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竇蓉
竇蓉
竇蓉在中環打滾十餘年,幸運地擠身中小企管理階層的行列,面對金融霸權主宰一切,以及過度物質化的生活方式,作為一個中環夾心人,這個網誌是我的的自省和自嘆

規卵芭火 香港單春

N年前電視劇的主題曲,都識得講「男兒天職保家眷」、「誓要去,入刀山」,但你看看《衝II》那班男演員,馬國明都三十九歲了,重好意思問人「得唔得?」那邊廂台灣新晉男明星人才輩出,彭于晏在《激戰》中的演出集陽光男孩與成熟男子氣概於一身,為目標勇往直前,戲中無女要溝卻深得女觀眾喜歡,堅毅、剛強,一張孩子臉仍有赤子的真善美,好像宮崎駿筆下的勇敢小男生。羅仲謙夠一身肌肉啦,但何嘗有彭于晏那種男子氣概?所以硬漢、鐵漢與否,同年齡、身材無關,奇連伊士活就是荷里活永恒的鐵漢,因為他在電影中敢於為弱勢出頭,保護妻小,戲外對自己的演藝事業投入和尊重。荷里活明星都敢於表達自己,是其是,非其非,若說那些「香港小姐只可以講旅遊」之類的奴才話,恐怕演藝生涯不會長久。

《狂舞派》與《怪獸大學》

《怪獸大學》製作上是零瑕疵的,而《狂舞派》的製作費只有五百多萬,但關鍵在於戲情能夠讓觀眾入戲,很多製作上的瑕疪,觀眾在那九十分鐘裏,就不會太計較。首先,我沒有看過《step up》系列電影,片中Rooftoppers的表演,對我來說是很有驚喜的,後來再看製作特輯,見到一班舞者那些翻騰的動作,無吊威也,無用特技,才知香港舞壇原來卧虎藏龍。青春片、夢想、熱血、本土製作、誠意十足這些宣傳口號,本來是另類趕客標籤,因為這些題材通常拍得很假,很老土,而港產片一向喜歡找大人扮細路,例如阿Sa出道十年仍在扮少女,另外又鍾意臨尾透過幾個中坑,訓示後生。

佔中與comfort zone

佔領中環這個議題講了半年,港共又幫手唱對台,這四個字算是街知巷聞,但如果玩一個快速配對的遊戲,一講佔中,大家馬上想起甚麼?A.坐監犯法;B.普選,建立公平社會;C. 戴耀廷;D.余若薇?我敢寫包單,起碼有一半人會聯想到坐監犯法,這也是幫港出聲執住來打的一點,當然,戴耀廷正正是願意走出comfort zone,為爭取民主作出犧牲的好人,面對愈來愈大的政治壓力,頂住流氓政權或明或暗的打壓,實在不容易,戴教授作為一個學者,他已經做到帶領風潮這一步,但公民抗民、爭取雙普選只是手段,最終目標是要實現政黨輪替,民主執政,建立更美好的社會。

當打記者成為習慣

之前我提出電台dead air一分鐘,被評為unlikely,那麼一些和理非非的活動,例如倡議一人一信到保安局、監警會投訴;選擇一天為新聞自由黑暗日,呼籲記者和市民一同穿黑衫;擺街站、成立facebook 網頁、在政總舉行新聞自由論壇,這些照抄學民思潮和碼頭工人的招數,難度不會太大吧?記者和傳媒機構受到連番暴力對待,理應藉着這次事件,爭取和警方公開對話,要求澄清警方對保護記者採訪權的立場和承諾。

本年4月8日,證監會宣布,暫時吊銷名嘴張士佳的牌照,為期30個月,並處以罰款50萬元,原因是張利用隱藏的證券帳戶進行交易,造成利益衝突,並於一報章投資專欄作出虛假及失實聲明。這個隱藏的證券帳戶其實就是其妻的帳戶,蔣元秋式的理由,大概會說太太的投資很獨立,不知太太買了甚麼股票之類,但就算藉口多多,證監會都不會聽你詭辯。調查指出,張士佳當時為華富嘉洛證券的持牌代表,持牌代表有責任向公司申報所有個人(包括配偶)的股票戶口資料、買賣紀錄等;然而,證監的調查發現,張士佳妻子暗地裏開設了一股票戶口,但張士佳從未向華富交代有關戶口的資料。

