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韻樂
楊韻樂

在香港說世界末日,我倒有興趣知道除了我,還有什麼人會認真對待這個預言。有一次,我問同事T在世界末日那天有什麼事特別想做的?他反問我:「唔駛做呀?」

《今天應該很高興》

我們的上一代、或再上一代移民香港的心態是:「尋一個更適合生存的地方」。他們否定中國的一切,全心全意在香港這寸土之地打拼。反之,現在的新移民對於自己是中國人的身份自豪,他們的視野有限,卻目空一切。試問,有這樣心態的人,怎麼會與你一起攜手共創美好明天?有這種心態其實也不難理解,早期移民外國的港人也是存有這種心態。君可見某某去了英、美、澳、加的,最後都紛紛回流。說穿了大家還都不是懷有著這種輸打贏要的賭徒心態麼?不約而同的是,他們一定也受到過當地的人的白眼。

政府,您在幹什麼?

筆者認識好些年青人,他們對社會人生都滿腹苦水,他們結不起婚、買不起房子、養不起孩子。所以香港的年青人都安分守己,住劏房、不結婚、不生小孩。但是日子一天一天地過去,雙非孩童一天一天地長大。他們將會在香港霸佔學位。筆者相信教育界是會歡迎的,因為有好些學校抵不住低入學率而死在起跑線上。請別忘記,雙非孩童的九年免費教育,是由一群買不起房子、結不起婚、不敢生小孩的年輕人有份納稅的一項大眾福利,試問這樣子對紮根在香港的年輕人公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