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夢
何夢
何夢
大學畢業後無業幾年,自稱專業廢青。而家塭到正職,決定疊埋心水全力邁向廢中之路。

一日之內,港鐵向法庭申請禁制令、23/8晚提早關閉葵芳站、以及針對今日觀塘區遊行集會而暫停觀塘線嘅部份服務以及關閉部車站,呢啲都係港鐵主動去採取嘅措施,不單止針對抗爭者以及遊行人士,更加罔顧一般市民大眾嘅乘車需要。尤其是今日觀塘線嘅安排,更加見到港鐵而家已經係將阻礙抗爭者前往遊行集會現場列為佢地首要嘅任務,完全將為普通市民大眾提供正常嘅列車服務嘅責任拋諸腦後。

喺2016年嘅一月下旬,天琦約左青年新政嘅召集人梁頌恆同另一位成員上當時本民前位於土瓜灣嘅辦公室商討選舉策略。(因當時本民前缺乏選舉經驗,所以好多時都會向有區選經驗以及時有合作嘅青年新政請教)因為覺得當時嘅口號唔夠搶耳,立場亦唔夠鮮明,所以當晚幾個人就喺Office嘅露台構思新嘅選舉口號。其實參與補選嘅主要目的係宣場本土理念同宣傳本民前,而本民前當時最為人熟悉嘅就係佢哋2015年喺屯門、沙田、元朗、上水等地區發起嘅光復行動,所以就想喺選舉口號上用「光復」嘅字眼,提醒選民本民前係喺街頭抗爭爭取香港人應有權利嘅抗爭者。因為係新界東補選,Brainstorm 嘅過程有諗過用「光復新東」,但因為嗌起黎唔夠順口,最後就再放大到用「光復香港」,聽起黎搶耳,講起黎又順口。

如果好似上個星期五咁順利嘅話都還好,但上次可以話係攻其不備,但黎緊再用同樣嘅手法,政府就未必會咁順攤,唔知大樓會唔會有保安或者警察嘅佈防,雖然我覺得警察以免激起民憤同埋再成為眾矢之的呢期都唔會再敢暴力清場,但如果佢哋有派人去防守,都會有機會起衝突。

【真人真事】救PHONE20 小時

晨早七點幾八點醒左再check已經見到佢去匀香港九龍新界(圖),最後停頓點係美孚。咁其實就算知道佢所在嘅地點都無乜可以做,因為如果你搭得車去,架的士隨時會走左。加上我嗰時手上得部用電話卡嘅廢電話,出街無WiFi 用唔到find my iPhone app,唯有等可靠嘅朋友起身,再定時check下個電話位置啦!

女生睇戲溝仔攻略

有人會建議d女女唔好帶褸,借d依話凍就叫個男仔借件褸褸下。呢d屎橋我梗有用過啦!但而家有幾可d仔仔會帶褸出街呀~好彩嘅仔仔咪順手攬住你,唔好彩仔仔怕醜/唔識做咪成場戲喺度凍到震囉!

她終於一個人回家

有段日子一個人夜晚搭車返屋企,就會一邊聽盧凱彤嘅〈一個人回家〉,一邊側頭望住窗外嘅街景,眼淚就會不由自主咁流出黎。有時唔知我流淚係因為佢寫得到我嘅感受,定抑或係首歌令我感受到佢嘅感受。我只知佢嘅歌令好多人有共鳴,因為佢表達左內心破碎嘅人經常經歷但好難表達到嘅感受,令聽者喺嗰一刻感到被理解,心底嘅鬱結亦稍微舒解。但我諗佢喺作品寫到出黎嘅孤寂同痛苦,應該只係佢經歷過嘅其中好少部份,佢所經歷嘅係更深刻更真實嘅黑暗。