謬波盡,震嬰亡

謬波借老婆外家囤地,689今日出力包庇,乃意料中事。特區政府三司十二局,唯財政司司長及發展局局長兩個職位最讓人眼紅,前者掌握過萬億港元的財政儲備,後者掌握土地資源,都是香港最重要的資產。十二局之中黃錦星、吳克儉弱智的程度不亞於謬波,但權貴的子女都在國際學校或外國寄宿學校唸書,堆填區又不會堆到上山頂,他們自然懶得處置這些廢物,任由他們自生自滅。政治鬥爭的對手,風眼在金融、土地這兩大範疇,執掌發展局之謬波,貪心之餘,錯漏百出,各路人馬當然要集中火力招呼。

我們的神劇

因為《衝上雲霄》的過譽,我於是認真地盤點一下記憶中的電視劇和劇集主題曲,那一套令我印象最深刻。想來想去,韋家輝的《大時代》和《義不容情》,可算是我這一代的神劇。相比以煩膠製造衝突的劇集,韋家輝善寫人性黑暗面,人物角色接近瘋癲邊沿,劇中人的經歷和情緒大上大落,劇情的推進或令人拍案叫絕,或令人咬牙切齒,但卻又符合人物性格,不會犯駁。現在回看,689的性格根本就是丁蟹!無論玲姐對他如何恨之入骨,丁蟹都堅持玲姐只是和他鬥氣,打死了劉松仁仍然覺得是他的好兄弟,韋家輝一早看透人性可以扭曲到甚麼地步,不愧是講故事高手。劉青雲的方展博當然是經典,但因為青雲一直是很出色的演員,不足以證明一個有血有肉的角色如何令演員入戲,相反兩位女主角周慧敏和郭藹明就真是脫胎換骨,自《大時代》之後,二人也沒有拼發過更精采的演出。

絕食如何不戇居?

人民力量繼七一後發起的絕食行動,本意是延續七一訴求,希望改變每年七一,行完就散的模式,但因為黨員分裂,政治能量大減,慢必餓了十日也引不起大眾關注,到了本周三立法會答問大會上,絕食十日的慢必,以虛弱的身軀質問689,繼而不支倒地,689一副扮作處變不驚,其實冷血得戚的嘴臉,雖然進一步突顯了689冷血的一面,但是次抗爭行動畢竟不太成功,翌日民主大報也只是以李八方報道,相反指他戇居的人卻不少。

七一十年,中產的錯?

面對一班不敢執政的反對黨,市民空有熱情也是徒然,就算我們高度議政、論政,次次遊行都準時出席,到最後跟政府談判,參選,始終要政黨代勞。歷史告訴我們,即使對手是英國,甘地帶領印度獨立的路也崎嶇之極,曼德拉、昂山素姬,甚至台灣民進黨在黨禁解除之前的年代,那一個不是在監獄度過很多年?反對黨要成為執政黨,坐政治監,家人受迫害,幾乎是免不少的災劫,尤其我們面對的是一個流氓政權,香港人更不用心存幻想,我們要實現政黨輪替,反對派不免被迫害。當我們說要真普選時,伴隨而來的,就是要準備執政,這並非先後的問題,而是要同步解決的問題。

曾志偉的「滷蛋電視台」

曾志偉的「鹵蛋電視台」是怎樣煉成的?看看那一堆所謂Aerobics “Girls”,都是遇人不淑,眼前無路想回頭的中女,觀眾何嘗懷念過張慧儀、葉蘊儀、李麗珍、陳慧珊、李若彤?正是你想做,我唔想睇,但有了曾志偉,毒舌一點咁講,隔夜「鹵蛋」都可以變上菜!不是歧視中年婦女,但娛樂圈本應是青春色相大晒的行業,復出也要恰如其分,當年薛家燕失婚,靠復出「真情」飾演好姨一角翻生,時維一九九五年,薛女士四十五歲,同期她還拍攝了靜心口服液的廣告,深入民心至今。反觀曾志偉大鑼大鼓起用的「鹵蛋」,分分鐘老過一班九十後的娘親,試問那個年青觀眾想看媽咪級的阿嬸談情爭仔?

