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不歡
楊不歡
楊不歡

根據書中設定,霍格沃茨之戰發生於1998年。哈利波特系列全書的最後一章《十九年後》,19年後的9月1日,波特和韋斯萊家送自己的孩子們去國王十字車站9¾月台,乘車前往霍格沃茨,就是2017年9月1日。就是現在。

盲人是怎麼打車的?

「尖東哪一段?」司機不太熟悉她報的地址,要求她用不同方式形容了三遍,然後猶猶豫豫地把車子發動了。她坐在後座左側,把挎包丟在一邊,左手手肘架在車窗窗沿上,手掌托頭,身體向椅背靠去。司機將方向盤打轉,緩緩地上了大路,突然一個加速。「加連威老道前面那一塊吧?我現在想起來了。」她點點頭,眼睛半瞇,這一刻呼吸才開始順暢起來。

耳塞屎

話說潮汕地區民風傳統,家家戶戶都愛大興人丁,生一大堆孩子,希望每一個都能做官做老闆發大財。在今天的汕頭城區和澄海交界一帶,卻偏偏有一戶人,家中僅一獨子,喚名阿來。父母對阿來寄予厚望,但這阿來卻偏偏自幼與眾不同,沈默寡言,獨來獨往,最喜白日做夢,上學睡覺,下課發呆,仿佛抽離於世。

強姦

痛,毫無潤滑的闖入,讓都市的身份認同感到撕裂般的劇痛。她哀嚎連連,一萬只野獸在她全身撕咬,所有的電影院都長出食人花,所有的公園都寸草不生,青年人染上絕症,中年人拋售土地,老年人跳樓自殺。裹著紅布的教育機器,成了一時令人聞風喪膽的黑夜屠夫,他們專挑小孩子下手,每個受害者都慘遭挖去眼珠。身體裡巨大的異物帶來巨大的屈辱,都市用盡她最後一點國際影響力,喊出了一句撕心裂肺的「救命」。

如果我們用最簡單的一兩句話來回答林昭是誰,我能夠想到的首先林昭是北京大學的一位女學生,然後她在1958年成為了右派。她不是在1957年成為右派的,她是在反右運動的後期被栽進去的。然後在1960年,在中國大饑荒時代,她被一個反革命集團案子所波及,而不是主動捲進去的,成為一個反革命。1968年當中國文化大革命高潮的時候,她不 是被中國的法院判處了死刑,她是被中國人民解放軍上海市公檢法軍事管制委員會判處了死刑。這就是林昭的履歷。但是我想說,從我個人的角度理解林昭的話,她在本質上不是一個政治反抗者。她只是一個思想者。更加重要的身份,林昭是一個詩人。林昭其實是一個從事文學活動,對文學有著更強烈興趣的學生。我覺得她的最 准確定位是一個詩人。她一生中從事過的主要的文學活動是:北大學生文學刊物《紅樓》的編輯。這是她非常重要的一個身份。

焦慮的香港人

她在網絡上並未公布真實身份;我們第一次見面時,我驚訝於她竟然是一個人過中年,家庭美滿,事業有成的專業律師,待人和善親切,彬彬有禮。「我以前也是個『大中華派』。」 Lily說,「我很關心中國發生的事情,對中國有歸屬感,很在乎中國人民幸福與否。」

點「讃」的災難

『讚』,英文網站的『like』。統計偏好時,一個簡潔的讚可以說明很多問題。但全球統計下來,大概有千分之三的人吧,他們點讚的意思跟一般人大相逕庭,基本是隨心所欲的,興致來了就讚,看到什麼都讚,點讚功能對他們來說就像『朕已閱』一樣,你也肯定見過,就是被稱為點讚狂魔的那幫人。這批人通常社交圈也極為混亂,什麼人都有,極大干擾了我們電子統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