等於冇講。

港共的基層政策是:「輸入貧窮,展覽貧窮,操縱貧窮,代代貧窮。」而中產則是這個政局下重新定義的「N無人士」,無福利就梗架啦,最大鑊是我們在議會裏、政府裏,近乎完全沒有政治代理人!21個泛民聯署撐新移民居港一年可領綜援,漠視了中產選民的訴求和憤怒,騎劫了我們,以一種優越的姿態,以為在教育選民、感化選民。高地上的人,現實是我們連血到不夠。

終極河蟹

新聞自由從來只在傳媒老闆手中,這句話可能很難入耳,但某程度上卻是事實。即使是《蘋果日報》,今時今日,愈來愈多讀者討厭民主黨,希望把他們踢出政壇,政治版的記者又豈會不知道民心所向,但生果報死攬民主黨的宗旨絲毫未見動搖!報館老闆不敢為所欲為,要顧及顏面及讀者喜好,因為他仍然當報館是一門賺錢的生意,才需要俾面讀者,而在有民主的地方,政府、傳媒能互相制衡,因為兩者最終都要向選民負責,但在香港這個地方,政府、傳媒是不斷步向互相勾結。

一個中女寫網誌

我在工作中接觸不少搵錢搵到盤滿缽滿的人,但在香港,搵錢多少與知識多寡是完全沒有關係的,當我接觸網台和其他網上媒體後,發現好些網友對歷史、軍事、文學、科學都有淵博的知識,在時事評論方面,網上傳媒亦比主流傳媒中肯、有深度和有前瞻性得多,對於受慣《蘋果日報》和CCTVB洗腦的香港人來說,網上資訊是開啟了一個全新的天地,令我對這個社會的認識更立體。

綜援案後,佔中收檔

綜援一案後,佔領中環呢單嘢其實可以收檔,再搞落去也是爛尾收場。竇蓉之前談及佔中的兩篇文章,曾指出泛民成班都是經濟盲,因為從來沒有執政的野心,更不必理會管治香港的實際難度和需要。一早講過佔中不是玩candy crush,學賤輝話齋:「個世界唔等人!」在他們搞商討日期間,綜援孔允明一案,讓很多支持民主的中產一族,對泛民二字心生厭惡。好簡單,我們支持佔中,是不想香港變差,我們努力抗赤化,你們大玩感化,大家走到這個十字路口,唯有say goodbye,佔中唔使預我。

環球麥記 宜有地方智慧

本年YouTube香港熱門影片排行榜,冠軍得主是「一生只想尋找一個肯挨麥記的女人」,麥記曾經是很多小朋友夢寐以求開生日會的地方,當現在的小朋友都改去廸廸尼開生日會,很多人又覺得食茶記好過食麥記,麥記每年投放大量marketing budget,究竟想建立一個怎樣的定位?

邪惡line to take

為企業或個人彌補過失後的形象,爭取公眾同情或諒解,則是危機公關的範疇,但若代表的一方,有錯不認,或理虧在先仍強詞奪理,則只會變成拙劣的掩飾,好像老女人面上的批盪,愈塗愈難看。有些被證監會飭令停牌的上市公司,也誤以為危機公關可以幫到手,老友,你檔嘢犯法,甚至可能做假數,搵咗律師先講啦!

兒童恐懼疲憊,青年憤怒迷失,老人流離失所,這就是今時今日的香港。中年人、壯年人仍可以扮作若無其事地生活,因為我們在港共政權眼中,是GDP的一部份,整個城市的建設只為了上班、買樓、消費這三部曲而存在,但這個循環終有停止的一天,某日當你喪失貢獻GDP的能力,就會被推到城牆外圍,自生自滅,中門大開,只為讓更多消費喪屍取代真正的人類。

台慶不過是人家的annual dinner

如果是你是該公司的員工,當然無奈要被逼坐足一晚,看着大佬們阿諛奉承,落足鞋油,CCTVB霸着大氣電波的公有資產,公器私用,我們雖然無法推翻這個電視霸權,但既然不是打他們工,也就無謂辛苦自己,看這齣擦鞋鬧劇。以前的時代,觀眾仍然是CCTVB的老細,台慶夜要取悅觀眾,也要花點心思做好節目。今時今日,CCTVB只要令當權者放心,為港共政權維穩,就可繼續享有壟斷的優勢,拍甚麼都沒有所謂,不懂上網找其他東西看的觀眾,就成了CCTVB和港共政權的奴隸,任其魚肉。

辭職公投,去吧,何俊仁!

