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夢
何夢
何夢
大學畢業後無業幾年,自稱專業廢青。而家塭到正職,決定疊埋心水全力邁向廢中之路。

兩個人之間嘅關係可以好虛無,但兩個組織之間嘅關係絕對係有跡可尋。其實本民前同青政呢兩個組織由成立至今一直有大大小小嘅合作,大家上網塭返唔難。我諗我應該講d唔多人知嘅事實,俾大家知,俾大家了解更多。

香港眾志個網頁上顯示總共已經籌到百四萬。兩區平均有七十萬經費,你話選唔到?即係你袋住成千蚊話食唔到飯但,其實三十蚊都食到碗麵,只係食唔到全包宴九大簋囉!

總之就順利升到第一志願,Poly嘅Fashion&Textile。中學時不時會車下袋俾自己用、車下裙俾自己著(我grad_din條裙都係自己車),我以為咁樣我就應該讀fashion_design。上到去,先知唔係呢一回事。自己係鍾意車野、整衫,但嗰d並唔係fashion_design,自己都唔適合讀Fashion_design,或者應該話有更多人比我適合。入唔到design就入左Technology,只要係讀啲布料同埋製衣嘅技術。

Er…(靜左兩秒)我只能夠er…唔能夠話而家喺香港自…喺香港講…香港具體事,我只能夠er…或者係er…比喻啦!(靜兩秒)老死不相往來,雞犬相聞,老子提出黎。即係話一個小地方,如果佢係一個自由嘅地方,你住響另外一個地方係咪人家有權可以唔同你往來架,係可以架嘛!係人家嘅自由嚟架嘛!如果你作為一個強權,要管制人家要同你往來,呢個係咪霸道呢?你讓人地失去左自由。香港亦都係咁!如果香港真係有自由嘅話,你要香港將來嘅前途點走法,你可以比香港人有一個選舉,自由。

他說是時候think out of the box

他說若果離開我等同「不負責任」,難道不狹隘。他說人要知所進退。如果不離開不抽身,生命不會流動,自己也不會進步。他説若能選擇退場的時候,必會有緣再聚。他說凡事太盡,緣分定必早盡。他說是時候think_out_of_the_box

Dililomo 個logo

今天我們來分析一下Demosisto的黨徽。Demosisto在他們的面書專頁,《關於我們的黨徽》一篇中的插圖乃中間有其黨徽,而背景亦有相類似構圖的黑白相片,那些都是透視法圖片。透視法是源於數學源理中的幾何透線法,是利用物體近大遠小所形成的差異,延伸平行線匯集成消失點,能令平面的創作做出立體感及遠近空間感,多運用在攝影及繪畫等平面藝術(較廣為人知運用透視法的作品如達文西的《最後晚餐》和波提切利的《維納斯的誕生》)。

文字。藝術。C

文字同藝術,各有其優點及規限,但都係一種能夠誇越時代嘅表達方式,所以我地而家都讀到唐詩三百首(其實可以整隻唐詩三百首嘅音樂合輯),同睇到蒙羅麗莎的微笑(如果你有錢飛到去法國羅浮宮睇真蹟咪係囉!)(上網睇咪一樣!)(或者我笑俾你睇咪得囉!)

媽媽在我八歲時因為血癌而離開了我們。從此這個家有一個缺口,而我的心也有一個永遠不能收補的破口。那個破口像一個黑洞,把我生命中所有的一切都吸除淨盡。無論注入多少物質、多少食物、多少知識、多少慾念,都只有身體被虛秏掉,但心靈卻仍然是一片荒蕪。

頁 2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