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大圍站上蓋建屏風樓關注組
反大圍站上蓋建屏風樓關注組
反大圍站上蓋建屏風樓關注組
反大圍站上蓋建屏風樓關注組成員由居於區內的年輕人組成,乃居民自發運動,與任何政黨及團體並無任何從屬關係。雖然關注組資源有限,但仍希望匯聚大圍居民的力量,爭取港鐵及政府改變計畫,為大圍籌劃一個完善的發展模式,向備受爭議的屏風樓說不。 聯絡人:黃先生 電郵:[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page:http://www.facebook.com/helptaiwai

從下午一時多站至二時三十六分,誓不讓你好過的港鐵又怎會容忍我們的行動。一名而我不知他是誰的職員走來,說我們在其範圍內展示標語,不合規定。「呢條線入面(指著地上一條銀線)都係港鐵範圍!」Okay,我們全員退到線後。「你地係咪要示威?示威要向我地公關部申請,麻煩你拎身份證出黎比我地登記」,看似「有理」的一段說話,對不?但細想我們已站到其範圍「外」,又何以要我們交出身份證申請?從沒發覺當公共空間變得如此不公共時是這樣嚇人,這次的遭遇令我覺得,名城保安不讓路人踩單車可能不是都市傳聞。規劃去民主化其實亦情有可原,因為永遠也有一班「人」為畸形的制度保駕護航,物腐蟲生啊。

昨日(六月二十一日)上午十時正,反大圍站上蓋建屏風樓關注組發起請願。關注組帶同過千個簽名,由港鐵沙田站遊行至沙田政府合署示威,趁規劃署新界區規劃會議開會,向城規會遞交簽名及請願信,反對地區規劃不民主。

上文所列出的各項指標,看似能紓緩空氣流通的問題。可是,要證明發展項目能夠達到以上的可持續設計標準,遞交圖則的申請人並不需要遞交空氣流通評估。根據現時建築物間距規定的評估及量度方法,只需單純透過建築物於毗鄰街道的投影面,而申請人只需確定其投影面的通透性有33.3%便可。透過面積計算作量度通透性,卻未有考慮區內的季節性風向及微氣候,難以令人信服指標能夠量化周邊街道的空氣流通及風速等影響。港鐵現正招標的大圍上蓋項目更計劃興建高達七層密不透風的基座,更是阻礙街道空氣流通的元凶。

大圍站的馬鐵月台及附近土地原為青龍水上樂園(後期改為歡樂城),而大圍車廠及現時兩幢豪宅「名城」及「盛薈」的位置,原為單車公園及足球場,為當時區內居民消閒娛樂的場所,居住於其他地區的市民亦愛到這裡遊玩。但自這兩塊的大眾休憩及消閒用地消失後,換來的竟是20座屏風樓及住客獨享的休憩用地,這對大圍居民公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