如果何俊仁宣布在某一個限期內,政府不就發牌事件解釋,或者重新審議王維基的申請,他就會啟動辭職公投,讓市民可以通過全民投票,來作一個決定,這時候民建聯班賤人,可能會辯說兩者不能混為一談,又說辭職浪費公帑,但他們很難公然以反對發牌的立場,推舉候選人加入這次補選。況且所謂博奕,未必需要真做,只要拋出一個限期, 說明如果政府再玩弄語言偽術,我們就別無選擇,一定要啟動公投了,屆時689應該急到賴尿,其他對特首之位流晒口水的人,此時當然是踩多兩腳,要求689儘快交待,這招引蛇出洞,會令行會內訌的情況更白熱化、表面化,真是諗吓都開心。

中共只想香港做文化侏儒

北京深知「香港人」這個身份醒覺,是對港共統治的最大隱患,王維基的電視台擺到明叫「香港電視」,旨在振興香港電視文化,市場策略以香港消費者、廣告客戶為主,這個面向香港觀眾,深信香港單一市場已夠做的電視台,唔覺意踩中了中共日日洗腦香港市場太細,一定要中港融合的謊言,阻礙其摧毀香港文化的大計,故此一定要消滅於萌芽期間!北京深知「香港人」這個身份醒覺,是對港共統治的最大隱患,王維基的電視台擺到明叫「香港電視」,旨在振興香港電視文化,市場策略以香港消費者、廣告客戶為主,這個面向香港觀眾,深信香港單一市場已夠做的電視台,唔覺意踩中了中共日日洗腦香港市場太細,一定要中港融合的謊言,阻礙其摧毀香港文化的大計,故此一定要消滅於萌芽期間!

旅遊喪屍

香港這班商界中人不是井底之蛙,他們去過的地方,肯定比竇蓉更多,他們也不是天真到以為優質遊客會滿足於到商場買手信,但他們並不需要高品味的旅客,他們就是要一堆shopping zombies,遊客愈沒有品味,生意愈易做。讓香港成為更多樣化的旅遊城市又如何?如果這批遊客不買奶粉、金飾,於他們何益?於是香港在地產商、政府、旅遊業夾手夾腳,逐漸變成了一個不斷興建商場,專門接待shopping zombies的低俗城市。

內奸‧內交

男兒志在四方,689的所謂「內交」策略,其實是陷港人於不義。首先,重慶、廣州、上海等等各大省市,和香港從來都是面和心不和;況且,中國用人仔,香港用港紙,內地沒有法治,我們行普通法,就已經是南轅北轍,不應把香港融入中國的體系,認親認戚,即是跟他們做生意或投資,純粹在商言商,不必用膠味十足的詞彙來包裝。

狀元以外

如果純粹參考網上評論,Mark Fu 無疑是一個高分低能的傻仔,但作為京士柏區的選民,竇蓉對他的印象比其他候選人好。先不說甚麼民主大業、佔中立場,畢竟這次只是選區議員,純粹作為一個街坊,我觀察到Mark Fu 是超勤力的,五月開始已經擺街站,收集簽名,母親節那天一早見到他在屋苑門前跟街坊打招呼,父親節又見到佢,間中重上京士柏山跟晨運阿伯打招呼,要知道京士柏山不是飛鵝山,但行上去都要少許腳骨力。其時原本當選的梁偉權上訴尚未被正式駁回,補選仍未接受提名,他已做定準備工作,誠意十足。

頁 4 / 6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