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竇蓉
竇蓉
竇蓉在中環打滾十餘年,幸運地擠身中小企管理階層的行列,面對金融霸權主宰一切,以及過度物質化的生活方式,作為一個中環夾心人,這個網誌是我的的自省和自嘆

中環中女看佔中

我覺得佔中三人組太過強調犧牲,沒有着墨爭取到普選有咩好處,只是一味賣悲壯,不怕坐監。喂,咁你地坐晒監,下一步點先?朱耀明牧師,傳教講到耶穌被叮十字架後,也強調三天之後復活,而信主可以得永生啦,佔中行動只講犧牲,既沒有着墨沒有真普選,香港會變得多麼黑暗;也沒有描繪香港選出了真正代表香港人利益的特首後,我們可以如何往前發展?年青一代是否有更多突破和發達的機會?一味販賣悲情,難怪佔中在《蘋果日報》狂捧下,收視仍然麻麻。

記協‧記怯

記協其實是記怯。前線記者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打,他們不會發起在電視台報新聞時穿黑衣,或杯葛採訪特首出席的活動。(其實杯葛這類活動沒有損失,689出席的活動十次有九次是廢噏)記協只會一次又一次地發聲明,聲明說「零容忍」,其實是忍完又忍!示威又只有百多人,完全不懂如何發動群眾,激起市民的同情心、憤概和恐懼。記協每年最大的活動就是記協Ball,每次都會向商界募捐,請官商名流買枱,在現場拍賣籌募經費,真不明白記協是壓力團體,抑或公關組織? 除了搞Ball,最叻就是發新聞稿,聲明之後還是聲明。

芝麻友

香港天天都有鬧劇上演,個個都是花生友,但我們同時是「芝麻友」!當我們為了麥當勞明日免費派包、肥嘟嘟茶餐廳任食放題加價十蚊、WhatsApp 收費大拿拿一蚊美金等各粒芝麻綠豆起哄時,香港社會的西瓜、燒鵝、乳豬,就被官商勾結、政治分贓的利益集團奪走了。更可笑的是,他們取走這些西瓜、燒鵝、乳豬時,是何其大模斯樣,我們死盯着幾粒芝麻時,對他們巧取豪奪香港資源卻又如此麻木消極。

香港電影無中產

雖然由月薪二萬到月入三十多萬的香港人,都爭着自稱中產,但奇怪的是,香港電影反而愈來愈缺乏中產的味道。竇蓉心目中的中產味道,大概是當年德寶電影的作品,如林子祥、鄭裕玲的《三人世界》、周潤發、鍾楚紅、陳百強合演的《秋天的童話》,林子祥、張艾嘉的《最愛》之類;陳可辛剛剛踏足影壇,以UFO名義拍攝的《雙城故事》,《甜蜜蜜》、《風塵三俠》,還有周潤發、鄭裕玲合拍的賀歲片《我愛紐紋柴》,劉德華、鄭秀文的《孤男寡女》、《瘦身男女》,都是以中產觀眾為對象,描寫都市情緣的電影,這些電影是美化了的都市剪影,浪漫休閒,帶少少童話色彩,劇中人縱有煩惱,也是太平盛世下的小風波,主角毋需展現憂國憂民的胸懷,就算是側寫時代的變更,也只是用來加強人物的立體感,不用像葉問這般可憐,每次都被硬砌些政治正確的外敵來對付,不知要拍到第幾套才可收山。

古思堯與Hugh Jackman

其實我並不支持社民連,古思堯和阿牛的論述水平實在太低,有勇無謀,但問題不在於他們是誰,而是法律本應不論政治立場,一視同仁。香港人都現在都覺得法官的判決一定是公正的,戴起個假髮就是正義的朋友,但一連串的裁決,說明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這支歌,在香港已播完!換個身份,愛港力成員打記者,罰款1500,長毛被土共阿伯箍頸,人證物證俱在,警方都不起訴,香港警察變了質,法律面前不是人人平等!

