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哈姆太狼
哈姆太狼
[email protected],中文系碩士,兼職創作,全職廢青。

一啖女友

她每次說「我要食一啖!」「我要試一啖!」我都以為這是女孩子謙虛的表現。可是久而久之我就發現,她奶奶的竟然真的只是吃一口!

點解讀書時期最開心?

「為什麼讀書的時候會無憂無慮?」「……因為什麼都不用負責啊,又不用養家。」

零用錢

最近投資了點小生意,好聽點叫創業,但真的是把全部個人家當都填了進去。暫時說我一窮二白也絕不為過。「噢。我存款也長期低於最低存款額呢!」然後她自己付錢買了一底雞蛋仔。這樣,那一整天的花費都她幫我付,沒半句怨言。突然覺得香港的女孩也沒那麼差嘛。

「一段僱傭關係若不能共富貴,那是比中出即飛更可恨的道德淪喪。既然如此我們就要以最接地氣的本土文化聯合後現代自由主義的框架,施加社會大眾肩摩轂擊的輿論壓力;在狹小的空間內以磅礴的言辭轟炸資本主義的不公,讓公義在彼此心中的彼岸上翱翔。」

「大人式嘅戀愛唔會要女仔俾錢架!」她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哭道。「我知架,我明呀,冇問題啦!所以每次我地食飯我都會俾曬呀。」看來我已經找到了原因所在。「只不過我唔知原來淨係你食嘅話我都要俾咋嘛,我下次唔會架啦!」「唔剩係呢個問題!人地啲男朋友會請佢女朋友去旅行,又會買iPhone送俾佢,我都冇要求過啲乜嘢!你剩係識得寫信同整啲無用嘅嘢俾我!」

基督式性愛

「太太嗰邊,佢原來唔知自己陰部有三個窿;一個人竟然連自己身體結構、屙尿喺邊個窿出都唔知?咁唔知都算啦,對性生活問題影響唔大。問題係先生嗰邊,佢地呢三年嘅性交係從、來、冇、擺、過、入、去!」呀輝已經「肉緊」地握住了拳頭。

文青唔可以有波

「呀!!!」一聲慘叫把我從思緒中拉了回來。「怎麼啦?」她換上了一件…..一件米白色,像是超大碼恤衫又像是連身裙的「衣服」。「好醜。」這句是她說的。「不會啊,這就是你說的潮流嘛。」我努力回想雜誌上那些模特的穿搭。「你不懂,你看,都撐起來了!看起來好像孕婦。」她也努力地嘗試撫平胸口那些微的隆起。

大除夕,同女朋友食完大餐,倒數埋之後就返左佢屋企訓。甫入家門,女朋友就一記橫肘向我胸口突擊,無他,不過是哥摟著她的手稍稍故意地向下滑了一些。「淫少陣得唔得呀你!」女朋友是一臉厭惡地看著我。我咂了咂嘴,尷尬地摸著被頂的肺腑,竭力堆起笑容。「鬼叫你咁正。」「我一入門口就變左雞呀?幾時我屋企變左雞竇我唔知既?」

「我覺得一份禮物係可以睇得出一個人對女朋友上唔上心。」「我啲Fd既男朋友唔係送iPhone就係請佢地去旅行,我都係女仔我都想要呢啲應該有既野呀!」呀輝心諗咁你又話叫我唔好買貴嘢…..不過佢知道呢個時候唔出聲先係睿智既表現。

前一個晚上還在一起聚堆痛罵某君,隔天卻發現他跟某君一齊hightea,還在Facebook打了卡「兄弟醉愛飲茶」云云…….對於這種情況,我不但感到惡寒,更是極度心寒。白天我跟你聊得那麼開心,天知道你晚上會在我背後說什麼。

從入學的那一刻就有「雞」可偷。入住大學宿舍的優先次序大多是以計分制,若果你住得近,那就是硬傷,輸在了起跑線。除非,你,有一個,住在,天邊,的朋友。那你就可以跟他商量借他的住址一用。有的大學不會去認證學生所填的住址,所以你只要在校網上改一改住址就好。即使要認證,大學通常會寄一封信去你所述地址,而你只要將此帶回大學,那就完成了認證。

筆者並不是什麼活躍份子,但有點小聰明。當年只說了四個字「我想上莊。」就哄得他們待我如掌上明珠,像突然多了群哥哥姊姊。最後當然沒有上莊,想了很多新奇的藉口來推卻,這才不了了之。可能你罵我奸詐,又或者鄙視他們勢利,但這種彼此利用的關係和手段,即使你不認同,也要懂得分辨一下。因為無論在大學還是社會,這實在是太普遍了。

話說呀輝是應屆畢業生,正在一間剛正名的大學裡面做辦公室助理。至於在前文提到他準時下班需要向上司提交合理理由,這不是我編的,而是真人真事。呀輝的工作合約是朝九晚五,但每天都要加班到七點才能下班,最重要的是加班還沒錢。「Quit左佢啦!伏工。」

養一隻貓等同養一條女

家裡有一隻貓,養了七、八年;女朋友換了幾個,對女人的經驗也有七、八年,所以經過我多年的觀察,發現了一個勁爆的秘密——我懷疑女人都是貓變的。

最近女朋友拒絕行房,令我百思不得其解。明明思前想後也沒有得罪這位主子的地方,難道是…..「黎m呀?」我摟著她。以我的經驗,只要我抱她抱得緊緊的,總能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吓⋯⋯冇呀。」「咁做咩唔想呀?」「唔想咪唔想囉⋯⋯」她把頭撇到了一邊,一臉的心事重重。我知道這是她要發表偉論的徵兆,果然不一會兒,她就幽幽地飄出一句「我唔想做你既洩欲工具⋯⋯」

Ocamp,就是大自然的雨季,亦即是森林萬物交配的季節。自從坊間大肆渲染Ocamp的淫賤遊戲、猴急的組爸,人盡可夫的組媽⋯⋯一眾新鮮人都抱著忐忑又警戒的態度去玩,過火的機率可謂少之又少。可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獸父母的眼界已經放遠,放長線釣大魚,一切留到迎新營後才開始。營內公然曖昧flirt仔女,少不免會墮入「爛朵」的險境;留待營外,少為人知之餘,更可漁翁撒網,分散投資,增加「中獎」機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