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Harkyan
黑人Harkyan
黑人Harkyan
70後準老餅,唔是乜出名人物,但求大家笑下hea下,最理想梗係有幾百萬like 出書寫自傳再拍戲然後拍賣會賣我d遺物賣到億億聲忌晨大家有假放。

長輩被xxx洗腦,點算?

你不可能反駁長輩對年輕人的看法,但你可以順其勢,污染對手攬炒,例如最正路的藍絲思維:年輕人示威都是收了美國佬錢,正一敗家仔。

短片長約2分鐘,羅列男人不良行為如欺凌、性侵以及各種有毒男子氣概等,並且推翻吉列舊標語The Best A Man Can Get,反問is this the best men can get?(這就是男人最佳的表現嗎?),然後旁白繼續指出:過往男人種種劣行,今日要改變了,男人之間必須互相監督,這才是最佳的男人,小孩今天看在眼裡,明天就會成為真男人云云。

這位奇諾大師,係香港這一部份把妹學派當中,掌握了一小部份走出來教的人。至於佢教的是否有效,劇毒撚信者恆信,常人一眼已知大概。而常人不是佢的課金來源。

荷里活將攻殼改蠢了?

電影的創作考慮跟1995年原作已大不相同,原作是實驗性極高的cult片,電影版是面向大眾的科幻娛樂片。廣大受眾不單對攻殼世界觀全無認識,更難以接受90年代日式廣播劇敘事鋪排。「日式廣播劇」是我想出來的籠統稱呼,傳統電影是畫面與人物交流去呈現故事,show,_not_tell。廣播劇手法則相反,一口氣使用大量說教去交待世界觀或全文後理的慣技,攻殼如是,押井守其他作品如機動警察、人狼等等也愛這樣。

末日教派都會預言一個滅世期限,同時也有一大票理據,解釋為何天國沒有如預期中出現:例如有人信心不夠、你們太不敬惹怒皇天等等,因為宗教本來就是面對未知之境時,透過神明解釋世道運作的手段。一旦解釋不通,信仰就破產。所以「建國」失敗,從來不是自己策略問題,不是藍圖落後於時局的問題,也不是長期亂開炮趕走盟友得罪人多的問題,原因是香港人民智不夠、正義感不足、共產黨破壞、美帝搞局、偽獨派反骨以及全球氣候暖化的問題。

信用

大家有無睇真每日用既銀紙,上面其實寫左一句香港社會運作既基石:Promises_to_pay_the_bearer_on_demand_at_its_office_here_憑票即付。呢句英文,大意係「持有人可憑此向(發鈔機構)索付等值金額」,大家手上既銀紙,其實係公仔紙而已,本身無價值,真在價值在於發鈔機構既promise_to_pay,換言之,呢d公仔紙背後既真在價值,係發鈔方的信用,大家建基於呢種信用上面,作出各種交易買賣。

無文化,做鬼都唔靈

《陀》跟荷里活版的格式非常相近:陽壽將盡的主角、窒息入地府的儀式,以及主角沒有明顯正義感,開始「滑錏」的心態等等。張家輝花了不少心機,致敬之餘刻意擺脫《魔間行者》的劇情;例如加上女鬼師傅及愛情線、鬼街坊、八卦小報記者等,只是跟荷里活版一比,就明顯弱了一截,我不是講特技casting那些表面製作條件,劇情上,《魔》緊湊連貫,《陀》則散修修,卻是何故?設定不佳是也。

我很在意文宣及廣告,亦因此被不少城邦派粉絲點名指罵甚久。反正我唔出聲,佢地都會作新野出來鬧,然後入我數,不如我自己提供黑材料,大家都省力。

100毛那條黑社會廣告是否爆粗開黃腔嘩眾取寵,根本不是問題所在,更何況廣告大部份就是要嘩眾然後取寵。問題癥結是王維基錯花了很多錢去宣傳他做不好的東西。100毛越幫他入屋,HKTVMall的弱點就越根植民心。討論粗口廣告能否翻到生意和brandlove,我想是放錯焦點了。

Lovecraft著有大量恐怖短篇故事,主題離不開一種人力無法抗逆的邪惡生命體,它們遠在人類未誕生前已經橫行大陸,卻因某些緣故沉睡深海。人類只要聽到邪神的事,或者進入邪神的範圍(通常泛指一個城市),就會發惡夢、發瘋,甚至某些人身上原來有邪神跟人類雜交的血脈,會慢慢蛻變成水怪的樣子。Bloodborne將這種發瘋的設定巧妙地移植下來,是為madmen’s_knowledge,只要跟怪物作戰,或者聽到某些資料就會增加,點數越高,越易發狂。

我想邀請大家做個思想實驗,挑一個非本土也非左膠的人物,代入整件事。比方說,葉劉淑儀就是這麼一個人物。如果她的Facebook上,登出糖水照片,並說自己光顧糖水小店,缺了十元賒數,事情會如何?不論左膠和本土,大概都會空群而出,指責她以大欺小,而且貴為立會議員,居然區區十元也沒有傍身,要麼是說謊,要麼就是自理能力有嚴重缺陷。十個Eric Chan也擋不了網絡輿論攻勢。說不好,還會被推上主流傳媒,被同樣競逐特首的建制對手用來大做文章。

梁振英,唔好死

民主自由,就是不吃地溝油的自由。大陸揭發地溝油的記者,會被打死。如果油商涉及官二代,新聞未必能夠公布。毒奶、豆腐渣基建、賑災變養貪等等,全都一樣。大陸為了貪腐利益、為了洗黑錢、漂白逃亡和統一台灣,仍然不會放棄香港這口肉,那怕已經開始發臭長蛆蟲。

大家爭取的東西,在97年前都是常態:廉潔專業的執法人員、新聞自由、香港人優先的政府(而不是事事顧全大局遷就「阿爺」)…這些東西的根源,我們很籠統地稱之為:真普選。這全都跟美國無關。甚至美國已經清楚劃清界線,你們關門打仔,我不理。英相卡梅倫講了一大番說話,內容是:關於港人抗爭,我喜歡花生、花生醬和花生酥,謝謝。

如果你間中關心時事,根據Facebook的社交網絡運算程式,自然會跟某種取態的人士歸類在一起:左膠、本土法西斯、溫和民主黨、親建制…甚至你一心遠離政治,也是一種政治取態,不贅。有了政治取態,自然會有相應的意見領袖:不一定是昂山素姬或者曼德拉級數的偉人,可能他只是很熱心轉載輔仁媒體、蘋果、文匯報或者大紀元的網友,而他的主張,很對你脾胃。

品味比拼其實非常膚淺,藝術在某些場合或有等級之別,卻絕不適宜硬套成劃一的修養和社會地位指標,否則這跟幾十年前,舊派家長反對子女讀金庸小說沒分別。所謂品味金字塔,用來唬人可以,真心相信就on 9得要哭了,別笑,曾經見過某港女真心相信,只要讀過沙翁和Jane Austen,天下鴻文皆下品。

如果24小時不眠不休,連續以雙腿踩單車推動發電機,感覺又會如何呢?健身教練車志健(Brian Cha)在6月7日起連續24小時,以單車產生26923瓦電力, 成功打入健力士世界紀錄,比起2008年Simon Ender的紀錄多出足足一倍有多。全程只有47分鐘上廁所或接受應急治療,其餘時間 – 包括吃飯,都要踩著單車。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