有仔趁嫩生

竇蓉建議的停薪育嬰津貼,是向嬰兒出世後,不會外出工作的母親發放生活津貼,申請家庭每月可獲4,000至5,000元,直至小孩兩歲,適合就學為止。4,000至5,000元,大概等同一個菲傭的月薪,對於月薪少於20,000的在職婦女來說,是頗吸引的一筆津貼。低薪母親的嬰兒當然也要有人照顧,月入15,000至20,000左右,勉強可以請菲傭幫手,扣除菲傭人工後,一個月家庭收入淨增加萬多元;月入15,000以下的通常會請長輩幫忙,每月給予長輩少許零用錢以作補償。

官賊勾結

既然當今社會要與賊為伍,我就學做賊吧,sorry,官匪賊結是朝不保夕的,因為沒有制度,純靠奪權的江湖規矩,是一種你死我亡的模式,你看看王維基,他雖然號稱魔童,但從來不是反對派,魔在有少少創意,打破壟斷而已,但也因江湖大佬出爾反爾,搞到進退失據。我們一般人為搵食,入錯行,跟錯老細, 最多是賺少些錢,但官匪勾結的模式下,跟錯老細就家破人亡,權鬥的結果是可以令到前特首也無處容身的,學做賊又沒本錢,那就只有抗賊一個選擇。

曾蔭權管治下的七年,少了這些笨事,那麼老董邪惡版上場,點到要整番一些領匯之類的大茶飯,讓一班金融界好好發展一下,尤其當年中資未有機會參與,一點政府甜頭也未嘗過。所以批評這個局的紅色成員之餘,也別以為外資就會有好心,八國聯軍謀奪香港的外匯儲備,這場戲不日上演,問題是我們反不反抗。

新聞思潮

其實單為搵食,已有足夠理由讓記者去抗爭,連查冊一類的偵查報道也沒有,大家齊齊抄新聞稿,好記者如何發揮,報館何不請些又平又後生的新血?如果沒有學民思潮,大家靠教協發聲,今年各小學生肯定已在上紅色教育,做硬國民小先鋒。我們期待一個「新聞思潮」的組織,而不是轉載一下《紐約時報》,《彭博》等外媒的關注報道,就感到老懷安慰,記協這類組織,大家深知沒有策動能力,問心,記者中有多少是記協會員?找記協回應不過是採訪一條新聞條件反射下的指定動作,真正由記者組織,動員群眾大規模支持的行動,才能逼使政府收回成命。

敢輸唔敢贏

可笑的是,我們不敢贏,卻好敢輸,很多香港人雖然不滿梁振英,但大部份中產的生活仍然不錯,有樓一族更享有樓宇升值的好處,大家都覺得,香港表面欣欣向榮,失業率低,雖然基層辛苦,但政府儲備多,有條件派福利,等到689搞多一兩年,整體環境再差些,中央才會考慮換人。這班沉默的一群,一樣不信香港在現政府的管治下,會朝好的方向發展,但他們更不願意相信人民的力量,幻想有一天中央會突然開竅,等689搞跨香港經濟,中央就會啟動plan B,這種眼白白看住香港愈變愈衰,也不願行多一步的心態,就是香港的死症。

婚禮‧婚宴‧婚姻

年輕人的淚點低,會為鐵達時那個「一百年之約」的廣告感動,但現實中的老夫婦,年紀大了,對錢銀更緊張,愈老愈容易為小事磨擦,例如男的在深水埗買了一把風扇,女的嫌太吵,但又不捨得扔掉,於是每次開動,都會伴着婆婆的抱怨聲;又例如婆婆覺得《東方日報》印花較多,事前沒有作地區諮詢就由《蘋果日報》改買《東方日報》,令民主派的公公非常氣憤;所有中、老年男人都喜歡議論時事,而所有師奶都覺得這班大聲公煩厭無比,當公公和小巴司機搭嗲搭得不亦樂乎時,婆婆只想跳車逃跑。

今生不做中國人的李安

李安生於1954年,第一、二套作品《推手》和《喜宴》,格局都是小品創作,一看就知道是旅美華人的作品,但這二十年來,他完全走出了中國人的框框,他的導演功力就像水一樣,拍《少年Pi》時就是印度人,印度教諸神眾生,都在他的鏡頭下活靈活現,拍Sense and sensibility,指揮一眾英國演員Hugh Grant、Emma Thompson、Kate Winslet 亦沒有難度。無獨有偶,國內億元俱樂部的大導演張藝謀、陳凱歌、馮小剛都是五十年代生的,近幾年國產電影請得起Christian Bale、Adrien Brody,但國際視野並沒有因此而提升,連中國人自己的故事也愈說愈糊塗。

林鄭Style

娥姐在AO衣着框框下衣着品味其實一向甚差,上周她出席立法會的一身戰衣,雖然顏色配搭好有象徵意義(杏加橙),但那件橙色樽領毛衣真的很敗筆。西裝內襯樽領毛衣,不論從美觀或功能方面考慮,都不是好選擇,中年女人臉部鬆弛,無謂整件樽領故意凸顯臉部輪廓,搞不好變了凸顯雙下巴,而且室內外溫差有時頗大,樽住條頸,熱的時候渾身不舒服,分分鐘影響答問表現,如果真的怕冷,圍條絲巾更方便。

頁 6 / 6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