天琦曾經引用王爾德這句名句,提醒我們不論身在什麼環境,都要懷有希望。有時候我會覺得他是一個過於偉大的人。他對香港的愛致使他選擇全然委身走上從政的路,並在面對不公的政治審判時選擇留在這個地方;即使自己身陷囹圄,心裡所思所想的仍然是這片土地上的人。

你同得女人做朋友,就預咗佢哋會係你背後講你壞話。有時越好朋友嘅,其實背後就講得越多。因為有啲女人就係鍾意是非當人情,你同得佢越好朋友俾佢知道越多秘密,佢就會好似大聲公咁將你嘅秘密唱開晒。因為其他人知道條八婆有好多呢啲是非同埋秘密爆,就會因此而接近佢,去打聽消息又或者純粹八卦下。但係講真,你靠是非同埋八卦去維繫嘅友誼,事實上又有幾fd呀~你嗰頭講完人是非,轉個頭咪又係俾人講返!

作為一個28歲嘅女人,你係應該結婚生仔,其實我都唔想咁諗,但係當隔日就有同齡嘅人被求婚、訂婚、結婚嘅post,就等於不斷咁提醒你正常人嘅人生去到呢個階段就應該做呢樣野咁。但其實我又冇話好想結婚,一諗起要對住一個人一世就覺得好悶,同埋嗰啲所謂一生一世嘅承諾,諗起都想嘔。同埋當好多人結婚嘅時候,其實都有人已結完婚再離埋婚添,令我再仔細啲諗究竟結婚呢樣野有咩意義,然後我真係諗唔到,所以我諗呢樣野都唔係咁適合我。

「黎明前嘅黑暗,係至撚黑暗!」立志委身政治的他,當時被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但面對群眾,他依然鼓勵大家不要放棄希望。因為他總是為別人着想先於為自己着想。他著眼的,不是自己的政治前途而是香港未來的前路。

我會記住呢個咁有型嘅男人

細個我其實係聽廣東歌多。直至中三嗰一年,有兩個好朋友參加左校內歌唱比賽,佢地嘅參賽曲目係Linkin_park嘅In_the_end。其實唔係我參賽,本身都唔關我事,不過好似係因為我屋企有唱k音響組合,所以佢哋就嚟咗我屋企練歌。

睇佢舉止,佢同人講野d眼神閃閃縮縮,一睇就知以前係毒撚一名(而家只係扮唔係。)講野嘴歪歪,唔知係天生定點,但加埋個樣,真係雖無過犯,面目可憎。

「三年!我等左你足足三年!我地重頭黎過呀!」Mark為豪哥報仇而被槍傷致跛腳,又忍辱負重做為做左大佬嘅阿成做抹車仔,只係為左等豪哥返黎,一齊打返以前嘅世界返黎。但豪哥一心只想做返正行,過正常嘅生活,所以只係默默咁搖頭。

如今經歷過不多不少的事情,明白被傷害,有時候並不是因為對方的惡意,而是一絲冷漠,就尤如一把利刃冷冷的把你刺傷。又或是自己盡力用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表達自己的所知所感,尤如一絲不掛地坦露自己,對方卻不明所以,只草草敷衍幾句。鼓起勇氣坦露自己的情感,結果卻換來撤底的失望。

品客FB live

曾俊華繼黎緊會用網上眾籌去籌募特首選舉經費之後,又開創左特首選舉另一個先河,就係上左個網上平台做左個FB_live嘅訪問,同網民互動。

喺尋日嘅亞洲博覽館,宣佈九龍西選舉結果時,個撚個泛民左膠開心到好似平反左六四咁,落選嘅吳文遠笑到開心到好似自己當選咁。喺讀到何志光票數時,D仆街泛民同左膠喺度起哄。之後讀到毓民嘅票數嘅時候,唔知邊撚個開始嗌「一票不投黃毓民」,然後班仆街泛民同左膠好多人都喺度嗌,不論台上台下。我最記得陳淑莊係企起身喺度嗌,嗌到手舞足蹈。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