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姓埋名
隱姓埋名
隱姓埋名
不善口才,但愛我手寫我想。堅信公民社會可以一起進步

Bucket List,你有嗎?

Bucket List 除了喚醒我們珍惜生命,為自己活下去外,伙子眼中所想的是 - 讓他人知道你的意願。很奇怪的,中國人傳統社會總是「收收埋埋」,有事起來都不會主動講出來,總是依靠自己一人去面對。直至情況出現變化,身邊的人才知道已經太遲;反觀外國人不同的地方是,開放的。有事上來希望令身邊的人知道,不要為他而悲傷,而是盡力尋求方法去解決或活下去,無悔人生。Bucket List 的作用正是希望透過紀錄自己所寫的願望,即使無法完成或不能親口說出來,總好比完全不說為好。在日常的自殺案或者其他案件中,當受害者死亡時,受傷的不只是他的家人、親戚,而是他的好朋友、鄰居,有機會出現「創傷性症候群」。試問為何不能坦白的說出你的意願,讓人思考究竟你的想法是如何。

純真年代

你曾經都會在平安夜掛起聖誕襪嗎,相信大家都有片刻的去想你的「純真年代」是甚麼吧。可能是小時候曾經玩過的GBA、曾經追過的卡牌遊戲、曾經追過的卡通玩具,還是你曾用心製造的小玩具去嬉戲等片段吧。回想起來,你總會去想「為甚麼還是小孩時有那麼多的純真笑容、回憶,當慢慢長大時卻逐漸失去呢?」。我想很簡單吧,因為我們總沒有抽出一點空閒的時間,做回小孩,體驗那時曾經做過的事。

想了又想,得出的結果是,我後末日願望是想做一個社工。末日來臨前,我是不能達到這個願望。除了成績以外,還有一樣的是,做社工在世人眼中,就是善於交際,暢所欲言。但我的個性,我的行為,我的想法,總是有一種的疏離感。常覺得只得自己孤獨的生活,沒有任何真心的朋友,沒有動機使我去認識朋友。

亞視粉絲的一點話

王維基管理之時,已經受到傳媒的關注,再者他在公開活動中,點出亞視因為已經「衰到貼地」呢個原因。大家回顧二十周年頭條新聞七百萬零一夜這集,王維基的兩條問題都是道出亞視之死?!現在的王征膠事做盡,竟然可以在公營發牌的頻道宣傳自己反對濫發電視牌照?倒不如說,我地贊成你的意見,不過我地要的是一個有競爭、有質素、有言論自由,不會受到外來勢力影響而使電視台向染紅進發。

“When you know how to die, you learn how to live”,這句話除了教我們如何面對死亡,亦需要令香港的生命教育覺醒起來。正如上面所談及,香港很少談及這些的話題,即使談及,負面想法(非理性想念)都傾向大量向學生講述。但在筆者眼中,如果生命教育逐漸受到關注,學生除了學術知識外,亦可以在生與死的話題外取得更多的想法,有助影響他們對身邊的人看法改觀。