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峰
青峰

由於人多,所以對土地和樓宇需求大;由於地少,所以供應不足;由於地少人多,所以樓房供不應求;由於樓房供不應求,所以樓價只升不跌……現在,讓我們以1997-2003年的樓價,破解有關謊言。2003年上半年,全港樓價平均較1997年時的高峰下挫七成,如果地少人多真的是影響樓價的主因,就只有兩個可能:(一)香港陸地面積六年內大增七成;(二)香港人口六年內大減七成。不過,只要是正常人,都知道上述兩個原因都不存在。

香港人好重視買樓,仲日日唸住「買層樓唔係買paul菜」呢句買樓座右銘,以示買樓同買菜既分別。係咪真係咁唔一樣?大家一齊睇下啦。

永恆的白鯨──莫比敵

經典小說《莫比敵》(Moby-Dick, or, The Whale),或譯《白鯨記》、《摩比‧迪克》、《白鯨莫比敵》,香港有譯作《白鯨無比敵》、《無比敵》,是美國文豪梅爾‧威爾(Herman Melville, 1819-1891)在1851年寫成的作品。背景是十九世紀中期的美國,故事是從一名在捕鯨船皮廓克號上當水手的青年「我」 - 伊西梅爾的第一生角度,敘述船長阿哈率領全體水手追捕一條被捕鯨者命名為「莫比敵」的白色大抹香鯨的經過。

教會姊妹的愛情缺乏關顧

常常聽到香港不少教會內有「信與不信不可同負一軛」的說法,要求教徒不要跟非基督徒相戀、結婚。然而,教會可有想過,這簡單的一句,對教會的女信徒構成多大傷害?耶和華說:「那人獨居不好,我要為他造一個配偶幫助他。」於是就取了亞當一根肋骨,為亞當造了夏娃。耶和華只是讓亞當夏娃骨肉相連,卻從沒有說:「這個人獨身是我的恩賜。」後來亞當夏娃得罪了神,神也只是趕他們出伊甸園,沒有要他們分開。由此可見,神樂見自己的兒女配對成為佳偶,即使犯罪,也沒有施壓要兒女分離。為何香港仍有那麼多教會主事人,在人為地製造教會「陰盛陽衰」的同時,只顧曲解神的僕人保羅的「信與不信不可同負一軛」及「獨身是神的恩賜」,卻無視神親口所說的「那人獨居不好」呢?

今天(8月11日),我遇到一件和執膠有關的「特膠」事件。一間「愛國」公司的負責人接了倒瀉籮膠的大型石化「愛國」公司外判執膠工作。該負責人知我參與過執膠,跟我說:「他們給錢一些公司,外判組織義工清理膠粒,我們是其中一個。你去組織義工清理,我們會付車馬費。」我聽後沒有回應,因為我鄙視。負責人見我沒有作聲,也就沒有再提。為何要鄙視?因為我看到勁膠 ── 無恥、無知。

香港要改變著數攞到盡文化

曾蔭權貪小便宜貪到盡;唐英年、梁振英僭建到盡;新上任的局長房津攞到盡以至劏房劏到盡;地產商賺到盡……權貴用盡、鑽盡各種空子的醜惡行為固然「抵鬧」,但大家可有想過這和香港「著數攞到盡文化」有關?著數攞到盡,不一定只存在於權貴之中,一般普羅大眾也很普遍。記得十多年前,光顧某薄餅連鎖店時,店員會給顧客一個小碗用以「攞沙律」。善於「攞著數」的香港人,用盡各種超高技術,疊至三層、四層、五層,所取沙律,比小碗的容量多出數倍。沙律取得太多,很多時吃不下,浪費了。薄餅連鎖店最後取消給予沙律小碗,令疊沙律成為絕響。社會上攞盡著數成為風氣,著數攞得越多,就表示越成功、越容易上位。上了位的「成功人士」,又繼複製這種成功模式以盡謀私利,著數,永遠不會嫌多。結果就是難有清清白白的所謂「成功人士」。

參與執膠 看到希望

8月5日星期天,我響應網上呼籲,和一位友人到大嶼山協助執膠,體會到的,不是普通的清潔行動,而是香港的希望。當日早上應網上號召,到了中環往梅窩的碼頭集合。百多名互不相識、大部分是20多歲的年輕人,單憑一個心、一份感覺,以及各人手中的筲萁、鏟等簡單清潔工具,就自然地走在一起。到了梅窩,知道其他地方更需協助,便一起乘車到塘福,沒發現膠粒,就齊齊徒步到水口。由於資訊不靈,在水口沒發現大量散落的膠粒(但有一袋膠粒,重25公斤,袋子幸運地沒有破爛),就一起清理了數十袋塑膠垃圾。事後,聽到愉景灣再有大量膠粒,數十人就立即分批乘車增援(我還因擠往車頭向司機詢問確實的下車車站,被一些乘客埋怨,我只好一邊賠不是一邊問)。到了愉景灣,見膠粒多而分散,眾人一邊撿拾,一邊互相交流執膠心得,希望改善執膠效率,同時探視其他可能有大量膠粒的地方。整個過程,未見政府人員提供任何協助。如政府想做,不但有能力加大清理規模,還會請受資助的自願團體動員義工清理。可是,政府聲稱7月26日已知有膠污染,卻在8月3日網上群情洶湧之下才被迫高調地擺擺「關心」姿態,分明見災不救。

偽國民教育在香港引起的風波越鬧越大。很多都說這會造成政治洗腦,而長期洗腦後的孩子長大後會是甚麼樣子,現在很多人都說不清。不過,我自己一個親身經歷,或者可以為大家描繪出洗腦孩子長大後的基本思想輪廓。我反問他:「台灣要獨立嗎?我沒聽過。是誰說的?」他就答不上來。因為他沒有看香港、台灣、海外的傳媒,只能看《人民日報》、CCTV等的宣傳,對香港、台灣等境外地區的社會文化幾乎無知。他肯定是自小接受學校的偽愛國教育,長大後又只從大陸官方宣傳中知道「台獨」二字。他完全接受和認同中共宣傳教育的一套,卻不敢答我:「是《人民日報》和中央電視台說台獨的。」因為這就等於反過來說大陸官方鼓吹台獨,是不愛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