城鎮化與本土化

竇蓉一直很困惑,中國的農田郊野、歷史遺跡,這十多年來紛紛因發展而「壯烈犧牲」,環境被破壞到慘不忍睹的地步,大量耕地被石屎活埋,發展成千篇一律的住宅、商場、寫字樓、酒店(內地稱之為「城市綜合體」),農民被逼遷的新聞無日無之;相反,日本、德國、意大利、英國等諸國,除了歷史古蹟受到高度重視外,城郊風光、田野景色也令人十分嚮往,但倒轉頭來,共產黨仍說中國城鎮化的比率遠遠不及西方先進國家,未來經濟增長還要靠城鎮化開飯。為何別國城鎮化之後仍然可以坐享湖光山色,中國城鎮化卻落得滿目瘡痍?

直資與尊貴理財

現實中,朋友論及子女的教育,我多數會選擇沉默,「針唔拮到肉唔知痛」,直資與否,終究和我沒有切身關係,我只希望這種由人人平等,變成人人分級的風氣, 不要蔓延到醫療體系。社會上有錢、有權的人實在太多太多,中產一族雖然是比下有餘,我對目前擁有的物質也感到滿足,但如果以1-100來推算,我們這群人在財富階梯中,究竟排到15定20?我只知如果平等的社會體制被破壞,除非你是金字塔頂端的有錢人,否則也會受到不同程度的壓逼,我對香港未來的期望已很卑微,只希望當我變了竇蓉婆婆的時候,去醫院看病,不用倒退到要講關係,塞紅包!

少年,你太年輕了

學民思潮無懼無畏,一直很值得香港人驕傲,但少年,你們太年輕了,這二十多年的歷史,不是一班老人家講得這麼浪漫,香港有香港式的學運,不必承傳六四,六四的悲情,更是萬萬不能學。一件六四事件,是天安門母親永遠的痛,但在香港這個相對自由和安全的地方,卻成就了一些人畢生的事業,民主黨中人,霸佔議會多年,面對共產黨無賴的行徑,節節敗退,但又毫無辦法,九七後廢除立法會直通車,成立臨立會,他們都是在立法會影張遺照就算,要不是靠六四議題續命,也不可能存活到今時今日,仍算民主第一大黨。

外判香港

香港現在陷入一個官賊勾結的狀態,已經影響到營商環境,可惜的是商界根本不覺醒,一班財閥吃政治免費午餐吃到腦殘,以前成個行會、立法會都是長江一號至七號,李氏安坐家中已可指點江山,由政治優勢帶來的經濟利益簡直是餵到入口,現在財閥在政府中人脈已斷,他們陣腳大亂,卻又只願懷緬曾治下地產黨呼風喚雨的年代,在他們心目中,勾結為本的政治生態始終對他們最有利,有官可買,就有買中的機會,相反共建公平社會,他們的優勢便會迅即失去,未來十年各大家族都由富二代接棒,沒有政府偏幫的傾斜政策,靠這班少爺打硬仗恐怕得啖笑。

第三次佔中

全力聲援陳玉峰絕對正確,同時應該借這個機會,告訴大眾,今時今日,香港賊佬太少,差佬得閒專門對付維權人士。但從差異對待不同被控人士的態度中,竇蓉不禁懷疑佔中領袖的小圈子心態,有沒有足夠條件領導香港人。推動佔領中環這個背城一戰的運動,要有鋼鐵一樣的意志,磐石一樣的原則。群眾從來都是鵝城市民,領袖的原則如果不能如磐石般堅定,運動散渙和失焦是必然的事。佔領中環的行動雖然愈講愈縮,但公民抗命,以法達義,始終是基本口號吧?既然如此,只要是非暴力的公民抗命行為,也應該是佔中的同路人。但我現在看到的,就是自己人蒙難,當然全力聲援,別家的野孩子被審判,卻可以隔岸觀火。

誰的自由市場

「今次雙李對決,我唔會支持工人,因為我覺得各有前因莫羨人。」這句說話,等於說:「你條命唔好,不要怪人。」職場阿姐認為工人們是仇富,死抱「我要贏,你就要輸」的態度,結果只能是通輸。凡工潮、工運,都要對資方造成壓力,這是常識吧?反過來說,工人匐伏在地,HIT會心軟嗎?

頁 5 / 6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